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武汉人 被逼无奈把家底暴露在9亿网民面前(组图)

2020-02-11 09:59 桌面版 正體 92
    小字


一位求助者在微博爆料,他的爸爸感染武汉肺炎后被扔在隔离点无人管。(图片来源:swaness微博)

【看中国2020年2月11日讯】大量在肺炎统计数据之外的武汉人,迫不得已把家底暴露在9亿网民面前,他们在深夜里发出一句“你好”,请您一定要看完下边的内容:


(微博截图)

这位求助的77岁老人,叫刘立,是一名退休教师。他说:“女儿刘莺因这次疫情刚刚去世。她从1月22号开始发病,医院诊断为肺炎,因排不到试剂盒,病情加重后一直得不到救治,各个医院均以没有床位拒收。最后1月30号在我家去世,密切接触者有我们同住的3人。本人,刘立,77岁妻子,付琳莉,72岁,外孙女,陈韵秋,13岁。目前,我、我妻子,外孙女均已感染。妻子最严重,诊断资料均附上。”

现在老人和妻子是13岁的外孙女唯一的亲人和监护人(她爸爸在离婚后消失了),“我的妻子已双肺感染,我和外孙女也单肺感染,女儿因得不到正常治疗而在家离世,我们被迫相互感染,悲愤难平!我们两位高龄老人,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抚养这个孩子?万般绝望!急切请求为这个13岁的孩子,住院治疗保命!”

点开他的微博主页,第一条只有两个字,“你好”。

凌晨1点多的一句“你好”,让我们看到了无奈和挣扎的求生欲。最简单的两个字,足以击碎最坚硬的石头。

难以想象,一位77岁的老人是如何在半夜1点多摸索出微博,仅仅为孙女求一个救命的机会。

打开“肺炎患者求助”微博,这样的求助贴超过千条,而且每5分钟就会新增数十个。在刷微博的过程中,小编数次泪目崩溃。

这里,有许多没能纳入统计数据里的生命,求助人多是帮家人或朋友发帖,生病的80%都是55岁以上的老年人,抵抗力弱,有基础病。他们很多人不会使用微博,只能由家人描述病情、发布求助信息。

有一位女儿说:“我的爸爸肺已经白了,我们能做的就是等死。我不想没有爸爸。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换爸爸的生命。”

有一位儿子说:“父亲目前状态极其糟糕,呼吸已经十分困难。尽管我本人已确诊,但考虑到父亲的身体状况,已无暇顾及自己的病情,心如刀割,每一秒钟都是煎熬。”

这里,有人还没有等到检测试剂确诊,就已经离开人世了,最后家人也不幸感染新型肺炎,生命垂危。

为了能让自己求助的信息更有可能被看见,他们不仅要贴出化验单、贴出CT图、甚至还要拿出残疾人证、985学历证明……这不是晒家底,而是求生的本能。

这个时代的传播规律太残忍了,逼着不愿炫耀的家庭,被迫拿出家底证明;逼着害怕隐私泄露的家庭,不得不将一切曝光在9亿网民面前。

但如果他们不被看见,也许终将成为统计数据之外的人群。对于统计表格,他们只是一串字符,但是对于家人,他们是一切。

在求助贴里,我们还看到太多的悲愤与无奈……


(图片来源:微博截图)

微博近日疯传一条短片,一名武汉女子在大楼阳台边敲锣边求救,她哭喊道:“救命啊,我妈不行了,快来人啦我没得办法了!真的没得办法了!我每天在这敲,也不想缠到大家,实在是没得办法了!”

当时首位上传这段视频至微博的网友“@雷家童”在微信圈看到有人发了该短片。他将短片分享到微博,并写下“是有多绝望才会在那里敲锣”。

“@雷家童”称,没想到一觉醒来,发现微博被大量转发。还有一名自称是影片中敲锣女子的表姐私讯他表示,敲锣女子与母亲被隔离在家中,母亲状况不佳,“不知能不能撑到明天”,且敲锣的女子也已出现症状,“敲锣女我的妹妹昨天高烧一夜,她也无法坚持了,救命!”

据财经网报导,这名女子是家住武汉市汉阳区四新街道观澜社区的李丽娜,她说:“母亲快要撑不下去了,就在这关键的一两天。我也有体面的工作,但是为了给母亲求床位,我不要脸了,只希望母亲能活命。”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