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险卷土重来 北京急派官员赴各省市(视频)

2020-01-18 23:49 作者:李正鑫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金融 风险 经济
债券违约、影子银行等多重金融风险袭来。(图片来源:ryanking999/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1月18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正鑫综合报导)中国经济成长创新低之际,债券违约、影子银行等多重金融风险袭来。北京当局声称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并不断派出金融专家赴各省市担任重要职务。

中国与美国日前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让市场情绪趋于乐观,但外界仍在观察,认为中国仍在摆脱经济成长的泥沼中挣扎。

中国国家统计局1月17日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GDP)990,865亿元人民币,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6.1%。GDP增速降至了近三十年来的最低点。2018年GDP增速为6.6%。

中国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中国经济面临越来越大的下行压力,中国今年将推出更多的支持措施。

一些分析人士也认为,北京当局需要更多改革措施才能实现经济的增长。长久以来,北京当局依靠多种财政和货币措施来度过经济低迷时期,并允许地方政府通过发行大量债券,来为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

《纽约时报中文网》报道认为,中国经济更重要的是仍在摆脱债务成瘾的问题。至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部分,提振效果可能很小,该协议保留了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每年对3,6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收的关税,标普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罗奇(Shaun Roache)说,“贸易协议消除了尾部风险,这不足以改变中国的内在动力。”

此外报道也表示,经济最大压力可能来自政府,多年来中国企业和地方政府透过借贷和支出推动成长,同时背负大量债务,政府遏止超额借贷,让不谨慎的借款人破产,可能会在短期内对经济造成影响。

德意志银行认为,随着中国企业违约率上升、流动性更趋紧张,中国银行业未施援手而任其倒闭,中国正在不良债务周期。在中国经济景气不佳、银行业削减坏帐之际,各种非正式借贷影子银行偷偷卷土重来,据调查,自从去年第二季非银行借贷占比已从首季的30%激增至45%新高,之后就维持在高点。

2019年,中国境内公司债违约也创下历史最高,接近2.5万亿人民币,今年仍延续在境外债市的违约现象。

例如,上周中国国有铝生产商青海省投资集团爆发违约事件,一笔3亿美元债兑付960万美元利息,引发外界对其今年三笔总计8.5亿美元债违约的担忧。

标普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称,已把青海省投及其债券的信用评级从CCC-降至D,并把上述事件视为违约,因该机构认为青海省投资集团将无法在5个工作日的宽限期内完成支付。青海省投成为2020年首家发生美元债券违约的中国公司。

青海省投资集团的财务困境进一步表明,由于自身财务状况不佳,地方政府对国有企业的债务违约已无法兜底。

这已经不是偶发现象。2019年12月,天津市政府所有的大宗商品贸易商天津物产集团有限公司(Tewoo Group Co.)成为20年来首家让美元债券持有人蒙受损失的中国国企。

北京当局在竭力应对经济放缓的同时,已经着手采取新措施,将一大批金融专家提拔到地方政府领导岗位上,以管控金融风险和重建地区经济。

例如,不久前获得提拨的金融专家中有北京市副市长殷勇和山东省副省长刘强。殷勇曾是中国央行副行长,刘强则在中国农业银行和中国银行等多家国内大型商业银行任职。还有重庆市副市长李波,他曾是中国央行的货币政策司司长。

据《路透社》报道,香港独立研究平台Plenum的合伙人Chucheng Feng说:“由于地方政府越来越多地面临金融风险,现在银行家需求旺盛”;“这些前银行家和监管者肩负起预防和减轻重大金融风险的任务。”

分析师们称,由于压力增大,地方政府预计在管理金融风险以及削减地方干预的救助成本方面率先行动。

“任命央行副行长担任省级官员,可以将金融政策与地方做法更好地整合起来,提前防范金融风险,”中国社科院金融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何海峰表示。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