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高于利益 敢于对北京说不的布拉格市长(组图)

2019-10-31 07:5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布拉格
捷克首都布拉格(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9年10月31日讯】(看中国记者路克编译)如果是往常,布拉格市政厅会忙于讨论有关升级这座有百年历史城市的鹅卵石街道或下水道系统。但是本月,市政府的议员们一直在辩论一个有关中国的话题及其解决方法。

近几个月来,一个决定让现年38岁的布拉格市长贺瑞普(Hrib)一直处于风口浪尖。

2016年,在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对捷克进行国事访问的一个月前,布拉格的前任政府批准了布拉格与北京的姐妹城市关系,其中包括布拉格承诺坚持“一个中国”原则。

在将近三年后,经过了市政换届,曾在台湾担任过医疗实习生的贺瑞普在去年11月成为布拉格新任市长,上任以后他开始呼吁从协议中剔除“一个中国”的语句。他说:“姐妹城市协议不应包括与城市关系无关的事物。”

针对他的这番讲话,北京迅速采取了报复,取消了布拉格爱乐乐团计划在中国进行的14个城市秋季巡回演出。为了中国巡回演出,布拉格爱乐乐团花费了两年半的准备时间,乐团损失了近20万美元。

本月,北京与布拉格先后宣布终止了姐妹城市关系。

贺瑞普告诉NPR新闻:“很明显,北京方面唯一关注的是他们的宣传,而不是我们感兴趣的政治或文化交流。”

布拉格市长贺瑞普(左)
布拉格市长贺瑞普(左)(图片来源:wikimedia/公用领域)

姊妹城市关系的终止只是中国政府的一系列事件中的一个。布拉格的中国问题专家马丁・哈拉说:“这种抵制(北京的)情绪正在慢慢酝酿。人们真的感到受骗了……与中国有关的许多事情都是由当地参与者推动的。”

哈拉注意到一家在中国拥有大量股份的捷克公司PPF集团,这是一家私人控股的金融和投资集团,资产总值超过400亿美元。它的创始人彼得・凯尔纳(Petr Kellner)是欧洲最富有的人之一,身家约为150亿美元。PPF的贷款部门Home Credit已成为中国顶级的外国贷方之一,专门为信用记录很少或没有信用的个人提供贷款。

哈拉说,当Home Credit于2007年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时,北京阐明了贷方进入其市场的条件。哈拉说:“据Home Credit声称,他们立即被中方告知,除非中国与捷克共和国之间的关系改善,否则Home Credit别想在中国开展业务。”

因此,PPF雇用了前捷克总统泽曼,泽曼将捷克之前的反共外交政策转变为亲中国政策,并于2014年出访北京,PPF甚至提供私人飞机将他接回布拉格。

多年以来,捷克共和国一直与北京保持距离。它的第一任总统瓦茨拉夫・哈维尔支持达赖喇嘛和中国持不同政见者的事业。但是,当民粹主义者泽曼在2013年上任时,情况发生了变化。

泽曼宣称布拉格将成为“中国通往欧洲的门户”,并邀请习近平进行国事访问,并任命中国一家能源公司华信能源(CEFC)的首席执行官为荣誉顾问。

但是四年后,华新能源公司突然破产。该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失踪了,其非营利部门的负责人在美国联邦法院裁定他犯有贿赂非洲国家元首的罪行后,在纽约入狱。

与此同时,PPF继续蓬勃发展。总部位于布拉格的《记者》杂志的财经记者Jiri Sticky说:“现在,PPF是捷克共和国最富有的私营公司。”PPF公司的贷款部门Home Credit现在在中国有150亿美元的业务。

当Home Credit要赞助捷克最负盛名的学术机构查尔斯大学(Charles University)时,其提出的条件就是这所大学必须制止对中国的批评。查尔斯大学是许多有影响力的,对中国持批评观点的专家学者的家园,其中包括哈拉(Hala)和他的组织西诺普斯(Sinopsis),后者审查并揭露了捷克政府与北京的可疑交易。

在了解到Home Credit赞助的要求后,该校的学生、教职员工和当地媒体狠狠的抨击了大学领导层出售其学术自由,以取悦在中国有商业利益的赞助商。这迫使校长托马斯・兹马(Tomas Zima)公开道歉,他说:“我低估了对此的反应。我从没想过这会威胁到我们的学术自由,研究自由和教学自由。”

哈拉表示,所有这些都给捷克人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他说:“在一个民主国家,会有不同的声音,人们有不同的见解,而中国则不喜欢这种声音。”

当NPR询问布拉格市长贺瑞普是否担心中国政府可能将其成数以万计的游客限制在这座城市之外时,贺瑞普摇了摇头。

他说:“中国游客不在这里停留很长时间,他们在使用自己的中国旅行社,而他们基本上不是我们要关注的游客。”此外,贺瑞普表示,任何在夏季高峰期曾去过布拉格的人都知道这座城市已有太多的游客。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