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台湾前卫生副署长:SARS、中共肺炎疑人为加工病毒(视频)

2020-02-05 09:50 作者:明思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病毒
中共肺炎病毒令全球人心惶惶。资料照。(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5日讯】(看中国记者明思综合报导)中共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外界质疑很可能是来自武汉病毒所的生物武器研发。2月4日,中华民国前卫生署副署长李龙腾在电视节目表示,中共肺炎病毒疑为非自然产生,17年前就曾怀疑SARS病毒有人为加工。

中共肺炎(又称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病毒有加工味道?

2月4日,在台湾郑弘仪节目中,主持人提出,外界质疑中共肺炎病毒,疑似由武汉军事重镇制造生化武器计划泄露,多位嘉宾对此展开讨论。

前卫生署副署长李龙腾,在节目中拿出9名印度专家发表论文所刊登的中共肺炎新型冠状病毒照片,在立委王定宇追问下,他指出,“这个病毒有四个角,是刺突蛋白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插入了HIV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这个不是冠状病毒天然会有的,很明显的人工加工改造的病毒…”。

他并提到,那位印度科学家的论文已经先下架,质疑背后受到压力。

李龙腾说,“1月31日,9名印度专家做的研究,这次病毒确实是百分之八九十跟原来SRAS病毒非常像;不太像的是,为什么突然有四个点呢?好像黄色四个点,就是我们说的spike protein,就是穗状蛋白质,这四个点是被植入进去的。后来他们自己的人否认,说这不是、这是随机突变。怎么会有那么巧的事?每一只病毒上都有随机突变的可能性,所以这九位印度科学家马上发表出来说,他们发现这是相当恐怖的一件事,不过昨天(3日)晚上(印度论文)被迫撤掉了,当然,撤掉的背后,一定有相当的压力,才会这样做。不过已经秀出来,所以大家已经知道,这真的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只病毒。”

王定宇追问,“你所谓不是这么简单的,是不是这病毒有加工味道在里面?”

李龙腾说:“应该是这样,17年前SARS我就怀疑是他们做的,不是自然产生的。”

李龙腾举例解释,“自然产生(病毒)的话像麻疹病毒,通常一开始很毒,但是后来知道说,要跟人类相处,必须要毒性慢慢减低,那就突变(毒性)慢慢减低到可以人。(王定宇:所以穗状蛋白质是证据?)所以这只(编注:或指中共肺炎)病毒被做成这样子,一下子几个月就全部跑出来,而且我们知道RO值(传染力)非常的高,到现在为止,(王定宇:好像3.8%)对,还没有下降到小于1%,所以要等到小于1%,不晓得还要几个月时间。”

郑弘仪追问:“制造这样病毒,如果用在战争或武器,它的功能是什么?”

李腾龙回说:“就他说的那个,突然间爆发很大的肺炎,你根本没药可医。”

王定宇说,就是生化战、瘫痪你的战力。郑弘仪也追问,“就是很短时间瘫痪整个国家的战力?”李腾龙点头称是。

印度学者发现中共病毒有类爱滋基因

此前几名印度学者合作撰写的英文论文“Uncanny similarity of unique inserts in the 2019-nCoV spike protein to HIV-1 gp120 and Gag(2019-nCoV中S蛋白的独特插入与‘HIV-1 gp120和Gag’的异常相似性”引发广泛关注。

1月31日,学术网站bioRxiv曾刊登出了这篇论文的全文。

论文中指出,武汉“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S蛋白的4个不连续位点被插入了HIV病毒(爱滋病毒)的氨基酸序列,而在S蛋白的立体结构上,这4个插入位点恰好与动物细胞膜上的病毒受体相互结合。

这意味着“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能力与爱滋病毒一样,而其毒性则仍由冠状病毒所决定。论文还提到,“尽管这些插入片段在一级氨基酸序列上是不连续的,但2019-nCoV的3D建模表明,它们会聚在一起构成受体结合位点。”

论文还提到,这4个插入位点在其它冠状病毒中并不存在,这么巧妙的变异“不大可能在自然界中偶然发生”。有专家认为,这是在含蓄暗示,变异更可能是人工干预的结果。

美国流行病学者分析

针对此论文的分析,美国流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科学家埃里克•费格•丁(Eric Feigl-Ding)博士先前曾在推特上展开连篇讨论。

费格•丁博士得出的5点结论是:

1.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不是病毒最初来源;

2.这种RNA冠状病毒突变非常快;

3.病毒具有任何冠状病毒中从未见过的异常中间段;

4.(该病毒与爱滋病毒的)混合不是最近发生的;

5.这些难以解释的中间部分蛋白编码,负责进入宿主细胞的蛋白质。

最后,费格•丁博士在推特中声明称:“我绝对不是在说生物工程,也不是在支持任何没有证据的阴谋论。我只是说科学家需要做更多的研究并获取更多的数据,寻找病毒起源是优先的研究重点。”

中共肺炎病毒引质疑

事实上,早在上述论文发表之前,美国财经博客网站“零对冲(Zero Hedge)”就曾刊文指控,中国曾通过科技间谍盗窃了加拿大科研项目中的新型冠状病毒,用于生物武器研发。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正是参与中国生物武器研发的机构之一,中共肺炎爆发疑似源于该研究所的病毒泄漏。

1月31日,“零对冲”再次发文称,中国官方宣称病毒来源于武汉华南海鲜市场,这只是一个借口。现在,一位受人尊敬的流行病学家指出中共病毒基因组中的不规则性,表明该病毒可能出于制造武器的目的被改造过,“它不但是一种武器,而且是最致命的武器。”

旅美华人经济学家何清涟也在推特上发文,呼吁中共病毒实验室的专家们出来澄清有无此事,“因为确实太邪恶了。我想知道Who did it, why(谁干的,为什么)?”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