【宋紫凤专栏】大疫来袭 铁幕之下变革在即(图)

2020-02-20 03:56 作者:宋紫凤 桌面版 正體 34
    小字

2020,大疫来袭,密闭的铁幕之下,黑暗深处传来断裂的声音——那是中共在解体
2020,大疫来袭,密闭的铁幕之下,黑暗深处传来断裂的声音——那是中共在解体(图片来源:Feng Li/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20日讯】2020,大疫来袭,密闭的铁幕之下,黑暗深处传来断裂的声音——那是中共解体,并且这一场解体,将是从横向到纵向,从基层到核心,从体制到思想,从有形直至无形的彻底消弭。

地方割据,中共横向解构

西周末年,一场外族的入侵,竟开启诸侯争霸的时代。东汉之季,一场黄巾之乱,终造成群雄逐鹿的变局。历史的转折总要有一个契机。而红朝之季,一场武汉起“疫”,无出意外的沿循历史的前辙,迅速演成地方政权之割据。

地方割据首先起于政府封城,以期用这种自我封闭的方式与病毒切割。显然这种切割以失败告终,城与城之间彼此封闭,病毒却悬浮于空气中,从一座城游荡到又一座城。

继封城之后,随踵而至是物资短缺,口罩更是一夜之间奇货可居。而地方间的割据之势也日益加剧,为了争夺口罩,城与城从彼此封闭,升级为剑拔弩张。如四川锦江政府从巴中调运了30万只医用口罩,由装甲车和30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负责押送,中途被绵阳公安的几十辆警车拦截,被迫留下20万个医用口罩当作买路钱,而就在绵阳公安满载战利品往回走时,半路又遭金堂公安的抢劫,结果被绵阳公安强行闯关成功。这些现实段子让人不禁感慨,文明的外衣披得再久,关键时候不改流氓起家的底色。

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一些交通枢纽城市依靠海关港口或中转站优势,将各地过境口罩直接扣留,来得就更是痛快。如大理市就因坐拥海关,同时又是云南顺丰速运公司的中转站,不动干戈的就将大批口罩抢到手,战果最丰的一次则是扣留了浙江慈溪598箱共11.2万只医用口罩。

类似的戏码还在上演,可以说,随着中共肺炎的不断扩散,做为中共体制终端的地方政府也在加深割据,而中共正是在这种割据中进行着横向层面的自我解构。

断尾求生,中共纵向自戕

大瘟疫中,中共再次面临亡党危机。为了度过危机,中共欲故计重施,断尾求生。先是抛出替罪羊背锅,随后揺身一变为剪凶平乱的救星。

不过这一次,屡试不爽的方子有点不灵。先是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武汉政府应对疫情负责的舆论声浪中,打破惯例的不是乖乖领罪,而是理直气壮借媒体发声,讲出武汉12月就已将疫情上报中央的实情,将这口大锅精凖无误甩回中央。虽然只是一次甩锅行动,却有着吨级TNT当量的威力。这意味着中共在纵向层面上,高层对基层的失控。中共的看齐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这些高大上的口号,被这一锅砸了个粉碎。

继武汉市长周先旺甩锅之后,意料之中的湖北官场大清洗立即开始。湖北省正副书记双双下台,而意料之中令人始料未及的则是新换上来的湖北省一把手应勇、武汉市一把手王忠林,甫一到任的第一个行动竟是合力甩锅!在到任当天,新增病例数的通报人数猛增近十倍。虽然这一数据就是末尾再加个零也远远挡不住真实数字,但相较前任所报数字,足以让中央领导们咋舌。咋舌不是因为数字多了那么一个零,而是新换上来的所谓自己人也同样不愿做背锅侠。中央权威,核心地位,定于一尊的幻觉正在消失,这才是令中共深感恐惧的。

我们看到,中共体制内上层对下层的操控机制正在层层瘫痪,而中共明知如此,却也因别无它路而只能继续选择断尾,断尾失灵就只有步步升级,不惜高位截肢,照此趋势,早晚逼出一场政变,来个首脑开刀也料无悬念。如此断尾,无异纵向自戕,求生不得,反成取死之道。

民众觉醒,中共彻底消弭

随着疫情失控,受害最深重的疫区民众陷入绝望。医疗系统几近崩溃,物资供应严重不足,还要忍受官僚系统的冷漠。例如在疫区,病毒感染人群要经过居委会、街道、疫情指挥部这一套程序才能将名字上报到医院,以等待床位。然而,这套机构的角色与其说是提供服务,更像是在利用繁琐的程序,迟缓的效率,名额的限制将绝大多数的染疫者堵在家中,而不是涌向医院,以使确疹人数稳定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如此政府能不让人绝望?

又如各界向疫区捐助的物资被红会克扣,或被相关官员以特权截留,并高价倒卖,发国难横财。亦有小部分物资分到医院后,竟被堆存在物资科不分发到医护人员手中。理由竟是为了领导视察及记者采访时,展示医院“物资充足”。如此政府能不让人绝望?

于是绝望之下,乱象层出。有染疫民众因为名额限制不被医院确疹收治,又怕传染家人,只好流浪街头,成为潜在传染源。更有人因不得救治在悲愤绝望中跳江自杀,跳楼自杀,上吊自杀。有父母被带走隔离,留下幼童在家无人照管。亦有全家染疫,以至灭门的人间惨剧。还有那么多一线的医护人员因为防护服不足而在病毒密布的空气中“裸奔”……一幕幕惨剧在上演,让这人间的大悲愤无以复加!

诚然,悲剧之外,也有一些另类乱象令人唏嘘。从大陆民众发出的视频看,有少女为了争购一瓶消毒液用刀刺伤老人幼童;有疑似被确疹者,半夜深更挨家挨户的在门把手上吐口水……中共几十年的无神论教育,将假恶斗党性植入人脑后,所表现出的阴暗及对生命的漠视也就成了必然的结果。但是,这种结果当积累到某个临界点时,还将以强大的反噬作用,让中共自食其果。因为被中共成功改造的人,也会以中共的方式对待中共。

回看中共历史,全国失控的乱象不是没有过。诡异的是,无论如何失控,只要动荡结束,中共依旧江山稳坐,毫发无伤。所以,我们得出的结论是在乱象之中仅有绝望是不够的,在绝望之中用恶来发泄更是大错特错,只有在绝望的同时能够翻然觉醒才是唯一正道。

譬如这一次,中共依旧幻想以超然其上的姿态俯视下土疫情,却怎么也想不到,有一股觉醒的力量在逆疫而上。

武汉人方斌冒着生命危险到武汉各家殡仪馆和医院拍摄实际情况传送到网上,他在武汉市第五医院拍摄到“5分钟抬出8具尸体”的影片,撕开中共掩盖真相的铁幕,震惊国内国外。2月4日,方斌在网络上发起“全民互助”运动。2月7日,方斌更将此运动升级为“全民反暴政”运动,并呼吁“一切反共力量都应团结起来,中国人没有退路了”、“暴政不可能持续,胜利一定是我们的。”

2月10日下午方斌被中共绑架后,从此音讯全无,但却引发更多勇者出来发声。一位武汉人在视频中对中共怒吼:“不是要抓方斌吗?武汉市的人,你抓得完吗?1200万的武汉人,来抓啊!。你看老子怕不怕。”

大陆青年朱阿宝公开录制视频说,“中华五千年以来,有无数的能人志士反抗暴政,舍身取义,杀身成仁,我们中国人真的要自救,不自救没有人救得了我们。”

大疫之下,全民觉醒的大势已然形成。2月14日,武汉民众发起全民呐喊行动,在网友们传出的视频中,我们看到勇敢的武汉人除了面对病毒,更直面中共,喊出:全民反抗,还政于民、释放方斌、打倒独裁的口号,此次行动被誉为“全民反抗第一枪”。(视频链接请见:“上天发怒了”武汉雷电交加 百姓呐喊“全民反抗”

结语

2020,大疫来袭,惨痛与悲壮并存,生机与死亡同在,过程中,太多不幸的生命消失,留给生者无尽的悲伤与冷峻的思考。然而,中共也走到了尽头。要看到,只有中共的解体才是抗疫的良药,才是不让悲剧重演的关键。然而,说到中共的解体,如前所述,中共在地方割据中横向解构,在断尾求生中纵向自戕,这仍不能说是一种彻底的解体,真正的对中共的解体不能只是形而下的体制层面与组织形式的解散,而必要是形而上的,从思想上从意识中对中共党性及党文化的彻底认清与清除。而这种对中共的彻底清除,正始于疫情包围下的武汉,正始于中国人民的觉醒!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编者按)导致武汉肺炎爆发的病毒是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由于中共当局隐瞒真相致使疫情在全球扩散。武汉人、湖北人,乃至所有中国人及全世界人民都是受害者。中共不是中国,也代表不了中国,因此,中共治下出现的这种病毒应叫“中共病毒”。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