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篡政七十年凸显末日疯狂(图)

2019-10-11 00:30 作者:高文谦 桌面版 正體 5
    小字

中共建政70周年阅兵,游行队伍抬着习像。
中共建政70周年阅兵,游行队伍抬着习像。(图片来源: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中共建政70周年的阅兵庆典活动终于收场了。作为中共党魁的习近平可以松一口气了,总算打破了一直纠缠中共的罗素魔咒,躲过了极权统治70年大限这一劫。这次阅兵庆典活动不惜血本,极尽铺排奢华之能事,但在表面风光的背后,显露出极度不自信,把一件本应普天同庆的喜事办成丧事,如临大敌,像防贼一样折腾老百姓,无所不用其极。这正是中共建政七十年奴役国人,残民以逞的真实写照。

中共建政70年可以大体分为毛时代、邓时代和现在的习时代(江泽民、胡锦涛两个时期可算做邓时代的延伸)。毛、邓、习三个时代各有特点,又有其传承和演变的轨迹。毛是中国一党独裁体制的建立者,把整个中国变成一个共产主义乌托邦的试验场,那是一个暴力、狂热、贫穷和血腥的时代。邓小平面对文革的烂摊子,为了挽救社会主义,卷旗不倒旗,实行只求经济发展,拒绝政治改革的治国模式,通过改革开放和六四镇压,再造共产党,在经济腾飞的同时,留下一个物欲横流、国在山河破的权贵资本主义的遗产。

习近平上台时,邓时代开启的中国特色新极权模式已经走不下去了,造成的问题并不比解决的问题少——举国上下贪腐成风,权力寻租大行其道,社会贫富悬殊,民众怨声载道。毛的文革和邓的“跛脚鸭”式改革,一左一右,共同释放出来的人性恶,摧毁了中国社会的生态环境。习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路是顺应历史潮流和时代人心,向普世文明靠拢,推动政治改革,解决邓时代遗留下来的问题,另一条路是坚持一党独裁,拒绝还政于民,开历史倒车,回归毛时代来解决邓时代的问题。作为红二代的习选择的是后者。舆论多归于他的文化程度低和智商不高,其实更准确地说是因为红二代是喝党文化的狼奶长大,是疯狂时代的畸形儿,毛是他们共同的精神教父,有强烈的红色江山意识。

习近平上台前看到了中共面临的危机。作为红色江山的传人,他不愿当末代亡党之君,以守护红色江山为己任,用习自己的话来说是:要接好这个班,扛好这个旗,守住共产党的家业。这是解读习上台后所作所为的出发点。习上台之初以反腐开局,站稳脚后,本应顺应历史潮流和人心,摒弃邓片面改革的模式,推动社会转型,从而确立自己的历史地位。可惜的是,为了守护红色江山,他选择的是全面开历史倒车,重新把毛抬出来,作为镇国之器,以强势手段对付内外危机,末路狂奔,现在已经走入死胡同,无法再回头了。

西谚云:上帝要谁灭亡,必先令其疯狂。这正是中国现状的写照。习上台前在墨西哥那番“不折腾”的谈话,不幸竟在中国应验。在他的治下,全国上下大搞个人崇拜,取消任期制,封杀一切异议声音,强拆教堂,在新疆扩建集中营,加强封网,实行“高科技极权主义”进行社会控制,在香港普选问题上出尔反尔。此外,各地官员为了讨好习的好大喜功,用各种名目折腾中国老百姓,朝令夕改,直追毛时代,如驱逐低端人口,强拆扒坟,煤改气,厕所革命,拆商店招牌,直到这次国庆阅兵庆典,全北京城戒严,上厕所实名制,临街的窗户要贴反光纸,不许出家门,甚至不让待在自己的家里等等,凸显末日疯狂。

习近平现在大权在握,党内一时无人敢挑战他。但他的问题是缺乏人心,在治国方面的无能越来越暴露出来,无法让人心服,这是他的致命伤。这次劳民伤财大搞阅兵庆典,向世人炫耀武力,并不是他权位稳固的表现,而恰恰相反,是他自知不能服众,想震慑党内反对势力,对外炫耀军事实力,彰显称霸全球的雄心。大阅兵是法西斯国家崇尚的美学,当年希特勒,现在金三胖都好这一口,现在习也吸毒上瘾,不能自拔。

在国际上,习近平以“大国领袖”自居、宣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四面树敌,咄咄逼人,企图用“中国模式”挑战普世价值,取代现有的国际规则和秩序,包括联合国的人权机制,特别是对香港和台湾步步紧逼,引起国际社会的普遍反感和警觉,个人形象急剧下跌,不仅在国际上已成为中国的负资产,而且也成了国内拖累中共的负资产。偌大的庆典竟没有外国领导人到场,显见形单影只的尴尬。大阅兵炫耀武力更是适得其反,让国际社会感到中国的威胁。官媒宣传“习近平让中国强起来”,彰显暴发户的虚骄之气。一场中美贸易战就把中国打回原形;香港问题久拖不决,也让习的“强人形象”大打折扣。所谓“强大”,更多的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中国现有的发展模式已经难以为继,露出败像。等着看他出洋相的大有人在,习的前景堪忧。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习近平上台七年来,倒行逆施,驭民有术,治国无能,强势应对内外危局,几乎得罪了社会各个阶层。可以说,习现在是内外交困,中共政权陷入六四镇压以来最严重的困境,同时要面对毛、邓两个时代所面临的内外双重压力——既有毛大跃进失败、大饥荒所引起的党内要追究责任的反弹,也有邓六四镇压后面临的国际孤立。事实上,习的处境比毛、邓当年还不如。毛发动文革被林彪事件弄得灰头土脸,但晚年打开了中美关系,开创了有利的国际环境。邓六四镇压声名毁于一旦,但南巡讲话扳回了一城,在国内重振经济改革。现在是考验习是否真有本事,顶住内外压力,扛200斤走十里山路不换肩的时候了。

习近平已经没有退路,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香港问题、中美贸易战、经济恶化三大问题交织在一起,其中任何一个问题处理不好,都会危及他的权位和党国的生死存亡,因此压力极大。在权力金字塔顶端更是孤家寡人,到处都是敌人,到处都是陷阱,任何人都不能相信,连睡觉都要睁一只眼睛,这是独裁者的宿命。习深知自己的处境,反对他的人很多。十一庆典前,他仿效毛当年重提阶级斗争故伎,祭出“斗争”这把刀,封堵党内反对派的嘴。庆典后,中共党刊《求是》公开发表习去年的一篇内部讲话,更是提出“防止祸起萧墙”,党内“自杀自灭起来”,习的担忧由此可见。一拖再拖的四中全会就有可能是摊牌的战场,什么事都可能发生。习能不能压住党内反对声浪,拿出化解危局的办法,让我们拭目以待。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