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条预言11条准 黄万里对三峡最后一条预言要发生?(组图)

2019-07-09 14:12 作者:徐荣 桌面版 正體 14
    小字

三峡大坝位置图和长江沿岸重要城市。
三峡大坝位置图和长江沿岸重要城市。(Rolfmueller/wiki/CC BY-SA 3.0)

日前网友用谷歌地图查看三峡大坝,发现大坝已经扭曲变形,引发广泛担忧。中共先是辟谣,后来官媒又改口承认坝体变形,并称这种变形处于“弹性”状态,很正常。但同时,宜昌三峡大瀑布景区从7月6日起停业至7月13日,停业期间,景区将暂停接待游客。

三峡工程下泄洪水破坏力是自然洪水的25倍

自1950年以来,中共已建造2.2万个高度超过15公尺的水坝,约占世界总数50%。从1990年开始,中共不顾众多的环保人士抗议水坝对大自然带来的破坏,数以千计万计的各种水坝在大陆的河流水面上竖立起来。

谷歌地图拍到的三峡大坝
谷歌地图拍到的三峡大坝。(谷歌地图截图)

三峡大坝被水流冲击严重变形。
三峡大坝被水流冲击严重变形。(网络图片)

在中国大陆众多水坝里,最具争议性的莫过于三峡大坝。1992年4月3日,三峡工程进入建设期,1994年12月14日,三峡工程正式开工。2003年第一台机组联网发电,2006年三峡大坝建成,2009年工程全部完工。历时17年、耗资2000亿元的三峡大坝投入使用后,长江的洪水有增无减,中国自然灾害不断,大旱、高温、洪水、地震等灾祸频发。

其中一个原因是,洪水的破坏力由其动能(质量乘以速度的平方)决定。三峡工程下泄洪水总传播时间由天然洪水的30小时左右缩短为6小时,速度是天然洪水的5倍,下泄洪水的破坏力就是天然洪水的25倍。用土石堆砌起来的长江干堤,显然无法承受下泄洪水如此大的破坏力,致使大坝下游地区的防洪形势更加险峻。

祸国殃民的三峡大坝将出现12种灾难性后果

其实从江泽民等人强行拍板三峡工程上马之初,就爆发了极大的反对声浪,专家纷纷提出警告,称大坝将改变长江流量与生态以及导致地震,水库淤沙也会威胁大坝的稳定性。可是到头来政治力量终究凌驾于环境考量之上,只有近1/3的人大代表投下反对或弃权票。

著名水利工程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
著名水利工程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网络图片)

这其中,反对声最为强烈的是著名水利工程专家、清华大学水利系教授黄万里。黄万里自1937年留学归国起,倾毕生心力于国内大江大河治理。在1992年至1993年间,黄万里曾三次致信江泽民,反对兴建三峡工程。信中说:“长江三峡高坝是根本不可修的,不是什么早修晚修的问题……政府举办这一祸国殃民的工程。它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请速决策停工,否则坝成蓄水后定将酿成大祸。”黄万里还说,这一工程会导致生灵涂炭,大好山河糟蹋,富饶的四川盆地将沦为泽国。

归纳起来,黄万里预测了三峡大坝将带来12种灾难性后果:

1.长江下游干堤崩岸;2.阻碍航运;3.移民问题;4.积淤问题;5.水质恶化;6.发电量不足;7.气候异常;8.地震频发;9.血吸虫病蔓延;10.生态恶化;11.上游水患严重;12.终将被迫炸掉。

其中,黄万里的11项预言已经全部应验了。而日前谷歌地图上拍摄到了三峡大坝的变形,将让人们更早看到最后一条将会应验。

因反对三门峡工程 被罚到三门峡挖厕所

黄万里曾因孤身反对三门峡工程,被当局划为“右派”。

1957年上半年,三门峡工程即将开工。黄万里在水文课堂上给同学们讲述了他对三门峡工程的看法,一是水库建成后很快将被泥沙淤积,结果是将下游可能的水灾移到上游成为人为的必然的灾害。事实虽证明黄万里是对的,但“文革”期间,黄万里被中共搞到三门峡挖厕所以示惩罚。

1960年,三门峡首次蓄水。1980年2月26日,在度过了20多年的右派生涯后,黄万里终于获得了右派“改正的决定”。

三门峡水利工程,1962年。
三门峡水利工程,1962年。(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2004年2月4日,陕西省15名人大代表提案建议三门峡水库停止蓄水。2004年3月5日,在陕西的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向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提案,建议三门峡水库立即停止蓄水发电,以彻底解决渭河水患。

三门峡工程运行了不到44年,成了彻头彻尾的“水害工程”。面对三门峡工程难以逆转的生态灾害,黄万里曾痛心疾首,反复叨念:“他们没有听我一句话!”

黄万里于2001年8月27日去世,时年90岁。晚年病重昏迷中,黄万里仍喃喃呼吁:“三峡!三峡,三峡千万不能上!”最后黄万里带着无尽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三峡工程沦为暴利机器

2014年陆媒报导,20多年来,全中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逾5000亿元人民币,随着三峡工程发电量增加,三峡集团收入节节攀升,老百姓却没有享受到用电方面的便利,三峡工程沦为牟暴利的机器。

据《江泽民其人》一书披露,1989年踏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的江泽民,权力尚不稳固,急于与李鹏结盟,因而亲自出马,力推三峡工程。李鹏则在回忆录中称,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由江泽民主持制定。

这个时代最恶劣的暴行之一

水坝对河道生态的毁灭性无疑是难以计算的,原本自由流通的水路,现在变成了毫无生机的人造湖,植物死亡、鱼群难以洄游繁殖,多少物种因此灭绝?

图为2005年3月21日,在中国安徽铜陵的铜陵淡水海豚自然保护区,一名工作人员将一只江豚带到岸边进行检查。长江流域许多濒危物种的栖息地,都因葛洲坝和三峡大坝工程的发展而受到破坏。
图为2005年3月21日,在中国安徽铜陵的铜陵淡水豚自然保护区,一名工作人员将一只江豚带到岸边进行检查。长江流域许多濒危物种的栖息地,都因葛洲坝和三峡大坝工程的发展而受到破坏。(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除此之外,中国云南拥有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视为世界遗产的“三江并流”(怒江、澜沧江与金沙江三条大江在幽深峡谷中,并行数百里而不交会的自然奇观),这片壮丽风景本是地球最多样也最脆弱的环境之一,可是目前水电公司正计划在此盖25座水坝。

图为2006年5月14日,重庆市大厂镇在拆除旧房屋。大厂镇是一个有着大约1700年历史的古镇,但随着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的推进,大坝水库将向上游延伸,当年9月将被水淹没。
图为2006年5月14日,重庆市大昌镇在拆除旧房屋。大昌镇是一个有着大约1700年历史的古镇,但随着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的推进,大坝水库将向上游延伸,当年将被水淹没。(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而因水坝建设被迫迁徙的百姓也难以计数。根据陆媒数据,至少有1,600万人因水电站远离家乡,其中1,000万人生活贫困。每当有新的水坝项目通过,不只生物的栖息地,人的居住地也将变得支离破碎,他们往往拿不到赔偿金和工作培训,必须不断流浪、不断打工维生。单单三峡大坝上马后,就淹没了至少13个城市、140个乡镇以及1350个村庄。

2006年10月19日,重庆市巫山县大厂镇居民乘船离开家乡。历史长达1700年的大厂镇旧址将完全被淹没,因为三峡大坝水库的水位将在10月21日达到156米。
2006年10月19日,重庆市巫山县大昌镇居民乘船离开家乡。历史长达1700年的大昌镇旧址将完全被淹没,因为三峡大坝水库的水位将在10月21日达到156米。(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四川地质研究员范晓:“这些大型工程是这个时代最恶劣的暴行,它们遗留下的历史伤痛很难抹平,将是未来几代人永远的悲痛和遗憾。”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