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张果给皇帝演示神术 起死回生玄妙无比(图)

2019-11-25 08:3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张果屡次表演仙术,不可胜记。
张果屡次表演仙术,不可胜记。(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太平广记中记载了一个玄妙有趣的故事,兹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八仙中的张果,是个非常神奇的人物,平生有很多神迹。他原名张果,隐居于恒州的条山,当时人传说他有长生的秘术。老一辈人说:“我们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见到他,他就自称已数百岁了。”

唐太宗、唐高宗屡次征聘,他都不肯前往。后来,武则天召他出山,他走到“妒女庙”前,假装病死。当时正是盛暑,须臾之间,尸首就臭烂生蛆了。官吏报告给武则天,都认为他确实死了,可是,后来又有人在恒州的山中见到他。

张果经常骑着一头白驴,日行数万里。停下时就把驴折叠起来,只像纸一样厚薄,放在箱中;要乘坐时,用水一喷,就又变成驴子了。

开元二十三年,玄宗皇帝派遣通事舍人裴晤,乘驿车到恒州迎接他进京。张果对着裴晤,当时就气绝而死了。裴晤便焚香禀请,宣叙天子求道的诚意,过了一会儿,张果才渐渐苏醒。裴晤不敢逼他上路,就驰还上奏。玄宗便命中书舍人徐峤,携来圣旨相迎。

张果随着徐峤,来到东都洛阳,被安置在集贤院居住,然后乘着小轿入宫,备受礼敬。玄宗便对他说:“先生是得道之人,为什么头发牙齿却如此衰老呢?”

张果说:“到了衰朽之年,没有道术可挽救,只得如此,这真让人感到羞耻。现在如果全都除掉,不是更好一些吗?”便当着玄宗的面,拔去头发,敲落牙齿,流血满口,玄宗很是吃惊,对他说:“先生还是回去休息一下,等一会儿再谈吧。”过了不久,再召张果,他已经是乌黑的头发,雪白的牙齿,胜过壮年之人了。

有一天,秘书监王迥质、太常少卿萧华,一齐拜访张果。当时玄宗正想把公主嫁给张果,却没有告诉他。

这时,张果忽然笑着对王、萧二人说:“娶妻而得公主,这实在太可怕了!”王迥质和萧华互相看看,不知张果是什么意思。

不一会儿,宫中派来使者,对张果说:“皇上认为玉真公主早年好道,想下嫁给先生。”张果大笑,到底不肯接受诏命,王、萧二人这才明白他刚才的话。

当时公卿大臣有很多前去求见,有的问以方外神仙之事,张果都以诡词相答。他常说:“我是尧时丙子年生人。”当时谁也无法判定真假。他还说:“我在尧时担任侍中,善于胎息之术,可以连日不吃饭,吃饭时只饮美酒和三粒黄丸。”

玄宗留他在内殿,赐他喝酒。他推辞说:“山臣饮酒不过二升。我有一个弟子,可饮一斗。”玄宗听了很高兴,让他召来。

不一会儿,有个小道士,从殿檐上飞下,大约十六七岁,姿容俊俏,风度清雅,谒见玄宗,言辞清爽,礼貌周至。

玄宗命他坐下,张果说:“弟子经常在旁侍立,不宜赐坐。”玄宗看看更喜欢了,便赐给小道士酒。小道士喝了有一斗了,也不推辞。张果推辞道:“不能再赐饮了,过度必有失误,要让圣上笑话了。”可是,玄宗还是逼小道士再喝。

这时,那酒忽然从他头顶涌出,戴的道冠落到地上,变成一只酒壶盖。玄宗和嫔妃都不禁惊笑,再看小道士,已经不见了,只有一只金酒壶在地,把里面的酒倒出来,正是一斗酒,仔细验看:原来是集贤院的酒壶。张果屡次表演仙术,不可胜记。

有个叫师夜光的人,善于视鬼。玄宗曾召张果坐在面前,吩咐师夜光来看。师夜光到驾前奏道:“不知张果在哪里,我很愿察看察看。”其实张果早就坐在驾前,可是师夜光始终看不见他。

还有个叫邢和璞的,有占算之术,每次测人,就把算筹,排列于面前,不用多久,就能详知那人的姓名籍贯、善恶天寿。他前后所测的人数以千计,都能精确到细微之处。玄宗很早就对此感到神奇了。可是等邢和璞测算张果,则运算很久,神气沮丧,始终测不出他的年岁。

玄宗对大宦官高力士说:“我听说那些神仙,严寒燠热都不能伤害他的身体,外界之物不能影响他的内心。如今这张果,善于测命的人推究不出他的年龄,精于视鬼的人,看不出他的形状,神仙倏忽不定,莫非真有那么回事吗?可是我听说,喝了‘谨斟’的人要被毒死,如果不是仙人,就必然身体腐烂,可以试着让他喝喝。”

正好天降大雪,寒冷之极,玄宗就命人把“谨斟”,赐给张果喝。张果举杯就饮,连尽三杯,面色醺然如醉,扭头对旁边的人说:“这酒的味道不怎么好。”便躺卧睡去。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他才睡醒,忽然拿起镜子看自己的牙齿,都变得焦黑。他立刻命侍童取来铁如意,把口中的牙齿敲得一只不剩,随手就收进衣袋中。然后他缓缓解开衣服,取出一帖微红光莹的膏药,敷在牙床中,接着就又睡去了。过了很久,他一觉醒来,再取镜自照,牙齿已经又长了出来,坚然洁白,更胜于前。

玄宗这才相信他的灵异,对高力士说:“他莫非是真的仙人吗?便下诏道:“恒州张果先生,是神游方外的仙人,行迹高妙,心入窃冥。久混迹于尘世,应召赴阙。其生辰甲子难于测料,而自称为羲皇以上之人。问以大道要旨,他领会高深。今将行朝见之礼,特降宠命,可授以‘银青光禄大夫’,并赐号‘通玄先生’。”

过了不久,玄宗到咸阳狩猎,捉获一头大鹿,与平常的鹿稍有不同。厨师正要杀了做馔,张果见了,说:“这是仙鹿,已满千岁。往昔汉武帝元狩五年,我曾为侍从,武帝畋猎于上林苑。当时活捉此鹿,接着就把它放掉了。”

玄宗说:“鹿有很多,时代变迁,那只鹿难道不会被打猎的猎获吗?”张果说:“汉武帝放掉那鹿的时候,曾用铜牌挂在左角之下,作为标记。”玄宗命人察验,果然有个二寸左右的小铜牌,只是上面的文字已经模糊了。

玄宗又对张果说:“元狩是何甲子?到现在有多少年了?”张果说:“那年是癸亥年,武帝刚开始挖昆明池。今年是甲戍年,已经过了八百五十二年了。”玄宗命太史检校年历,毫无差谬,他更觉得神奇了。

当时还有个道士叶法善,也会很多法术。玄宗问他:“张果是什么人?”叶法善答道:“臣知道,但是臣说完就要死掉,所以不敢说。如果陛下肯免冠赤足救臣,臣就能够复活。”玄宗应允了他。

叶法善说:“他是混沌初分时的白蝙蝠精。”说罢,他七窍流血,僵仆于地。玄宗赶快来到张果那里,免冠赤足,自称有罪。

张果缓缓说道:“这小儿,多有口孽,如果不惩罚他,恐怕要败坏天地间的事。”玄宗又哀求了很久,张果便用水喷叶法善的脸,叶法善登时复活。

后来张果屡次陈述自己老病,请求回恒州。玄宗降诏用驿车把他送回恒州。天宝初年,玄宗又派使者征召,张果听说,忽然身亡,弟子把他葬殓了。后来再打开棺材,却只是一个空棺而已。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