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忽略的精明人!《红楼梦》中的绝望寡妇(组图)

2019-07-27 11:51 作者:上智下愚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红楼梦》需读多次,方能知悉里面某些人情世故与深意。

小时候读《红楼梦》只对书中各种藕粉糖糕、蟹肉小饺子记得坚牢,待到进入社会后经历的事情多了,懂得些人情事故了,才明白书中很多情节后面的深意所在。

出场甚少的精明寡妇

今日开篇,先从十二钗中一位极不被人重视的金钗说起,即年纪轻轻便居孀守寡的李纨。相较于大观园中青春洋溢的未婚少女们,《红楼梦》中对于李纨的正面描写并不多,虽在第四回处正面介绍过:

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岁,已入学攻书。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为国子监祭酒,族中男女无有不诵诗读书者。至李守中继承以来,便说“女子无才便有德”,故生了李氏时,便不十分令其读书,只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这几个贤女便罢了,却只以纺绩井臼为要,因取名为李纨,字宫裁。因此这李纨虽青春丧偶,居家处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唯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

放眼整个《红楼梦》前八十回中,李纨正面出场之处真是少之有少,很容易被大家忽略掉。长大重读,才发现其实李纨精明细致之处并不弱于王熙凤、薛宝钗等人。

作为世家千金,嫁入候门,成为当家一房的大少奶奶,原本也该是如王熙凤那样,成为当家奶奶掌管整个贾府,无奈丈夫早逝,李纨也一夜之间由大少奶奶变成年轻寡妇,从此只能过着槁木死灰、无见无闻的日子。

毕竟,在那个年代,对于一个寡妇而言,她日常所能做的事情,也只能侍亲养子,陪侍小姑而已了。从某种角度说,贾探春的判词,“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未世运偏消”一句,对于李纨,也基本同样适用。关于李纨的精明,下面试举两例以证。

有管理专家总结过,身为管理者,管好两件事就好了,一曰管人,二曰管钱。

管理人事

在人事问题上,不光贾氏集团,单单大观园里面的人事关系已是盘根错结,便是精明如凤姐,也在这上面吃过亏。君不见,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 鸳鸯女无意遇鸳鸯”一回中,王熙凤依规处置下人,结果因着贾府下人间错综复杂的亲戚关系,还被自己的婆婆刑夫人当众给弄了个没脸,可见搞清贾府中的复杂人事关系何其要紧--

这两个小丫头子才七八岁,原不识事,只管哭啼求告.缠的林之孝家的没法,因说道:“糊涂东西!你放着门路不去,却缠我来。你姐姐现给了那边太太作陪房费大娘的儿子,你走过去告诉你姐姐,叫亲家娘和太太一说,什么完不了的事!”一语提醒了一个,那一个还求。林之孝家的啐道:“糊涂攮的!他过去一说,自然都完了。没有个单放了他妈,又只打你妈的理。”

不过这也不能怪凤姐无能,家里上千的人,怎么能保证人人都认得清。

有人说这一点很难么?个人表示很难,且不说我们这些平凡上班族,在个稍大点的单位工作,能不能认全身边同事都是个问题,就算精明如凤姐,也有认不出个二等丫环的时候,而且还是贾府中的凤凰蛋,万众瞩目的焦点,大观园里的核心人物--贾宝玉房里的丫环。相较之下,身处富贵丛中,心如槁木死灰,以“竹篱茅舍自甘心”的李纨却认得--

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中,王熙凤问小红:“谁是你妈?”李宫裁笑道:“你原来不认得他?他是林之孝之女。”凤姐听了十分诧异,说道:“哦!原来是他的丫头。”

话说回来,之前对人事如此敏锐的,只有宝姐姐,从声音上就能分辨出是小红,且知她一贯是眼空心大的,不光外貌、声音,连性格都清楚。

想来,这也是宝姐姐对宝玉房里的事务一直高度关注并积极渗入的结果。君不见莺儿认了宝玉的贴身小厮茗烟他妈做干娘,而且不是口里随便说说,是专门请客摆酒过的,连园子外边的平儿都惊动了的。

平儿笑道:“不相干,前儿莺儿还认了叶妈做干娘,请吃饭吃酒,两家和厚的好的很呢。”探春听了,方罢了。


李纨的精明,其实不输给王熙凤。

管理金钱

说过人的问题,再说钱的问题。

认真说起来,如贾府这种公候人家,口不言财才是各位千金小姐、少奶奶们的正确行为模式。比如说史湘云、林黛玉等人都不认得当票,贾探春在进行大观园进行改革时,以一种惊诧的口气提到,原来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

探春道:“我因和他家女儿说闲话儿,谁知那么个园子,除他们带的花,吃的笋菜鱼虾之外,一年还有人包了去,年终足有二百两银子剩.从那日我才知道,一个破荷叶,一根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

于是我辈穷人也都惊诧了,想不到三姑娘竟连这个都不知道,真是被有钱限止了想像力啊。相比之下,原本被家里当作未来嫁到夫家要当管家奶奶而受到悉心培养的李纨,对于这些经济之事,便显得在行多了。当说到大观园中各处出产值多少钱时,一向少言寡语的李纨却难得地展现了一番自己对经济的懂行。

探春又笑道:“可惜,蘅芜苑和怡红院这两处大地方竟没有出利息之物。”李纨忙笑道:“蘅芜苑更利害.如今香料铺并大市大庙卖的各处香料香草儿,都不是这些东西?算起来比别的利息更大.怡红院别说别的,单只说春夏天一季玫瑰花,共下多少花?还有一带篱笆上蔷薇,月季,宝相,金银藤,单这没要紧的草花干了,卖到茶叶铺药铺去,也值几个钱。”

想想这也正常,李纨原系名门出身,自幼读书识字,虽然按照其父的要求,不十分令其读书,只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贤媛集》等三四种书,使他认得几个字,记得前朝这几个贤女便罢了,却只以纺绩井臼为要。可是,按照过去官宦人家对于千金小姐的培养标准,是要培养出一个合格的当家奶奶,而不是只是一个豪门千金。

京华烟云》着墨女人该学会的事项

一、培养成合格的主妇

如林语堂的小说《京华烟云》中的一段描写便很能说明问题,请注意姚木兰还只是一个富商之女,嫁到官宦人家。为了成为一个合格的主妇,她的母亲从小就对她和妹妹进行了专项培养。

木兰和莫愁在八、九岁,就要学正坐,两腿紧并在一起,而体仁在椅子上永远不是正坐,而是把椅子弄斜,两根椅子腿着地,自己则把两只脚放在桌子上。丫鬟宁可在四周围闲着没事做,木兰姊妹必须自己洗内衣(当然要晒在不会有男客人看得见的隐密的地方儿),帮着在厨房做事,发面蒸馒头蒸包子,擀面烙饼,自己做鞋,裁衣裳,缝衣裳。她俩唯一不做的事,就是不用去舂米、推磨、磨面,因为做这种事会把手掌弄粗的。

二、学会社会礼节与风俗

她们必须学会女人在社会上的礼节风俗,诸如怎么送礼,怎么赏送礼的用人,记各种节气,各种不同应时的食物名称,婚、丧、生日的礼节规矩,辈分高低,远近许多父系母系方面亲戚的称呼,如舅父、姨父、伯父、叔父、舅母、姨母、姑母、伯母、婶子、姐妹、姑表姐妹、堂姐妹、表兄弟、姑表兄弟、堂兄弟、外甥、外甥女、侄子、侄女,还有这些人的子女称呼等。不过拿女人的聪明记这些复杂的名称关系,是没有困难的。木兰十四岁肘,在一家丧礼客厅里,用眼睛一扫,就凭棺材后头那些人的丧服记号儿特点,就看得出死人有多少儿子,多少女儿,多少儿媳妇,多少女婿。木兰知道姑娘嫁后几天回门,几天之后新娘的弟弟到姐姐家去回拜,在回拜时什么时候婆家端上四碗什么菜,她都弄得清清楚楚。她知道新娘的弟弟只能把那些菜尝尝而已,不能大吃。这都是活学问,又有趣,又有用。

姚太太把家里的事也渐渐跟木兰商量,叫她用笔写下来,比如说装在箱子里是哪些东西,好帮着记忆。孩子这样就成了母亲的大帮手,因为,比如说,上次五月节送哪一家什么礼,收到哪一家的什么礼,她就不必自己记了。

林语堂的妻子便是富家小姐,所以林语堂写出来也非脂砚斋说的那种庄农进京之语,可信度还是非常高的,在小说中木兰新婚次日给长辈们敬茶那段中还有这样一节:

曾太太说:“您不必动了,妈。”祖母说:“她是新娘。今天我敬他是新娘,以后她敬我的时候,就要伺候我,把家事管得合规矩,有条理,生男育女。咱们家的事不交给孙子媳妇儿手里,那还交给什么人手里呢?”

值得一提的是,《京华烟云》的创作背景已是清末民初,但小说中的描写也体现出为子媳者,料理家务、管理家事都是份内之事。更别提身在汉军旗的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完全按照满人风俗描写。正如第十三回中夸奖王熙凤所云:金紫万千谁治国,裙钗一二可持家。

作为金陵名宦之女的李纨,在闺中所受的也应是正统的主妇教育,说得现实一点,便是为其嫁入贾府这等候门公府、担负管家奶奶之责所受的教育。这其中,便很需了解一下外面的经济事务,比如各种家常日用品的价格行情,将来管家时才不会被下人哄骗了去,不会像道光皇帝一样,以为一个鸡蛋便要三十两银子了。


不管李纨多么精明能干,寡妇身份使她在贾府中只能如槁木死灰一般的活着,唯一的希望便是将贾兰抚养成人,金榜题名。(以上图片来源皆为维基百科)

精明的绝望寡妇

但是,不管李纨多么精明能干,寡妇的身份,使她在贾府中只能如槁木死灰一般的活着,唯一的希望便是将贾兰抚养成人,金榜题名,那时母子俩才方有出头之日。

更可悲者,身为一个出身书香门第、受过文化教育、主妇教育的官宦小姐,虽然没有身处贾府管理核心,但李纨通过个人观察,并综合贾珠未丧、她还负责一些家务时所见到的情况,早已清醒地认识到贾府的江河日下,深知贾府花团锦簇、一片繁荣背后所面临的危机。

但是,作为一个不受重视的寡妇,她所做的事情极其有限。她无法像王熙凤那样,通过包揽官司、放印子钱来挣钱,于是只有节流,只有俭省,各种手段各种方法的省钱。

因为她知道贾府大厦将倾,只有多积蓄些银两才是自己和儿子未来安身立命之本。对于凤姐笑话她吝啬,她并不在意,毕竟这些议论都是虚的,只有银钱才是实的。曹雪芹在《红楼梦》曲中也说:“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也须要阴骘积儿孙。”隐隐有批判之意,可见其俭省到何种地步。

说到最后,再提一句,谈到组织能力、管理能力,以李纨在海棠诗社的掌坛经历看,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无论李纨再怎么精明能干,其寡妇的身份便已限定了她的活动范围,注定了她的悲剧命运。到最后终不免“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论起整部《红楼梦》里,李纨真正可称是一名“绝望主妇”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上智下愚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