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八位国民党上将捐躯沙场(图)

2019-12-17 07:30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力战殉国。
抗日名将张自忠将军力战殉国。(图片来源:看中国合成图)

在八年抗日战争中,当中共的将领们或安于陕北,或小打小闹的所谓“抗战”时,国民党将领们却身先士卒,率领国军,与实力装备远远强于自己的日军面对面打起了一个个大仗、硬仗。且不说有多少国军士兵捐躯沙场,单说当年国民党高级将领就有200人阵亡;与之相反的是,中共甚少有高级将领献身沙场。这从一个侧面说明,抵御外侮的不是自我标榜的中共,而正是几十年来被中共诋毁的国民党

在殉职的200名高级将领中,有八人被追封为上将,他们是佟麟阁、赵登禹、郝梦龄、饶国华、王铭章、张自忠、唐淮源和李家钰。他们和其他国民党将领那为民族大义慷慨赴死的精神至今仍辉耀在中华大地上。

佟麟阁是抗战爆发后捐躯的第一位高级将领。在日军1937年7月进攻北平时,驻守北平的正是中将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佟麟阁所辖的第二十九军。早在日军入侵前,他就对手下士兵常说:“中央如下令抗日,麟阁若不身先士卒,君等可执往天安门前,挖我两眼,割我两耳。”

当日军开始攻击北平时,正逢佟麟阁的父亲病重,家人多次催促他回北平城内寓所探视,但他认为战事瞬息万变,不能离开部队,是以写信告之家人:“大敌当前,此移孝作忠之时,我不能亲奉汤药,请代为之。”不久,在与日军的交战中,佟麟阁腿部和头部先后中弹,壮烈牺牲,时年45岁。

与佟麟阁同一天殉国的还有第二十九军一三二师中将师长赵登禹。面对日军的猛烈进攻,赵登禹率部顽强抵抗。当他受伤后传令兵要将其背下战场时,他却如此说道:“不要管我,军人战死沙场原是本分,没有什么值得悲伤的。北平城里还有我的老母,告诉她老人家,自古忠孝不能两全,她的儿子为国死了,也对得起祖宗!”说罢继续指挥部队。后在突围过程中,他再次被日军机枪射中胸部,当即殉国,时年39岁。

日军攻占北平后,继续南下。国民党与日军在忻口展开了一次会战。国民党陆军中将郝梦龄出任中央兵团总指挥,节制第九、十九、二十一、三十五共四个军,在忻口正面主阵地阻击日军。在开赴战场前,郝梦龄路经武汉,回家与家人话别。临别时,他给儿女们留下了遗嘱,遗嘱中写道:“此次北上抗日,抱定牺牲,万一阵亡,你们要听母亲的教调,孝顺汝祖母老大人。至于你等上学,我个人是没有钱,将来国家战胜,你等可进遗族学校。留于慧英、慧兰、荫楠、荫槐、荫森五儿云。”

在10月10日决战前,郝梦龄又给妻子写下了一份遗嘱,内中有这样的字句:“抱定牺牲决心,不能成功即成仁。”

在决战中,郝梦龄身先士卒,率领官兵与日军展开了血战。后在同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前往某前沿阵地指挥作战时,双双中弹身亡。郝梦龄时年39岁。当时流传着这样一句话:“西战场上三英雄,精忠报国郝刘郑。”(“郑”指郑廷珍,时任独立第五旅长,同一天在南怀化高地中弹牺牲)而郝梦龄是此次战役中,中方殉国的最高级别将领。

不久,历时三个月的淞沪大战也有了结果,日军攻陷上海,首都南京陷入危急状态。隶属第二十三集团军的陆军第二十一军第一四五师在中将师长饶国华的率领下,奉命在安徽军事要冲广德布防,牵制日军。面对优势敌军,饶国华率部坚守城池,奋力拚杀,经过三昼夜激战,予敌大量杀伤,自己伤亡也十分惨重。正在双方战争呈胶着状态之际,所部团长刘儒斋违背军令,擅自后撤,最终导致广德失守,饶国华率余部仅一营兵力被迫退守宣城县十字铺。

饶国华认为对广德失守自己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他遂写下遗书,举枪自尽,时年43岁。遗书中这样写道:“广德地处要冲,余不忍视陷于敌手,故决与城共存亡,上报国家培养之恩与各级长官爱护之意。今后深望我部官兵奋勇杀敌,驱寇出境,还我国魂,完成我未竟之志。”

1937年12月至次年3月,国民党军队与日军在山东邹县、兖州等地展开激战。扼守滕县的为四十一军一二二师中将师长王铭章。面对敌我力量悬殊的严峻形势,王铭章抱定以死报国之决心,他对部下们说:“我们身为军人,牺牲原为天职,现在只有牺牲一切完成任务,虽不剩一兵一卒,亦无怨尤。”

1938年3月16日,面对日军的狂轰滥炸,王铭章率守军三次击退其进攻,并在日军攻入后与其展开了巷战和近距离殊死搏斗,战斗场面异常惨烈,有的连拼得只剩10余人,有的连官兵全部阵亡,而王铭章也中弹殉国。

可以说,滕县守卫战使日军第十师团遭受重创,为徐州一带中国军队的集结赢得了时间,为此后的台儿庄大捷创造了有利条件。徐州会战最高指挥官、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后来曾高度评价说:“若无滕县之苦守,焉有台儿庄大捷?台儿庄之战果,实滕县先烈所造成也!”

而在国民党殉国的高级将领中,以第五十九军军长张自忠的殉国影响最为深远。蒋介石曾在其殉国后如此表达自己的心情:“今强敌未夷,大将先陨,摧我心膂,丧我股肱,岂惟中正一人之私痛,亦我300万将士同胞之所同声痛哭者也。”

在1938年3月的临沂战役中,五十九军与号称“铁军”的日军坂垣师团鏖战7昼夜,日军伤亡3千余人,坂垣羞于败绩,几欲自杀,五十九军也付出了巨大牺牲。在随后的徐州突围、潢川会战、武汉突围、长寿店战役、随枣战役、襄樊会战等战役中,张自忠率部屡克劲敌,捷报频传,多次受到国民政府通令嘉奖,张部被称为“最优部队”,其防区被誉为“模范战场”,张自忠本人也成为日军闻名生畏的抗日名将。由于战功卓著,张自忠于1938年10月升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同年11月起被第五战区任命为右翼兵团总司令,指挥第二十九、三十三两个集团军和一批杂牌军约20万兵力作战,成为一方统帅。

在1940年5月初,在湖北宜城县东渡襄河阻击日军时,张自忠部陷入日军重围,但他率领全体官兵战斗到了最后一人,给予敌军以极大的杀伤。张自忠身中数弹壮烈殉国。

在1941年5月的中条山战役中,担任西正面阵地防御的是中将军长唐淮源率领的第三军。战斗异常激烈,阵地几易其手,但终因后援不继,第三军被迫突围。唐淮源亲率一个团突围,但遭遇日军层层堵截,被困于夏县东部的悬山一带。眼见伤亡惨重,弹尽粮绝,唐淮源自尽殉国,实践了自己不成功即成仁的誓言。

1944年4月,日军纠集4个师团和5个旅团约15万兵力,发起豫中战役,企图通过南北夹攻,打通平汉路,占领洛阳及平汉路以西广大地区。时任第三十六集团军总司令的李家钰主动承担后卫任务,掩护大部队转移。在与日军的交战中,身中数弹殉国。他是抗战期间继张自忠之后殉国的第二位集团军总司令级别的高级将领。

行笔至此,我只恨笔墨无法言表英雄的壮烈,无法言表我内心对英雄的钦佩之情。但我亦深知,无论历史怎样被抹黑,乌云是永远遮不住英雄辉耀天地的光芒的。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