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秉公办事遭人恨 江泽民盯紧六个人(图)

2019-11-07 13:30 作者:杜导正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朱镕基秉公办事遭人恨,江泽民盯紧六个人。
朱镕基秉公办事遭人恨,江泽民盯紧六个人。(网络图片)

六四事件后,中共逐渐形成以江泽民和李鹏为首的江李体制。由于这一代领导人没有毛泽东邓小平等人的战功和威望,而邓小平年事已高身体状况愈加不好,江泽民李鹏需要独挑大梁,维系已获得的权力。被软禁的赵紫阳曾对探望自己的杜导正说,“江、李盯着六个人。台上三个:乔石、李瑞环、田纪云;台下三个:万里、杨尚昆、赵紫阳。反正我实际上处于软禁地位。身边都是他们的人,只有我的家属是我的人。”

1994年1月1日(星期六)

上午9时40分,杜星垣、萧洪达夫妇、锡华夫妇、我与老伴分乘两车去赵处,顺利进入赵家内院,赵与夫人梁伯琪从北屋迈出。赵面色红润,似消瘦了些,戴眼镜,着米色夹克衫。这北屋装修成客厅兼着球场,球桌,桌腿粗黑,比(雍)文涛的漂亮。坐定后,先由洪达交他一手抄件,内容为军委会上江泽民口念的一段小平的插话。大意:一、世界新的战略格局尚未形成,两极变为多极,中国至少为一极;二、强权国家侵略第三世界,但主要进攻社会主义国家;三、海湾战争事件后,美国得分并不多,如今法国与日本都敢向美国说“不”字;四、中国在国际问题上、社会主义问题上,我们现在要糊涂十年,趁机集中力量,将我国内事情做好,达到小康水平。达到小康水平了,什么事好办了;五、所以目前中国要忍,忍受几年。

杜星垣向赵、向我们几个谈了国内几件大事:一、国内物价因一系列改革措施将出台,使居民心里紧张,盲目抢购,抢购粮油,抢购家电,抢购黄金手饰,此风在中小城市最热,北京上海好些;二、明年基建投资数压不下来,又引进一百五十亿美元,折人民币一千五百亿元。国有经济不好,所以明年物价预计增长10%打不住;三、江泽民目前不抓具体的,最棘手的问题交朱镕基抓。朱敢抓,但得罪了下面省市与中央部门,而邓小平处并不十分支持,真是腹背受敌,很难搞。所以朱镕基说,我要不行,我愿辞职;四、李鹏身体不行。

赵说,一个农民问题,一个物价问题,甚尖锐,未深谈。

我送赵一精致的1994年挂历。

1994年3月2日(星期三)

下午,读给赵紫阳从港购来的《顾准笔记》,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将我吸引住了。

1994年4月14日(星期四)

洪达前日来电话说,赵回京了,过几天去拜访他。

昨日中午我回家,老伴说,锡华来电话说,赵约你与锡华明日上午到赵处见他。晚上落实,锡华说,是赵秘书来三次电话催办的。

今日晨9时近30分才赶到赵处,路上堵车厉害。赵书房门已斜开,知赵在,锡华与我进去,坐两只大沙发上。赵坐单人沙发,穿一件白帆布夹克。我两个多月不见他了,先自然十分关心他的健康。所以握手后,我坐定,便细细观察他的脸色,他头发白了,疏了,但面色红润有光泽。他先说,我先去贵阳后去四川,生活待遇很高、很周到,与在位时差不多,但不让我接触社会。四川,一些熟人来了,司机来了,很热情。

以后回北京听四川一位书记来说,对他(赵)热了不好,但四川照样热。锡华与我谈了他离京后近三个月听到看到的情况,赵最后概括了几条:

一、目前我党我国存在农村问题、价格问题、大中型企业问题、腐败问题、社会治安等五方面问题;二、现在中央采取的治理这五方面问题的措施,从根本上说,一个也解决不了;三、为什么?根本问题是邓小平同志思路上,经济上放开,搞自由、开放,政治上搞集权,这两者不协调。如此,干部、官员权力不受制约,腐败问题解决不了,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四、怎么办?拖,但越拖越严重。只一个朱镕基想秉公解决问题,大家恨他,出了事,没有人保他;五、邓的健康状况,是国家绝对机密,连江泽民恐亦不知。1988年,邓去上海,路上休克,谁都不知。现在有关邓的健康,他家的人说法口径一致:好,能散步,想1997年去香港看看,实况大家不知;六、薄一波与陈云不一样。陈确是自己的一种主张、一种见解,以为邓的路线右了。薄呢,左右逢源。他的主张与陈云一致,与陈不深交,但见风使舵。他的话不可信。

赵还说,我国不解决改革不配套这个根本问题,必表现为目前这种改革上的进进退退,如价格改革刚放开,老百姓一叫,退回去。用行政手段控制二十三种物价。

领导人现在为什么说话、写文章尽说空话?是不得不为。都争取给地方、给人民一种好形象、好感,所以谁也不得罪,到处说奉承话,目的是拉选票。

在闲聊中,赵还说,收藏中国画,做画的生意,不只可保值,还能增值,值得投资。未来亚洲是世界经济、文化热点,中国画必受青睐无疑。

谈后照相,我与锡华12时回家。

1994年7月9日(星期六)

上午,依约,赵来洪达家坐,与雍文涛、杜星垣、洪达、锡华与我聊天。说了一通茶学,转入正题。赵说,我形成一个新的看法:邓谢世后,江、李体制,为维持已得到的权力,必政治上加强控制。经济上呢,邓在,这一套改革开放方针、政策不会变,怕邓说话,不敢变;但邓走后,不一定由于主观上的看法,而是那时,经济改革、政治停滞带来的负面问题,更集中性地爆发,老干部、老工人有意见,将抱怨归到改革开放路线上,于是在困难面前,渐渐地,不由自主地,从改革开放路线上后退,退回到集中的有计划的体制上去。十几年的改革开放,便停滞了,不强调了,退回去了。

赵说,现在,领导人不是不想改革开放,但改革开放风险大,问题也很多。没有这个魄力,不敢决断。赵说,说来说去,是政治体制改革没有适时跟上。我们原先又是社会高度集中型体制,与南朝鲜、台湾、新加坡不同,高度集中型经济转到市场经济,政治体制改革跟不上,漏洞很多,必定产生权钱交易,这是一种官僚资本。官僚与官僚有关的人,利用官僚手中权力,取得优惠,取得优势,可以发财,可以暴富。

赵说,资本主义国家,那些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大家可以说话,可以对执政者品头论足,执政者天天处在公民监督之下,有人说,资本主义是在批评、漫骂中发展。

赵说,我反正在他们手中捏着,倒安全些。他们要考虑舆论。我不想那么多了!

屋内燥热难挨!锡华说,国内外都盯着邓的生命。我说,中国这种政治体制下,国家的领袖,决定着国家的安全。赵说,邓天天说,国家不要太看重我个人的作用,实际非也。杜星垣说,邓的身体我看过不了今年,国内如此情况,大家都看着呢!等着呢!

下午7时1分,听中央电视台新闻,宣布金日成昨日晨2时突发心脏病逝世。我以为他建国有功,但建设路线错误。对我国有沙文主义情绪。他今年82岁。邓小平看来过不了今年了!

赵说,江、李盯着六个人。台上三个:乔石、李瑞环、田纪云;台下三个:万里、杨尚昆、赵紫阳。赵说,反正我实际上处于软禁地位。身边都是他们的人,只有我的家属是我的人。说话时无奈的样子。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