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周梓乐案 见死不救的没事 救人的却面临处分(图)

2019-11-11 14:1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港生坠楼
22岁的香港科大二年级学生周梓乐在停车场“坠楼”受伤后送医不治,有网友在脸书上讲述消防高层的处置,令人相当震惊。(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11月11日讯】香港科大学生周梓乐3日晚上在将军澳参加反送中示威,4日凌晨被发现了“坠楼”受伤,估计是从尚德邨停车场3楼坠下至2楼;送医急救之后,8日上午因伤势严重而丧命。有网友在脸书上表示消防高层的处置令人震惊。

周梓乐案 见死不救的没事 救人的却面临处分

该网友表示,当晚大赤沙细抢救车(F2510)在将军澳尚德商场完成处理一级火警个案,且正当消防员返上车途中,有位义务急救员(下称:FA)对大赤沙细抢救车的两名消防员表示需要协助,并用上“救命”两字,急切地希望消防员能提供救援。

很遗憾地,当时大赤沙细抢救车上的一位总队目,向这两名消防员表示不需要理会,随即要求他们上车,并收队离去。

事后,九龙东区高层知悉了该事件,并向该名总队目了解事件。该总队目对高层表示,当时并不知情有人需救援,并认为两名消防员擅自行动以及无即时报告情况。

根据了解,消防高层会就此向两名消防员作出纪律处分。而该见死不救的总队目,既不需要负起任何责任,还捏造事实,作出虚假陈述,与事实不乎,企图令自己置身事外。

连登讨论区曾有人代贴,提及过有关事件(请点此观看)。在此,希望当晚FA或者在场人士,能提供更多资讯,或者当晚直播片段(时间为0100-0115、地点:尚德商场对出的唐明街),免却两名消防员遭受纪律处分。

另外,就11月4日当晚防暴警察是否有阻碍救护车一事,在港警发出声明后,有见习消防队长曾在whatsapp群组,要求其所有下属千万不可对外提及当晚任何救援过程,或者所见所闻,避免消防处和港警声明有出入及将来口供不一致。此举,极其严重影响日后公众知情权,与妨碍司法公正。

前线消防人员处理大型示威活动已面对极之大的压力,再加上近日港警对消防人员极不有善对待,让消防人员救援灭火工作难度大大提升;管理人员若基于维稳需要,将增添前线消防人员更多压力,妨碍灭火以及紧急救援服务,让消防处保护香港市民生命财产之使命荡然无存。

周梓乐相关新闻如下:

“科大学生周梓乐堕楼真相”
科大生伤重不治 行车纪录器戳破港警谎言
首宗反送中运动受伤致死个案 各界促彻查
添马公园悼念周梓乐 与会者高喊港人报仇

网友反馈

“感谢所有消防员、救护员”

“支持消房救护继续坚守冈位!感激你们的付出!”

“救人无罪,见死不救可耻!”

“消防处在831那天已经死了!”

“越高层越深蓝!应该系定律!”

“讲大话的人,需要用一个大话遮盖另一个大话”

“消防高层一而再,再而三将市民对你地既信任殆尽,好快会遭受到报应!”

“我明白每人都有重担,但请各消防员(无论高层、前线)都想清楚你们的初心,不要被权力、金钱影响了公义,做人要有良知,无了就同畜牲一样,只有食同训,无了分办是非、良心,将来香港变成中国,你们唔好后悔唔好先知错!”

黄震遐医生:关于周同学的一些医学考虑

脑科医生黄震遐表示,据当时拍摄的画面,被发现时他是面向地,身体略为向右侧,双手贴在身旁,脚伸直。传媒称,医院发觉他颅底骨及盘骨骨折,头内以及腹腔都出血,但似乎没有其它骨折。一般认为周同学应该是从三楼大约四米高处堕下,但原因则众说纷纭。

医学上,自三米以上高度堕下,近九成死者都有肢体骨折,这是因为如果从高空跳下,通常是脚在下,先触地。如果是跌下或潜水式往下,就本能会伸出双臂,上肢触地先。当然若神智不清或昏迷,则可能平卧跌下,肢体完全无作出保护性的动作。

港警的说法是周同学可能以为二楼有平台,因此也误会三楼也有平台,所以跳下。但是如果周同学当时是跳过墙的话,围墙有一米高度,应该不可以原地站立跳过,而需要奔跑跃过去。

为什么周同学会急于如此做,而不是走下楼梯,就耐人寻味。但这样跳的话,虽然他可能失去重心而面向地堕下,却也无理由不本能地伸出双手。因此,应该上肢张开、骨折、或严重瘀伤。

他似乎曾载头盔,会保护面部受伤。但画面看不到头盔在哪。另一方面,如果他失去重心而是莫名其妙地向后跌,后脑和臀部触地先,他便应该在背与后脑处有严重瘀伤。

而且我们就要假设,他触地后,因为冲击而弹起翻侧,导致被发现时变成倒卧面向下。但是四米高度堕下,冲击力是否可以大到可以让他身体弹起翻侧?

栏墙上空看起来并不太宽,所以奔跑跃过的可能性似乎不太高。如果周同学并非迫于某种原因跑跳下而是跨栏墙而下,当然会在跨越时有段时间为臀部在下,但在四米高度堕下时应该会是足够时间让双脚下垂。

此外,跌伤引致盘骨骨折通常是脚落地先,而他的脚却据说没有损伤。跨过栏墙的话,应该有他的手印在墙面上,但记者报导矮墙上满布灰麈,并不像有人碰过。

如果他是倒爬或者倒跨过墙而堕下,那么他当然可以头与臀部先触地。但这样做他必须双手握墙,同样也应该留下手印。而且,这样做,他会觉得双脚没接触不到实地,而爬回三楼。

若以他的身高计,如果他当时倒跌,臀部距离地面也只有三米多一些。造成严重的盘骨损伤的可能性,按医学经验说,应该非常低的。也不太会跌后翻侧。

当然,若周同学当时是神智不清或昏迷,则堕下时并不会呈现保护式的伸手脚重作,甚至为平卧式地堕下。但我们没有更多资料可判断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

医院记录跟解剖都会在死因研究庭上披露。在听取及阅读报告时,大家不妨留意以上所提出的一些关注点。

网友反馈

“先被暴打再被掟下的吧?”

“一定系,所以要阻救援,等佢无机会醒返讲出真相”

“周同学一定是被黑魔警谋杀的!”

“周同学要真相水落石出,才可以叫安息”

責任编辑: 许天乐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