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论反动挑战习中央?学者析“胡锡进现象”(图)

2019-12-21 13:15 桌面版 正體 18
    小字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视频截图)
《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2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文隆综合报导)最近上海复旦大学章程删“思想自由”,连向来以“为党叼盘”著称的《环球时报胡锡进也发声批评称,追求极限的“政治正确”会引发群众反感。有学者分析中共特有的“胡锡进现象”,称其为两面下注的中共当下首席喉舌。近期习近平两度提及“民主”之类字眼,同样引发关注。

复旦大学章程删“思想自由” 胡锡进发“反动”言论谴责

12月18日,复旦大学拟修订学校章程,删除“思想自由”等字眼,引发学生唱校歌抗议。复旦校方回应修订过程严格依照法定程序。

《德国之声》报导说,目前,微博、知乎、微信等中国社交网络平台上,对复旦修改章程的批评声音已经基本被删除,只留下大量的赞扬言论。

在中国境内无法正常访问的推特网站上,中文用户对此次复旦章程的修订呈现一边倒的批评态势。网友直指:“为中共服务写进了章程,连遮羞布都不要了”,“本来也是挂羊头卖狗肉,现在直接狗头了”。

但本身是中共喉舌、又以左倾著称的《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在其个人新浪微博账号上发帖警告复旦校方的言论,暂时还没有被删除。

胡称,“提醒各地的一些干部们,民主、自由这些词汇都是24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里的内容”;“如果有谁觉得核心价值观里的某个词刺眼,……一定是他们的认识出现了偏差”;“千万不要为了追求极限的'政治正确',而客观上引起群众的反感……。”

胡锡进一直在网络上的名声很差。他过往每每在重大事件中发出极左声音,并且往往似是而非,一味维护中共极权,以“我(甘)愿为党叼飞盘”口号著称。

时评人士高新说,“我(甘)愿为党叼飞盘”这句话是不是胡锡进本人的原创,没有考证过。而讽刺他胡锡进像训练有素的忠实家犬一样,让叼球就叼球----正所谓“党叫干啥就干啥”,则是胡锡进开通其微博的第一天就开始了的。

大陆网民曾将胡锡进与孔庆东、吴法天、司马南并列为中国“四大五毛”,胡排在第一。早在2012年,胡锡进就入围“2012年中国十大恶心人物”,入选“中国百名人渣”排行榜。

学者析胡锡进现象:党国第一喉舌“两面下注”

旅美学者陈奎德近日发文分析“胡锡进现象”。

他认为堪称当下中共的首席喉舌者,并非僵尸模样面目可憎的《人民日报》、《求是》、《央视》,或外交部新闻发言人。而过去曾有几位毛左备胎——孔xx、司马x、周xx、张xx……曾欢蹦乱跳过一阵,近年来尽皆销声匿迹,龟缩入洞,茕茕然仅存一枝独者,即是环球日报胡锡进。

陈奎德认为,因为胡主编“甘愿为党叼飞盘”,“无论政府把盘子扔多远,他都能叼回来。”故此公荣膺升级版即2.0版的姚文元,党国状元,当是实至名归。

文章指,中共偌大一个政党,估计每年在外宣上花费100亿美元,但像样的叼盘手,二十年来还只胡锡进孤家寡人一个,没有一个拿得出手的同行五毛前后呼应。现在外交部发言男女,仅为官方文稿的背诵机器;而更高层的宣传头目,除了深严的内部讲话外,对外则作神秘姿态。但胡锡进不然,他竟敢公开回应舆论与公众,敢于触碰敏感问题,敢于运用墙外的语言来为高墙辩护。如此耿耿忠心,据说很得中枢赏识。

文章认为,胡的秘诀无非三条:1)在党话与市场之间走钢丝,2)在内宣与外宣之间走钢丝,3)不遗余力鼓吹极端民族主义。

胡锡进两面下注,除盯住习脸效忠党国外,同时也尽其所能讨好市场讨好瓜民,用柴米油盐的市井语言,不露声色。偶尔打打擦边球。

据说,胡有一名言:中国是复杂的。陈奎德说,胡仍然用国际通用的术语,但借“复杂”二字,掏空它的意涵。于是,在中国,自由就是奴役,民主就是党主,人权就是国权……。在胡看来,在更深的复杂层面,当下的中国模式正是一种升级版的“民主”。

胡锡进的典型句式是:虽然,……,但是……。比如,胡说:“没人喜欢’防火墙’。但同时必须指出,它在今天的中国有正面作用。……”

陈奎德说,这个“但是”后面有私货。而这种用“中国复杂”来颠覆基本常识,蒙蔽明显事实,能愚弄的,大抵是智商70以下的人。它侮辱人们的基本判断力与直觉,但不能说没有一点效用。

因为美中贸易战之下的中共政权,连连遭遇滑铁卢:从贸易战而科技战而金融战,由地缘政治而意识形态而军事较量,外企逃离中国,美中关系日益恶化,加上香港反送中长时间抗争,北京当权者陷入陷局,中南海情急之中,在舆论方面已经乱了章法。

陈奎德文章说,北京最恐惧的最大敌人,其实并非美国,并非港人,并非台湾,而是被他们踩在脚底的中国人。这是中南海的心腹之患。而防火墙和言论封锁乃是中共政权的生命线。防火墙一倒,党的盘子被扔得如此遥远,以致胡主编无论如何灵敏也无法叼它回来了。

习近平也提民主、自由、人权 分析指中共语言诈术

值得注意的是,日前习近平访澳门期间,12月19日晚上参加崔世安为其举行的欢迎晚宴时,习在讲话中罕见的提出了“民主、法治、人权、自由”的概念,并将其定义为“核心价值”。

作为因香港和新疆问题以及众多中国人权问题目前备受争议的中共专制政府领导人,民主、法治、人权、自由这些字眼从习的嘴中蹦出引人关注。

事实上,今年11月5日习近平出席上海进博会开幕前,也在上海说了些令人费解的话,他抛出一个“全过程民主”概念,称中共治下“人民民主是一种全过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决策都是依照程序、经过民主酝酿,通过科学决策、民主决策产生的……”

但这一言论只在“新华视点”微博发布的即时消息的出现,新华社稍后发表的通常被认为最代表官方意志的通稿中已然过滤了这段话。

据时评人士唐靖远分析,这是中共非常擅长的诡辩逻辑和语言诈术再次派上用场。

唐靖远说,中共极权现在开始出现一个明显趋势,就是越来越走入反面的极端。表现在党文化的语言系统中,就是中共越来越毫无顾忌的公开偷换普世价值的内涵和定义。比如人权的基本含义,是人的生命权、自由权以及不受奴役、酷刑,保有言论自由和财产等权利。这是得到全世界公认并写入《世界人权宣言》的。但中共就公开扭曲这个定义,说什么中国国情不同,中共对人权的理解是生存权和发展权——这样一来,等于无形中把人权最重要的人之所以为人的道德属性、社会属性和哲学人文属性全部剥离了,人权变成了一个简单的动物属性,只要让你活着就是保障了你的人权。

从这一角度,盯住习脸效忠党国的胡锡进,就复旦校方改章程事件批评,“千万不要为了追求极限的'政治正确',而客观上引起群众的反感……”,似乎确实颇得中南海的“新时代”意识形态控制要领。

近期在贸易战和香港事件中,胡锡进频频发声,被官方追捧成了中共的“红人”。据香港《明报》8月15日援引消息人士称,中共高层对《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站稳中共政治立场,对于反对的对象带有嬉笑怒骂的痞子气的文风表示肯定。于是大陆官媒已纷纷模仿胡锡进文章风格。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