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文醇 韩愈《送穷文》今译( 世人除鬼看今朝 )

2020-01-14 01:17 作者:陆文龙整理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唐代韩愈《送穷文》

原文:略 

今译

唐代元和六年正月末,主人叫奴星(仆人名星),用柳条编结成车,用草捆扎成船,装满干粮,套上牛车,扬起风帆,行将出发。主人对着穷鬼,连行三礼后,说道:“听说你不久就要走了,我不敢问你的去向,只是私下里,准备好船与车,装满了足够的干粮,替你选择一个吉日,以利于到各地出行,请你吃一碗饭,喝一杯酒,带着你的朋友、同伴,离开旧居,前往新地。让车子快跑,舟船疾行,风驰电掣般踏上路途。这样你不致再有因久居陋户而产生的怨恨,我也有资助送别的德惠。你们(穷鬼共五个)对这次出行,还有什么想法吗?”

主人屏住呼吸,用心去听,似乎听到了声音,像打口哨,又像是在啼叫,窸窸率率,细小杂乱,使人感到毛发都要竖立起来,惊惧得耸肩缩脖。这声音似乎有、而又好像没有,过了很久,才能够明辨清楚。好像有人这样说:“我与你住在一起已经四十多年了,当你还在幼儿时,我也没有愚弄过你。无论你在学习、操劳,求官求名,我都一心听从于你,没有改变最初的态度。守门的神灵,对我呵叱,我也隐忍着羞耻,从不计较,没想另住他家。你贬为阳山令时,遭炎热灼伤,湿气侵袭;我也因流落异乡,而受到百鬼欺凌。你在国子监中就读四年,整日粗茶淡饭,只有我在保护你,而他人却都把你嫌弃。从始至终,我从未背弃过你,心里没有其它打算,也绝对没说过要走的话。你从什么地方听到说我一定要离去的话?这必定是先生听信了谗言,对我产生隔阂。我是鬼而不是人,哪里需要车与船?只用鼻子嗅闻食物气味即可,那些干粮完全不必供给。独自一身,谁是朋友?你如果全都知道,是否可以一一列举?你如果能全都说出,可算得上是智圣之人;鬼神情状既已显露,那怎敢不回避呢?”

主人回答说:“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吧?你的朋友,不是六,也不是四,十个之中,要去掉五个,七个里面,要除去二个,各自有见解,各自私下确立了名字,一动手就会惹祸,一张嘴就讨人不快,凡是使我变得面目可憎、话不中听的,都是你们的心意所致。你们五个鬼中,第一个名叫智穷:刚强正直,恶圆喜方,以邪恶不正、勒索欺诈为耻辱,不能容忍伤财害民之事。第二个名叫学穷:看轻术数和名物。注重对杳远微妙事理的揭示阐发,统领制约着一般人的言论,掌握着鬼神的机要。第三个名叫文穷:不独有一种才能,奇异少见,不可施用于当时.仅供自我娱乐。第四个叫命穷:影与形异,貌丑心美,图利在人后,受责在人先。第五个叫交穷;结人待友,忠心诚实,肝胆相照,绝不敷衍,举足翘望交好,却反被视为仇敌。总之这五鬼,是我的五大祸患,他们使我饥,令我寒,造谣言,搞毁谤,能使我迷乱不清,却没人能离间他们。早上后悔自己的行事,到晚上却又恢复原样。他们到处钻营,卑鄙无耻,赶走之后,却又很快回还。”

话未说完,五鬼互相睁眼吐舌,扑腾跳跃。前仰后倒,拍掌顿脚,互相看着,笑出了声。他们慢慢地对主人说:“你既然知道我们的名字,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又要赶走我们,令去他方,这真是小智大愚的做法啊!人生一世,又能长久到几时?而我们为你树立起的美好名声,却能够百代不会磨灭。小人与君子,彼此心思不同,只有立身行事不合时宜,才能与君子之心相通。手捧美玉,却去换一张羊皮,有美食之饱,却又去羡慕那些粗食劣物。天底下真正了解你的,有谁能够胜过我们?现在我们虽然遭到你的斥逐,却不忍心与你疏远,如果认为我们说的不可相信;那就请去问问《诗》、《书》…

此时,主人垂头丧气,举手表示歉意,把柳车草船烧了,恭请五鬼,各就上座。

集评

宋•宋祁《宋景文笔记》卷下:“韩退之《送穷文》、《进学解》、《毛颖传》、《原道》等诸篇,皆古人意思未到处。可以名家矣!”

宋•黄庭坚《山谷题跋•跋韩退之送穷文》:“《送穷文》盖出于扬子云《逐贫赋》,制度始终极相似。而《逐贫赋》文类俳,至退之亦谐戏,而语稍庄,文采过《逐贫》矣。”

宋•王若虚《滹南遗老集》:“退之《送穷文》以鬼为主名,故可问答往复。扬子云《逐贫赋》但云呼贫,与语贫曰唯唯,恐未妥也。”

清•储欣《唐宋十大家全集录》:“《送穷文》自诉、实自誉也。与《进学解》同。较之《乞巧》,辞逊于柳,而气雄于柳。”

清•林云铭曰:“《送穷文》与《进学解》,皆公坐柳涧事,总因仕路淹蹇,抒出一肚皮孤愤耳。篇中层层问答,鬼本无声,忽写了无数样声;鬼本无形,忽写了无数样形,奇幻无匹,其‘智穷’一段,所谓‘羞为奸欺.不忍害伤’,似指柳涧而言,以坐贬所由自嗤为漳所欺,不忍其陷于罪,以故疏参刺史也。末段纯是自解,占却许多地步,觉得世界中利禄贵显,一文不值,茫茫大地,只有五个穷鬼,是毕生知已,无限得力。能使古往今来不得志之士,一齐破涕为笑,岂不快绝。

赏析

韩愈(字退之)为人秉直率真,一生仕途多舛,屡遭贬斥,郁愤萦怀,每寓于文。《送穷文》是借穷鬼之事,倾诉不平则鸣的牢骚之音。形式上摸拟扬雄《逐贫赋》,而内容上则益加充实恢奇。其间以对话形式,问答往复,正言若反,以自嘲为自夸,以反语为讽刺,借鬼之言,尽指社会的庸俗腐败与世态炎凉,发泄心中之愤;借对五鬼的斥责,力诉自身的傲洁不邪,操行坚正,充分表现出了一个有理想的士大夫不与黑暗现实妥协让步的斗争精神。其文,言之有物,现实性极强,正所谓:尽取千情万事、于薄物小篇之中。

《送穷文》尚奇求新,想像丰富,落笔不凡,在叙述中,穿插人鬼对话,使文章活泼灵动,异常真切。点染刻画,语约意丰,曲尽人情世态,画活无形穷鬼。驱鬼令去,后又延之上座,似以游戏出之,实则浑穆庄重,尤其诙诡之极。

文中对话,前后穿插紧密。结车毁车,首尾照应。文气自由通畅,绝无局促滞涩之弊,颇能见韩文跌宕生姿,宏肆奔放的特点。

笔者附言

古代传说:穷鬼有五个,五鬼闹中华。吾未见之。但现世有马、恩、列、斯、毛,五鬼大害中华,罪孽滔滔;比海更深,比山更高。闹得国不像国,卖国者豪;家不像家,家不敬老;人不像人,损毁人道;鬼不像鬼,鬼被拜请坐车、到天安门绕一遭!五鬼乱中华,世界皆懊恼。天灭中共时限到,世人除鬼看今朝!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