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谢田专栏】驳克鲁格曼“贸易战美国必败论”(图)

2019-09-30 08:30 作者:谢田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看中国2019年9月30日讯】纽约市立大学(CUNY)研究生中心的杰出教授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博士,自2000年以来一直是《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他因为在国际贸易和经济地理方面的成就,获得200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2019年7月《纽约时报》的专栏上,他发表了一篇题为《川普(特朗普)的贸易战为什么会失败》的文章,却并未展示充足的证据和令人信服的论述。

克鲁格曼说,唐纳德‧川普宣称“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赢”,“这个经典言论肯定会被加载史册——但不是流芳千古的那种”。克鲁格曼的意思应该是说,这个“经典的言论”大概会作为遗臭万年的那一种,长远流传下去。这样的结论未免言之过早,也不能让人信服。人类大的社会变迁、社会进步、正义战胜邪恶,许多都是从经济和贸易争端开始的,美国解放黑奴的内战、两次世界大战、日本偷袭珍珠港、西方战胜共产主义苏联的经济封锁,和用“星球大战”拖垮苏联集权经济的冷战,都是贸易战和经济战的成功战例。如此看来,有的时候,贸易战何尝不是好事?

中共政权因为西方在经济、科技、贸易上的扶持得以强大,反过来成为自由世界的威胁,成为人类文明的威胁,川普的贸易战三十年来第一次让中共低下头来、屈膝求饶,不断让步、拖延与美国谈判,是前所未有的,是非常杰出的成就。贸易战的结局,谁输谁赢,大部分人可能还看不出来,但明眼人已经看出来了,它一定会以红朝的崩溃、中共统治的经济基础瓦解而收场。美国在贸易战中,只是轻易改动关税税率,就导致中共经济滑坡、产业链丧失,当然也赢得非常容易。对美国的不利,比如农民的损失,也由中共付出的几百亿关税所补偿;并且美国经济持续增长,中共经济持续滑落,克鲁格曼难道视而不见?

纽约市立大学(CUNY)杰出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
纽约市立大学(CUNY)杰出经济学教授保罗‧克鲁格曼(图片来源:CC BY-SA)

克鲁格曼认为,美国前副总统迪克‧切尼(Dick Cheney)在伊拉克战争前夕的预测,“事实上,我们会以解放者的身份受到欢迎”,是一种“推动关键决策”的“傲慢与无知”。人们不免惊诧于这样的指责,缘由何在?美国军人解放了科威特和伊拉克,推翻了侯赛因独裁政权,巴格达人民夹道欢迎美军入城。作为美国学者,难道是在为独裁者鸣冤叫屈?难道因为现产业链在另外一个、最大的共产党独裁政权的摇摇欲坠,而兔死狐悲?

克鲁格曼认定贸易战伤害了美国;说按纽联储(New York Fed)经济学家估计,最终,物价上涨将让每户美国家庭平均每年多支付逾1000美元。但是,欧洲经济学家的研究已经表明,贸易战导致的成本上升,90%都是由中国商家负担,因为他们不愿失去美国市场。并且,克鲁格曼的朋友、纽联储经济学家所估计的物价上涨,是“最终”的、或许的结果。我们要对美国进口商和零售商的智慧和能力抱有信心,在所谓“最终”的结局到来之前,美国商家应该早已从越南、孟加拉、印度找到了替代品,因为已经转移到了这些国家。

克鲁格曼认为川普总统是在“出于国内政治原因征收关税”。不是的。恰恰相反,反对川普贸易战的美国左派人士、媒体,很可能也包括克鲁格曼教授,才是因为国内政治的原因在反对川普、反对他所做的一切——包括对中共国的贸易战!并且,与克鲁格曼教授所说的相反,“痛苦是真切的”,是中共独裁政权感受到了切肤之痛,而不是美国;而“胁迫的效果始终就是出不来”也不是事实,事实上,中共被制裁的效果已经充分体现,中共的让步和拖延,中共不得不购买大量美国农产品,都是贸易战阶段性的成果。

克鲁格曼认为,川普对加拿大和墨西哥征收的所有关税,是为了迫使它们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最终导致了一项与旧协定“极为相似”的新协定,“得用放大镜才能看出其中的差异”。并且,克鲁格曼预计,新法案可能无法在国会通过。美国国会新的会期已经开始,关于香港人权和民主的法案会优先通过,而民主党领袖、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女士已经明确表示,会支持美墨加协议,因为它对美国人民有利。并且,新旧北美贸易协定的差异,也不必使用放大镜来看,中共远隔太平洋就已经看出来了,这是川普政府在全球对共产主义宣战的一部分,是用美墨加协议断了中共的后路,挫败中共离间加拿大和墨西哥与美国关系的企图,及其用南北夹击的方式进入美国市场的努力。如果克鲁格曼能够略微放淡对川普的敌意,就会看出这个战略的高明之处。

此外,克鲁格曼认为美中贸易战川普必败、美国必败,共有三个原因:第一,中共不会被美国吓倒,中共不会屈服让步,“认为中国会同意一项显得在向美国屈辱投降的协议,简直是疯了。”第二,“全球化的结果,和每一项工业制成品都是跨越多个国家边界的全球价值链的产物。比如,在中国组装的商品征税,但其中许多零部件来自韩国或日本,那么组装并不会转移到美国,而是转移到越南等其他亚洲国家。”第三,“川普的贸易战不受欢迎,事实上,它的民调结果相当糟糕——他本人也是。”

但事实上,中共已经被美国吓倒,所以中共才在贸易战中进退失据,克鲁格曼不能从接触到的中共上层那里获取讯息,而应该听一听中国民众的心声;中共也已经屈服,并且正在继续拖延和屈服,甚至寄希望于2020年之后。再者,产业链离开中国,恰恰就是川普政府的意图,这样中共就会感到剧痛,所以才会让步。转移的产业进入美国,会带来美国制造业的重新兴起,进入亚洲其他国家,也会达到减少美国贸易顺差的目的。至于说,贸易战不受欢迎,川普的民调也很糟糕,就更与真实和真相相差甚远。美国人民支持贸易战,连国会里川普最激烈的反对者、包括民主党2020候选人的绝大多数,都支持对中共强硬。川普的民调,在共和党内高达94%,在全体民众中也高达54%(拉斯穆森的调查),足以让川普成功连选连任。

总而言之,克鲁格曼认为美中贸易战川普必定失败、美国必定失败,所罗列的三个原因,实际上都是站不住脚的、都是不能成立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