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锯门相逼 夫妻被迫跳楼 妻当场身亡(图)

2019-12-13 21:3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宫凤强和时年7岁的女儿宫宇 。(图片来源:明慧网)

【看中国2019年12月13日讯】锯门声越来越大,楼道里嘈杂声越来越多,门眼看就要被锯开,妻子李艳杰率先握着接起来的床单从六楼顺墙下,丈夫宫凤强也接着下来,大概在四楼处床单突然断裂……

2019年12月7日深夜,北风呼啸,等昏迷的宫凤强苏醒过来时,大概已下半夜,他摸摸身边的妻子,已没有任何生命迹象,极度悲伤的宫凤强,此刻却无法送妻子最后一程……

12月11日,中国大陆知情人士投稿海外中文媒体,揭露这对夫妻遭遇中共迫害、家破人亡的悲惨经历:

公安锯门抓人 妻不幸罹难

12月7日晚上8点多,七台河市总医院东侧一栋老式家属楼内,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李艳杰、宫凤强夫妻二人惊醒,外面公安叫嚷着:“宫凤强,我们知道你们在这里,你们不开门我们也有办法……”

这时,妻子李艳杰想到要通知亲属,但电话、手机信息怎么发送都出不去,她知道外边来人已经带来仪器把她的信号屏蔽掉了。他们听到外边有人去敲对门,对门没有给开门,有人拿起宫凤强的照片对准门镜问道,“你们认识这个人吗?他们是否在这里居住?”不知对方回答了什么,接下来敲门声、脚步声一阵紧似一阵。

居民楼下,警车灯闪烁;楼道里的人在商量打开宫凤强家的门,先是打电话找人开锁,后来又说找公安借工具锯门。一会儿功夫,响起金属门被锯的声音。

已经历过数次绑架和酷刑折磨的宫凤强夫妇,不愿再去面对那些对精神和肉体的凌辱,他们快速地拽下窗帘和被罩床单等,把它们链接到一起从窗台顺下去。

锯门的声音越来越大,楼道里嘈杂声音越来越多,门眼看就要被锯开,妻子李艳杰率先握着接起来的床单从六楼顺下,丈夫宫凤强也接着下来,大概在四楼处床单突然断裂……

12月的北方天寒地冻,北风呼啸,等昏迷的宫凤强苏醒过来时,大概已到零点之后的下半夜,宫凤强摸摸身边的妻子,她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使劲推也不动,呼唤也没有任何回应,摸摸妻子的头,发现她早已没有呼吸。

宫凤强悲痛欲绝,眼看着妻子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被断送,自己却无力回天。

他望着漆黑的夜空,摇摇晃晃地离开了这个令他永远都不愿意回忆的地方,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第二天,12月8日一早,四辆警车和一辆特警车停在李艳杰租住的小区楼下,这时李艳杰的遗体早已被弄走。六楼李艳杰家敞开的窗户被关上,李艳杰家被撬坏的防盗门也被换成了新的。

一切似乎又恢复了宁静,似乎人命关天的大事没有发生过。

中午10分,上李艳杰补习课的学生如往常一样陆续走进这栋楼房,但再也找不到她们的老师。

7日晚上,被折腾了将近一夜的邻居们都在议论纷纷:“这警察半夜逼死人!”“这些警察逼人跳楼!”“现在的警察不干好事。”“别说了……被他们听到会报复的。”

12月9日上午,依兰公安派俩警察来到李艳杰80多岁的父母家中,恐吓二位老人,想套出宫凤强的下落,却只字不提老人的小女儿李艳杰已经被他们逼死的情况。

现在,依兰公安警察还企图找到李艳杰的姐姐和女儿。

目前,李艳杰的家属和她生前的朋友、律师正准备控告参与逼死李艳杰的中共警察。

黑龙江省依兰县达连河镇的李艳杰,现年41岁,丈夫宫凤强现年48岁,夫妻二人因修炼法轮功的缘分走到一起。在中共20年血雨腥风的迫害中,他们无数次地被非法抓捕、关押、酷刑、判刑……

夫妻坚守信仰 屡遭迫害

依兰县达连河镇,这里民风淳朴古色古香,李艳杰的父亲李忠孝是位小学校长,育有三个女儿,李艳杰是最小的一个。聪明好学的李艳杰从小学到大学都是老师眼中品学兼优的好孩子。

1992年,法轮大法从吉林长春传出,很快就传播到了李艳杰读书的佳木斯农校校园,李艳杰被法轮功“真、善、忍”的道理所吸引,走入修炼。

毕业后她回家乡依兰做了一名幼师,李艳杰的勤劳善良很快得到家长们的信赖。

此后,李艳杰遇到了法轮功学员宫凤强,婚后小夫妻生活美满幸福,丈夫在依兰煤矿工作,薪资待遇优厚。

但自1999年720开始,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利用手中的权利,军、警、特务、媒体齐上,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二次文革式运动,发动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灭绝式的迫害打压,依兰县小城也没能幸免。

依兰公检法人员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对李艳杰、宫凤强夫妇不遗余力地打压,抓捕、酷刑折磨,由于依兰公安“610”人员株连式的迫害,工作单位不敢继续聘用宫凤强,丈夫被迫失业。李艳杰也被迫离开幼师工作。

2000年8月12日晚9点多,李艳杰刚生下女儿10天左右,坐月子时,公安又来抄家抓人,丈夫宫凤强眼睁睁地看着虚弱的妻子和刚出生的女儿,自己却被依兰公安非法抓捕。

就是这样,公安也不肯放过这对夫妻,抄家之后,又派人24小时住在李艳杰的家里监控她们。

等宫凤强从牢狱回来后,为了维持生计,李艳杰做起了冷面厂的生意,由于李艳杰待人诚恳,从不短斤少两,冷面厂的生意很快红火。

但江泽民“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迫害政策逐步升级,宫凤强夫妇又在多次抓捕中受尽酷刑折磨,为躲避迫害,冷面厂被迫关门。

夫妻二人从此颠沛流离,流落到延寿县自谋生路。

李艳杰后来学会了开出租车。她曾在出租车里拾到现金手机等贵重物品返还失主,失主为答谢她拾金不昧,给出租公司送锦旗表扬信等,却被依兰国保发现,到延寿县追捕,夫妻俩再次过上了流浪的生活。

丈夫被酷刑 遭判5年

2006年12月12号,宫凤强遭方正林业局公安局警察绑架,在关押期间,警察多次将他打昏,再用冷水泼醒继续折磨。

在依兰第一看守所,宫凤强遭受了“凉水滴头顶”等各种酷刑,致使他精神失常:不说话,不吃饭,神志不清,记忆力丧失。

家属要求狱方进行鉴定和救治被拒绝。警察说:根据中央的命令,针对法轮功可以不依法办事,怎么处理都行,就是快要死了也不能放人。

之后当局将宫凤强非法判刑5年,关押在佳木斯市莲江口监狱,酷刑迫害下,宫凤强生命垂危。

监狱怕出人命,为推卸责任,把没有任何生还希望的宫凤强办理保外就医扔回家,但奄奄一息的宫凤强最后奇迹般地活了下来。

经历多次变故后,流落到七台河市的李艳杰以给中学生补课维持生计,平时成绩平平的学生,经李艳杰的悉心补课后,很快就成为班级里成绩领先者,家长们为感谢她,在手机微信里互相转告!

而丈夫宫凤强只得隐姓埋名打些临时工赚些小钱。

宫凤强的女儿宫宇经拿着爸爸妈妈的照片哭泣。一次孩子写道:“等爸爸回来了,我送给爸爸一个杯子,杯子里装的都是我的泪水。爸爸、妈妈快点回来吧!我现在很听话,很听话。”

“这是什么世道?爸妈只因炼法轮功,我失去了一个温暖的家…….。”

如今,宫宇永远的失去了妈妈。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