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前那墙倒了 三十年后这城乱了(图)

2019-11-09 07:30 作者:陶杰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1961年的柏林墙(Keystone/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11月9日讯】柏林围墙倒塌三十周年,普天同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只因罗斯福老朽,邱吉尔疲累,在雅尔塔会议,被内心同样虚脱的史达林虚张声势,这才发现将欧洲中分,让赤色铁幕掳走了一半人口。

即使苏联红军先攻入柏林,英美若在最后关头,看见希特勒已经自杀,只须咬一咬牙,这时候,不再需要苏联了,盟军把红军赶回去,英美最多牺牲一万几千军队,但东德不会沦陷。

美国可以一鼓作气,下令收回东德、波兰、捷克,史达林的军队退回苏联,否则十颗原子弹侍候。那时史达林会屈服,就只差这一步。

德国是优秀的国家,一个出过贝多芬、尼采、华格纳、马勒的民族,如何会接受列宁那种下等的思想煽惑?尤其刚经历过纳粹统治,更没有理由。这样一来,半个德国在现代史上竟一度与赤柬的柬埔寨同一等级,简直是西方文明的一大耻辱。

所以东德人不服气。二十年来数以千计的年轻人企图冲越柏林围墙,遭到枪杀——在那个时候,他们在东德政府眼中,也应该算是所谓蟑螂吧,东德有共产党给你安排好的房子,有工作,为何还要这样激进呢。终于,一九八九年,东德人都驾着小汽车一齐逃跑了,遍地的蟑螂,拦也拦不住。

中国一度派出人大委员长乔石,紧急飞去东柏林,会见共党总书记昂纳克,看看中国人民有什么可以帮得上忙的地方。可惜太迟了。

一九八八年,我与一群英国朋友去过东柏林。走过围墙,看见那边的人,面如死灰,毫无笑容,在一座食堂排队。我想起诗人艾略特的“荒原”里的名句:I had not thought death had undone so many。我从来不曾见过,如此庞大的众生为死神所报销。

这时,一个带着眼镜、约70岁、很有知识分子气质的老人,穿着一件灰大衣,突然抬头看着我们。他一言不发,眼神充满愤怒。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们今天沦落为奴隶,你们却像参观动物园一样地旁观,你们在距离之外的赏看,也是对人性的一种犯罪。

我心中打了一个寒颤,移开目光。那一年,香港歌舞升平,但是离一九九七,还不足十载。

不,我只是相信人性,以及在人性之上,基督教文明的神圣。德国、波兰、捷克,再加上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相继都得到了自由,而且成为欧洲大家庭。

三十年过去,我想起在食堂向我凝视的老人,那一舌如苍白的火焰般的目光。

文章由作者陶杰授权转载自苹果日报。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