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监警会报告罗列港警不足 倡独立调查(图)

2020-01-14 22: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反送中 立法会 6.12 催泪弹 逃犯条例
2019年6月12日,香港立法会《逃犯条例》修订草案二读,众多香港市民在金钟参与“反送中”示威,遭警方镇压。(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摄影图)

【看中国2020年1月14日讯】据港媒报导,香港监警会即将发表300多页的报告,当中罗列港警在处理反送中示威时前线指挥沟通混乱、使用武力时有放无收等多项问题,却未触及责任谁属。有监警会中人透露该会缺乏两项关键权力,会提出建议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但最终能否写入报告仍留悬念。

监警会报告罗列港警不足

香港反修例风波持续七个月,追究警暴和调查真相至今是港人“五大诉求”的核心。监警会去年成立专案小组审视警方争议行动。港媒《信报》1月13日引述消息报导,小组已完成撰写首阶段报告,当中揭示警方多处不足。

报导称,监警会的报告长达300多页,分为五大部份,涵盖去年6月9日、6月12日及7月1日三宗事件,当中以审视6.12冲突篇幅最多。

6.12当日,数以万计市民在金钟立法会外要求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警方以橡胶子弹射向示威者头部和眼部,以及围困和平集会的人群并射催泪弹,激起巨大民愤。监警会报告指,当天三名主要指挥官严重欠缺沟通,例如当有指挥官决定施放催泪弹,以及下令武力升级出动橡胶子弹时,其他指挥官都毫不知情。

另一个问题是,警方使用催泪弹驱散人群前,未有先中止中信大厦外已获批“不反对通知书”的集会,造成和平集会人士误中催泪弹,大量人群走避不及。监警会质疑,警方没有将和平集会市民与暴力示威者分开处理。

7.21、8.31事件仅轻描淡写

至于7.1冲击立法会大楼事件,监警会报告指警方没理由不知道立法会大楼是示威者的冲击目标,质疑为何只有警察在立法会内驻守,无派人在大楼外阻止冲击。

警方使用武力方面,报导引述报告内容称,监警会认同“警方使用武力要较示威者使用的高一级”,但发现面对激进或较和平示威者时,警方无清晰指引如何调节武力,亦无清晰列明“何时停止”武力。报告亦关注新屋岭拘留中心与外界联络困难,亦缺乏律师会面室,不适宜用作拘留示威者。

不过,对于港人最关注的7.21元朗白衣人袭击事件,以及8.31太子站警察打市民事件,监警会报告以“时间不足”为由,只会“简单描述”,也不会有确切评论。

反修例运动以来,港府一直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的民间诉求,称监警会足以进行调查。但报导引述有“监警会中人”诉苦,指官员每每把查究警暴问题推卸给监警会,但该会缺乏调查及传召权力,根本难有作为,不少成员感到被当局摆上枱面。

“监警会中人”更指,会要求在报告中建议特首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或赋权监警会调查及传召证人。不过最终能否写入报告,要由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决定。

据了解,监警会本周内会举行大会讨论报告,《有线新闻》则引述梁定邦称,期望2月初向特首提交首阶段报告。

民间指缺乏问责如无牙老虎

民阵副召集人黎恩灏回应报导时指,若前线指挥官欠缺沟通导致示威者受伤,已足以问责。如果监警会报告只揭露前线指挥官的问题,未能交代警队高层下达了什么指示,则证明监警会报告只是“无牙老虎”,难释市民疑虑。他重申应由独立调查委员会传召警方高层,才能查出事件真相。

民权观察成员王浩贤则对《苹果日报》表示,监警会报告内容揭示了警队行动指令不一致,以及“有放无收”的武力使用态度,令人惊讶和忧虑。他又批评报告内容似仅概括提及各事件中警方的部署、指令等,未有处理警员在行动中有否使用过度甚至非法武力问题。他指,当前公众不满警方滥权却毋须承担后果,如报告只建议、不问责,料公众不会收货。

1月14日,特首林郑月娥出席行政会议前回应传媒提问,称不知道有关报告内容,不回应揣测;再被问到会否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林郑表示就有关立场已作多次表示,没有补充。

监警会一直被指缺乏独立调查警暴的权力,沦为港府的“挡箭牌”。去年12月初,受聘于监警会、协助审视“反送中”以来连串冲突的国际专家小组成员便宣告全体退出,指监警会的独立调查能力存在严重缺陷。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