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前高官发布报告 揭毒疫苗残害成千上万儿童(图)

2019-11-12 09:20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疫苗
中国卫生部前官员陈秉中(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19年11月12日讯】周一(11日)中国卫生部前官高陈秉中发布报告,痛揭“中国毒疫苗”黑幕并批当局打压维权者。他呼吁中共当局参照美国做法,立法和成立监管机构并对直接当事人追责等。曾代理毒疫苗案件的维权律师认为,中共当局不解决出现的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导致中国毒疫苗悲剧一再重演。

周一(11日),中国卫生部前高官、原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发布民间报告,痛揭“中国毒疫苗”氾滥导致成千上万的儿童致残致死黑幕,斥中共当局掩盖和包庇罪恶,打压毒疫苗维权人士及律师。他呼吁参照美国做法,成立“疫苗法庭”,将从中央到地方的责任人推向审判台。

报告开篇指出,10年前山东和山西发生毒疫苗事件,由于中央包庇而氾滥成灾,中国卫健委官员却不断推卸责任,早在今年两会,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在新闻发布会上宣称“中国疫苗是世界上最好的疫苗之一”、“一定要把疫苗和疫苗问题区分开”等,陈秉中斥其罔顾事实,以此掩盖毒疫苗氾滥和由此导致成千上万孩子致残致死真相。

报告中列举了2007年爆发的山西疫苗案、2016年山东非法经营疫苗案、2018年长春长生假疫苗案,在几宗标志性的案件中,无一例外的出现了疫苗生产和经营者与卫生部门利益输送和腐败交易的情况,疫苗成了商人和腐败官员的摇钱树,导致大批劣质而高价的疫苗流向百姓。而揭露黑幕的记者王克勤、体制内良心人士山西省原疾控中心信息科长陈涛安皆遭当局报复和打压。

报告中还直指两位“疫苗沙皇”——中国国家药监局前局长郑筱萸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前副局长吴浈,他们手握重权,不断干预疫苗市场。颇令人思索的是,这些人的落马并未止停更大的疫苗悲剧重演。

陈秉中也在报告中披露卫生主管部门、疾控中心在疫苗采购中的潜规则,比如长春长生制药历来把行贿作为促销手段,仅2017年用于此部分的款项高达5.83亿元。

而就在疫苗企业和官方藉问题疫苗敛财时,是无数儿童和使用者的致死致残,是毒疫苗受害者家属奔走在维权路上,有的家庭甚至成为毒奶粉和毒疫苗的双重受害者。

例如38岁的谭华曾是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2014年因接种假狂犬疫苗后,被多家医院确诊为缺血缺氧性脑病和癫痫等疾病。谭华曾与母亲上访维权却被关黑监狱数百天及被打伤;曾为中国毒疫苗受害者维权的广州律师唐荆陵遭当局报复被判入狱;今年3月,河南毒疫苗致残儿童家长何方美在北京上访时遭捕,其案件将于近日开庭。

陈秉中表示,作为卫生部前官员,他认为自己有责任站出来为受害者说话,而他所做的一切,也是为了避免悲剧重演。

陈秉中也认为,中国政府总是在疫苗丑闻爆发后,掩饰真相,实在无法掩盖时,再象征性惩处一些官员,但从未想到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在报告中提可以参照美国作法,对疫苗管理立法,建立监管机制,成立“疫苗法庭”等。

受害者儿童家长何方美的丈夫李新认为,中国根本没有从核心上解决这个问题,而是不断打压维权者。

曾遭中共当局打压入狱的维权律师唐荆陵早年间也曾为中国毒疫苗受害者提供法律援助,他认为中国疫苗问题是体制性问题,正是由于当局根本不愿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才导致该问题不断蔓延。

唐荆陵说:中国疫苗发生危险的概率超出了合理的危险范围了,在中国的法庭是得不到调查,也得不到追究的。有关当局不是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尽管我们提出问题是降低整体社会的风险,但是当局仍然把我们包括疫苗受害的家长当作敌人,正是因为当局始终在这方面采取敌对的思维来解决这些社会问题,才造成后来疫苗问题越演越烈。

今年12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将正式实施,陈秉中的这份民间报告无疑在此前投下重磅炸弹,再让公众聚焦中国毒疫苗黑幕。现年87岁的陈秉中在报告的最后坦言,不惧因言获罪,能言敢言,才对得起祖国花朵和不负医者仁心的道义。

 

 

(文章略删减)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