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新南向政策与中共的“统战”(图)

2019-06-02 08:45 作者:谭慎格(John J. Tkacik, Jr.)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台湾新南向政策(图;中央社)

【看中国2019年6月2日讯】五月廿四日,当美国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局首席副助理国务卿墨菲(W. Patrick Murphy)在澳洲向记者说明,“中国正试图削弱台湾在本地区的外交关系,而且手法粗暴”时,笔者甚感惊喜。在台北开设大使馆的国家中,约有三分之一位于太平洋地区,但中国正施压台湾在该地区的所有邦交国背弃台湾。墨菲清楚表明,“我们鼓励与台湾有(外交)关系的国家维持现状。此举有助于区域稳定,尤其是台湾海峡两岸,以及相关各方的经济繁荣。”

中国也将太平洋军事化

一年前,美国总统川普领导的白宫同样训令美国派驻拉丁美洲及加勒比海地区的大使表达相同立场。的确,美国甚至似乎准备对与台湾断交的国家采取制裁行动。而且,川普还在五月廿一日与三个太平洋岛国(译按:马绍尔群岛、帕劳、密克罗尼西亚联邦)的总统会面。这场会晤旨在反制中国在太平洋地区扩大影响力的举措。美国政府高层官员向记者简报说,川普总统其实正指示(有关单位)关注太平洋岛国,投注的心力前所未有,美国体认到自己是一个太平洋国家,与这些岛国有着不可改变的战略、经济、文化和人与人之间的关联。川普特别称赞“太平洋岛国论坛”(PIF)。(三个月前,这三个岛国签署公报,呼吁区域内国家在外交上对中国和台湾一视同仁。这三国中,唯一不承认台湾的密克罗尼西亚联邦,其总统亦在公报上签字。)我毫不怀疑,台湾乃川普当时与太平洋三国总统磋商的议题之一。

为何美国如此急切?墨菲强调,中国将太平洋军事化的行径,与其持续积极将南海军事化一样,将破坏区域稳定。他补充说,“中国借由改变现状,引发区域紧张,接下来恐将爆发冲突”。长久以来,华府对北京当局施压首都位于荷尼阿拉(Honiara)的所罗门群岛政府心知肚明。直到四月,荷尼阿拉准备撤销对台北的承认,转向北京。所幸,索国前总理何瑞朗(Rick Hou)所属政党在大选中落败,新任总理苏嘉瓦瑞(Manasseh Sogavare)似乎愿意与台湾维持邦交,才让华府松了口气。墨菲坦承,中国目前是索国的第一大出口市场,但他提醒澳洲媒体记者团,美国也和索国有着“坚实的外交关系”,似在鼓励苏嘉瓦瑞继续支持台湾。

当然,墨菲并未公开表露华府与再度胜选的澳洲自由党(Liberal Party)/国家党(National Party)执政联盟的共同担忧,即中国亟欲遍布太平洋的深水海军基地与太空监控站。数十年来,华府委讬坎培拉和威灵顿代为执行其太平洋和大洋洲战略,但当澳洲与新西兰对中国无声无息地攻城掠地,接着对美国在该地区至关重要的海军和海上利益的威胁变得疏于防范时,华府却袖手旁观。

新南向可延伸到大洋洲

墨菲只说,“像中国一样,不以基于规则的方法行事,抑或不遵守国际社会共同标准的国家,向区域内任何地方扩张军事势力,都不应被等闲视之”。他表示,美国“在以商业、航行与飞越自由为基础的太平洋地区,有着诸多国家利益。我们在这里拥有重要的伙伴,并且派驻军队,因此这种在区域内扩张军力的意图和概念,着实令人不安。”

不过,台北不能只是此一权力平衡方程式中的消极因素。墨菲指出了台湾对于“相关各方经济繁荣”的贡献。

台北的“新南向政策”可以有效地延伸到大洋洲,以及与密克罗尼西亚联邦一样的少数国家,这些国家的海上战略地位重要,而且尚未遭近来的中国移民潮淹没。在中国倾向于利用初来乍到的华裔新移民社群,对大洋洲国家国内政局施加政治影响力的同时,北京当局并未用心抚平当地人民的反弹。过去十五年来,涌入东加、巴布亚新几内亚及所罗门群岛的中国新移民,已垄断当地的零售经济,迫使当地人经营的商店无以为继,并且分化当地社会,导致反中暴力活动不断发生。再加上北京当局“粗暴”的政府对政府的财政及经济计划,这些新的人口统计学现实激怒了这些国家的政府及其选民,使其为之警醒。

长久以来,中共统一战线工作部(统战部)一直暗中推动一项策略,即鼓励中国人民大规模移民海外,作为北京当局目标更广泛的外交手段一环,企图影响被锁定国家的政治决策。部分非洲与拉丁美洲国家沦为北京当局开发天然资源的目标,为了有效率地发展基础设施和矿产开采,必须引进大批中国劳工及工程师。中国的大学也派遣大批学者及研究人员,前往对中国而言在科学上具有重大战略意义的国家。在东南亚,中国数十年来已透过弘扬爱国情操的投资、贸易和经济关系,重建历史悠久的海外华裔社群对北京当局的效忠关系。澳洲及新西兰的华裔新移民正借由民主的政党制度,参与当地的政治过程与工作,晋升到拥有政治影响力的地位。

李登辉曾出访东南亚

任何一位研究中国外交的历史学者,均对这些策略知之甚详。这些策略始于十九世纪末期,孙中山诉诸中华民族主义以打倒满清帝制,而在海外奔走筹款。“中国国民党”进一步将其扩大到全球,鼓吹在政治和选举上支持国民党。一九三○年代及四○年代,中国共产党仿效国民党,成功地在东南亚的华侨社群布建了地下“统一战线”(简称统战)网络。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将近半世纪的去殖民化运动中,新兴国家在中共渗透当地华人社群的“统战”工作策动下,走向激进路线。马来亚、印尼及其他国家的政府与台北“行政院侨务委员会”(侨委会)机构合作,以往往沦于残忍或暴力的手段对抗北京在这些国家的影响力,但这层历史渊源对台北与其东亚邻国的合作关系至关紧要。一九八○年代以降,北京对东南亚国家富豪阶层的强大影响力,被视为现实存在的威胁,唯有仰赖台北的海外动员工作才能加以制衡。因此,一九九四年二月,时任总统的李登辉还能前往东南亚国家进行实质的“国是访问”(statevisits),与菲律宾总统(罗慕斯)及印尼总统(苏哈托)打高尔夫球,并和泰国国王(蒲美蓬)餐叙。

“华侨”被拱手让给北京

已故的前日本大使冈崎久彦于一九九○年代初期驻节泰国曼谷期间,针对北京和台北在东南亚华侨社群间从事的海外华人工作,搜集了大量情报。二○○三年,他提出令人信服的论证指出,到了一九九○年代,台湾对其东南亚伙伴的战略意义,在于台北神奇但逐渐递减的能力,可以抗衡中共在当地华人社群的影响力。然而,随着台湾国内政局的发展,使台北与此前从未在族裔、文化或经济上与台湾有任何联系的广大华人之间变得疏离,台湾的“侨务”工作愈来愈集中于台湾的海外公民,将“华侨”拱手让给北京。由于华侨对中国不再设防,亚洲的华人移民—在亚洲各国的人口组成中最富有也最有活力的族群—如今只认同北京当局,已然背弃孙中山昔日提倡的民主原则。

近来北京当局在香港的专横、不容歧见(anti-toleration)及反民主(counter-democracy)作为、新疆与西藏数十年来令人不安的种族清洗、逃离北韩的“脱北者”在中国遭虐待与遣返的惨况,如今又加上南海军事化的壁垒,以及一长串的贸易滥权(tradeabuses)、网络攻击和普遍性的间谍活动,已迫使华府必须采取行动。然而,中国如今已非吴下阿蒙,单凭美国一己之力难以对付。

赢回大洋洲侨社向心力

取而代之的是,在美国的亚洲伙伴多年来不断恳求及劝说后,美国终于起而领导一项新的战略,号召建立“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墨菲的东南亚、澳洲与太平洋访问行程,就是美国集结印太地区民主国家的新外交作为的一环。

台湾被纳入这项新战略,是五十年来的创举。尽管台湾拥有坚强的经济软实力,但要赢回大洋洲华侨社群的向心力,台北尚待努力之处还很多。不过,台湾可以修改其“新南向政策”与侨务工作,纳入被华府视为澳、纽两国责任区而长久忽略的太平洋岛国。借由耕耘台湾与这些岛国的共同语系关系,拓展其区域外交,台北在使太平洋国家恢复对美国的信心、弘扬民主印太价值的工作上,将可发挥极大的影响力。

(作者谭慎格为美国国际评估暨战略中心“未来亚洲计划”主任,国际新闻中心茅毅译)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