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媒:中国年轻一代正在悄悄批评习近平(图)

2020-02-09 13:36 桌面版 正體 84
    小字

习近平2019年4月24日在北京大会堂迎宾
习近平2019年4月24日在北京大会堂迎宾(图片来源:Fred Dufour - Pool/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9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国官方隐匿了1个月后,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武汉肺炎)一发不可收拾。武汉市长周先旺早前将延后披露疫情归咎给“中央不授权”,德媒认为这让习近平的治理体系和能力受到考验,特别是年轻一代也在悄悄批评习近平所代表的中共专制统治。

德国之声中文网2月6日刊发报导称,中国公安部长赵克志在4日强调,做好防疫“要始终把维护政治安全放在首位,严密防范、严厉打击境内外敌对势力的各种捣乱破坏活动,坚决防止公共卫生风险向社会稳定领域传导。”

报导认为,这是中国官方一直以来的论调。但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疫情,中国的专制制度真的有助于疫情防治吗?

中国官方不能回避的是,为什么疫情没有在初期就控制住?。

报导指出,观察发现,中国许多民众对于官方处理的方式心怀不满。尤其是年轻一代,正在悄悄批评习近平统治下日渐专制的社会。

北京一家咖啡馆的年轻人对德媒记者说:“我百分之百确定共产党干部没有报告有关该病毒爆发的消息,因为这会破坏他们升官的机会。”他接着说:“像我这样只为了国家好的人,都不能再公开发表意见了。有一天,我们会开始问自己,为什么我们不能在网上看未经审查的信息。”

另外,在中国新年之后,有关疫情爆发,许多人在中国社交媒体上指责官员反应不力,不信任来自当局的有关冠状病毒的信息。批评的声音流通,令人意外。1月30日湖北书记蒋超良首次出席武汉肺炎疫情发布会时,面对央视记者答非所问,这段5分钟的影片被放在网络上后疯传,但没被删除。

德媒引述美国网络媒体Quartz记者Tony Lin说,这段期间,包括微博,几乎所有的中国社交网络都在谈“武汉肺炎”病毒,但:“近年我从来没有看过有人在网上可以直接攻击和批评一个省的党委书记,在过去5到7年是不可能的。”

许多人纳闷北京是不是放宽了言论控制。但Tony Lin引述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中央政府有意让媒体问责地方政府,另外,因为网络审查员因为过年不在工作岗位上,才意外创造了言论的空间。

于是,我们看到,在2日复工后,马上就有大规模的删文动作。

Tony Lin也提到,这次的事件也让部份中国年轻人思考政治对他们的影响。一位《创造101》的女粉丝说,她建议要有政治版的《创造101》,直播政治人物工作的样子,不喜欢就投票下架。有网友马上就回复说,她这是发明新的民主制度。

此外,报导说,这次疫情因为直接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命安全,连许多资深的中共党员都对政府产生不信任,人们都在讨论这次疫情的假资讯的议题。

近日网络上也流传的一篇中国著名法学家许章润的文章〈愤怒的人民不再恐惧〉。他在这篇长文中直指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要他“让位”。他在最后说“败象已现,倒计时开始,立宪时刻将至”。而中国宪政学者许志永也发出公开信直接建议习近平退位。

和官方允许网民批评湖北地方官员的动向类似,在最初披露疫情但被警方“训诫”过的武汉医生李文亮去世后,中国国家监察委员会2月7日决定派出调查组赴湖北省武汉市,就民众反映涉及李文亮医生的问题作全面调查。

北京当局还宣布空降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王贺胜到位湖北。另传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也将空降。

习近平显然要对湖北官场清洗,但即使隐瞒本次肺炎疫情的地方官员受惩处,外界认为这未必足以平息民愤。

前述的美国网络媒体Quartz记者Tony Lin在访问中还提到,中共也无法将灾难的原因推向所谓外部势力。这次公共卫生危机,影响所有人的健康,再加上时机敏感,不像过去地震或是疫苗事件,可以这么轻易压下或用外部势力等借口:“你总不能说整个中国人口都被美国收买。”

德国之声另一篇评论认为,到目前为止,共产党的集权并没有能够阻挡病毒的传播蔓延。而且中国许多人突然间看到了言论自由缺失与一场危险疫情之间的直接联系。是共产党使用其权力对医生封口,才造成了这次疫情的传播。虽然中国共产党凭借其灵活且又肆无忌惮的压制手段战胜了对其权力的多次威胁,但是有一点很清楚,这一次,中国的体制已经出现了深深的裂痕。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