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女总裁的私人生活(3)两个男人带来的大好事(组图)

2020-01-14 23:39 作者:吕琴儿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示意图,与实际人、事、物无关。
示意图,与实际人、事、物无关。

【前文】
豪门女总裁的私人生活(1)
豪门女总裁的私人生活(2)女强人的心事

豪门女总裁的私人生活(3)大好事

心里再苦再痛,邹丽第二天还要去公司上班。她在公司是举足轻重的人,公司大小事都离不开她。当年她到美国留学的时候,勤工俭学的第一份工作就是缝纫工;毕业之后实习也在服装零售店里。几十年的经验造就了她集服装生产、材料、采购、出口、外包、市场、设计专家于一身,纽约服装界不断有猎头想要挖到她。

2005、06年正是公司不景气的时候,邹丽掌握公司财权,一切生产和采购的决定都得经过她批准。她的办公室门槛被各部门的人踏破,有时候人们还得在她门口等着里面的人出来,一边听着里面的谈话,一边琢磨着自己的事情怎么通过邹丽这一关。

“这个料子挺好,但是没有垂度,做不出你要的感觉,要不就换料子,或者改你的设计……”

“颜色搭配看上很好看,但是色度要去测验!”

“那个款式太复杂,你们不能下给这家工厂,换到另外一个城市,那边手工好一些。”

“这张订单付得太贵了,5000件的订单你应该至少减15%的人工费折扣!”

公司每年200万多件衣服,每一款都要经过邹丽的手,她不批准就不能生产或者放货。

那时,邹丽被东尼的事情搞得心烦意乱,公司的一摊子事又让她焦头烂额。她的身体每况愈下,体重迅速下降了十几磅,腰经常会“折”,直不起身来;再加上胃病、头晕,经常感冒,血糖低眼前发黑。她偶尔会想起算命师朱迪的话,也不知她所说的“天大的好事”什么时候能降临到她的头上。

不久后的一天,一个公司外包工厂的老板蒋先生来看望她,把一个牛皮纸袋放在了她的桌子上,说:“我听说你身体不好?我这里有个功法不错。”

“什么功法?还是不要吧。”邹丽从小和外婆信基督教,在教堂长大,她一向觉得什么“气功”的东西土里土气的,入不了她的眼,“我不信这些东西的”。

可蒋先生说:“我看你气色不好蛮久了,你还是试试看吧。”说着就把一盘炼功音乐碟放在桌子上,还留了两张华人新年晚会的票,就离开了。

几天后的下午,有人敲门,邹丽一看,是公司新泽西工厂的一个员工万先生。万先生一进来,就说:“你不是喜欢艺术吗?看看这个。”

“啊?radio city的演出?”邹丽漫不经心地翻看着材料。


邹丽被东尼的事情搞得心烦意乱,公司的一摊子事又让她焦头烂额。(示意图,与实际人、事、物无关。)

突然,不知怎么她灵光一闪,“等一下!”她说了一句,就从桌子上的一堆纸下面翻出蒋先生前几天给她的牛皮纸袋,拿出那两张晚会票和炼功音乐碟,对万先生说:“你说的和这个是一回事吗?”

他看了看说: “是啊,我们说的是一回事。这是一种让人健身又做好人的功法。”万先生说。“我建议你去炼这个功,对你身体有好处。”

邹丽只觉得脑袋“嗡”地一下,她一下子想起来她那个梦,梦中两个男人推着她往上飞,把她吓醒了。还有那个料事如神的朱迪,说她有大好事!现在,有两个男人正向她推荐同一样东西!

她急忙问万先生:“你认识蒋先生吗?”

“不认识。”

“哎呀,你怎么能不认识他呢,你们说的是一样的东西!”

“我确实不认识他,但我们说的都是法轮功。”

邹丽隐约地感觉到,一个决定她命运的东西正在她面前展开。她迫不及待地问:“那怎么学啊?”

万先生说:“有书。”

“多少页?”

“300多页。”

邹丽顿时头大了,她的工作这么忙,怎么看那么厚的书呢?

“我平时的书都是听的,你有CD吗?”她问。

“嗯,那附近第30街有个书店有卖的。”

“快!马上去。”邹丽看了一下日程表,离下一个会还有半小时时间。她拉着万先生,到附近的书店,买了一套CD碟。

等到邹丽把录音都听完了的时候,天已经朦朦亮了。
等到邹丽把录音都听完了的时候,天已经朦朦亮了。(示意图/以上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多少年后,每当邹丽回想起那一天发生的事情,就像又回到了当时,一切都那么清晰地出现在眼前。因为那一天,她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邹丽记得,那天下班后,她把买来的盘片放进了车子的播放器中开始听。她们家信奉基督教,可给他们家打工的都信佛,所以她对佛不陌生。但是她从来也没有想到过,法轮功会让她笃信基督教的人这么信服。她那颗如干涸的土地一般的心灵像拥抱渴望已久的甘露,一下子就明白了她从小到大在教堂中、在人生中所有解不开的难题。

一小时后,她到达了新泽西的家。她把车子开进车道停下,静静地坐在那里,忘记了下车。她记得很小的时候,她就对死亡充满恐惧,不知怎样做好人进天堂,如果死后下地狱怎么办……今天才知道,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人从哪里来,人到哪里去,一切都明白了。

等到邹丽把录音都听完了的时候,天已经朦朦亮了。她在车里坐了一夜,她奇怪自己怎么一点也不感觉累?不但不感觉累,她完全被一种震惊的情绪控制着。

邹丽激动地下了车,走进了家门,洗了把脸。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忘记了东尼和他的第三者。和她今天的所得比起来,那些事情变得渺小而又遥远,遥远得她真的都忘记了。那些深埋在她心头的怨恨、恐惧和担忧一下子全都消失了。更奇怪的是,她在车上坐了一夜,腰竟然没有疼,她高兴得想要飞起来。

她首先想到了她的大女儿,那时她已经离开家到波士顿上大学去了,她打电话把喜讯告诉了她;然后是她的父母;上班后又告诉了她的同事,她问她碰到的每一个人“你知道法轮功吗?你听说过法轮功吗?”第二天,她就把万先生给她的小册子贴到她经过的公共场合去了。

后来的某一天,邹丽想起了朱迪的话,她拿出了那些录音带,果真如朱迪所说,两个男人给她带来了大好事。(待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