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建奎“编辑婴儿”手稿曝光 8位作者南科大“消失”(图)

2019-12-08 07:42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贺建奎
贺建奎(图片来源: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2月8日讯】世界首例免疫爱滋病基因编辑婴儿降生一年后,《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于今年11月公开了一份未经出版的手稿摘录。该手稿是由主导“基因编辑”实验的原南方科技大学副教授贺建奎所写,此外还有其他7名来自南方科技大学的学者。但诡异的是,这8人目前通通在南科大“消失”。

去年11月26日,贺建奎对外声称,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婴儿已在深圳诞生。这对双胞胎的一个基因经过修改,使她们出生后即可天然抵抗爱滋病。

但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财经》杂志报导,今年11月3日,海外《麻省理工科技评论》(MIT Technology Review)公开了一份题为<基因编辑HIV 抗性双胞胎>(Birth of Twins After Genome Editing for HIV Resistance)的手稿,此外还有第二份手稿,讨论人类和动物胚胎的实验室研究。

手稿的部分摘要显示,研究小组已成功复制了一种名为 CCR5 的基因突变,天生携带这种变异基因的少数人群,对爱滋病毒(HIV)具有免疫能力。

然而,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创新基因组学研究所基因组编辑科学家Fyodor Urnov在看完手稿后指出,手稿中没有任何证据说明经过编辑的 CCR5 基因,能够保护细胞避免 HIV 感染。

8位作者去向成谜

手稿中的数据还显示,贺建奎曾于2018年11月下旬编辑了这两份论文草稿,看起来与他最初提交出版的内容相同,他曾将手稿投给权威学术期刊《自然》(Nature) 和《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 ,但相关内容经审议后没有发表。

报导指出,贺建奎的手稿共注明10位作者,其中一位是爱滋病互助平台的负责人“Hua Bai”。白桦2011年5月在北京创建“白桦林全国联盟”,据称这是一家爱滋病感染者互助平台。

公开资料显示,“白桦林全国联盟”是一个基于QQ群的网络平台,主要工作包括HIV感染者心理支持与关爱及抗病毒治疗、生育及药物阻断、HIV合并性病及肛肠类疾病等技术支持。

2019年12月5日,曾有大陆媒体向“白桦林全国联盟”询问“基因编辑”一事,但遭拒绝回应。

此外,包括贺建奎在内的8名作者都来自南方科技大学。贺建奎曾任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副教授,2019年1月该校解除与贺建奎的劳动合同关系。

报导指称,目前南方科技大学生物系页面已无法找到上述8位作者的教职信息或姓名。

今年1月21日新华社报导,“基因编辑婴儿事件”调查组有关负责人表示,对贺建奎及涉事人员和机构将会严肃处理,涉嫌犯罪的将移交公安机关处理。此后,贺建奎事件进展未再公开披露。

贺建奎夫妻背景遭起底

公开资料显示,贺建奎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近代物理系毕业后,于2007年赴美国德州侯斯顿的莱斯大学深造,并活跃于当地华人社区。贺建奎曾选为莱斯大学中国学生会主席,还代表过侯斯顿地区中国留学生参加国庆升旗仪式。

至于贺建奎妻子来头也不小。她曾于美国加州政府供职,其后在贺建奎的职业生涯中担当重要角色。

贺建奎妻子曾艳是德州南方大学硕士生,与贺建奎是同乡。曾艳在湖南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前往海外,毕业后在美国加州政府交通部工作,据称她是一位交通研究专家。

贺建奎与曾艳2010年12月举行婚礼后,同妻子一起留在加州工作,并接受邀请到史丹福大学成为博士后研究员。

《深圳商报》报导,贺建奎在2012年回到中国任教深圳南方科技大学后,便有自主研发测序仪的想法,后来他创办了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不过,查询工商信息发现,这家公司已于2019年7月17日更名为“深圳市真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公司的工商信息中已无贺建奎踪影。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贺建奎目前有8家相关企业,他担任股东、董事的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目前已注销,其余7家仍存续或在业。

《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还披露,贺建奎是中国“千人计划”(Thousand Talents Plan)回国成员。

专家:赤裸裸的谎言

针对上述《麻省理工学院科技评论》公布的贺建奎“手稿”,多名专家看后惊讶表示,这一实验的研究人员在尚未完全清楚“基因编辑”可能带来的影响前,竟开始进行胚胎编辑。

斯坦福大学法学教授 Hank Greely直言,“我不认为贺建奎会是个诚实的人”。这项实验的方法是,以CRISPR-Cas9基因编辑技术,敲除体外受精卵中的CCR5基因,从而使婴儿自然免疫HIV。贺建奎的这项实验到底有没有起到免疫HIV的作用,不禁引人质疑。

这篇“手稿”中写到,研究团队成功地复制了 CCR5 的基因突变。天生携带这种变异基因的少数人群对 HIV 具有免疫能力。但文中的数据却远远不足,也就是说,研究团队实际上并没有复制已知的突变,而是创造了新的突变,而新突变不一定能对 HIV 产生抵抗力。根据文中的说法,他们也从来没有检查过这点。

手稿中描述,研究人员从试管受精胚胎中取出一些细胞观察DNA,发现敲除 CCR5 的“基因编辑”确实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

尽管科学家期望通过编辑使基因获得 HIV 抗性,但他们没法确定这一目标是否达成。因为基因编辑虽然和天生携带的 CCR5 基因突变相似,但并不完全相同。

此外,只有一个胚胎编辑了 CCR5 基因的两个拷贝(分别来自父母); 另一个只编辑了一个拷贝,充其量只有部分 HIV 抗性。

“手稿客观上证实,该基因编辑实际是失败的,所谓的成功并不存在。”四川大学人权法律研究中心贾平研究员分析,如果此手稿为真,所谓披露的数据显示,贺的团队甚至没有弄清楚这项HIV免疫技术是否有效,也没有在实验室先行进行相同的编辑测试。另外,该基因编辑中的一个胚胎只编辑了一个拷贝,只具备部分HIV抗性,因此不可能让婴儿免疫爱滋病。

不仅如此,基因编辑还存在“脱靶现象”。中国科学院干细胞与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王宇指出,当基因编辑婴儿诞生的消息传出时,科研人员就已在担忧“脱靶”问题,因为基因编辑有可能会打偏,干扰到其他基因,而这会带来无法确定的后果。

如今,贺建奎“手稿”的结论公布,令研究人员的担忧成真。

Fyodor Urnov说,这种歪曲实际数据的行为“简直是赤裸裸的谎言”。从技术上来讲,如果不对每个细胞进行检查,就不能确定一个经过编辑的胚胎是否存在脱靶情况。这是整个胚胎编辑领域的关键问题,然而作者们却把它掩盖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