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吴国光提六四背后一场军事政变(图)

2019-05-19 13:01 作者:林中宇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1989年六四事件中进入北京的军人。
1989年六四事件中进入北京的军人。(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5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曾参与中共体制内政改的学者吴国光18日在研讨会指出,1989年六四前夕,中共内部曾发生一场由邓小平授意的军事政变,断绝走向民主化的道路。此观点与前赵紫阳秘书鲍彤观点基本一致。

据中央社报导,由华人民主书院和香港支联会于台北举办的“六四事件30周年-中国民主运动的价值更新与路径探索”研讨会,会议持续两天半。吴国光在18日在会上发表“1989天安门政变:假设、证据与分析”研究时,做了上述表示。

吴国光是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学暨历史学讲座教授,1980年代曾参与中共体制内改革,担任中共中央政治体制改革研究室研究员,参与起草中共13大报告,六四前夕赴美进修,转入学界。

吴国光在演讲时指出,1989年4月到6月,中共高层在调兵和戒严的决策过程中,曾多次在邓小平的授意下,排除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赵紫阳,并迫使赵紫阳下台,扶持江泽民接班,改组了中共政治局常委。

吴国光表示,从调动军队、撤换领导人到任命新领导人,整个过程就是一场“军事政变”,而时任中央军委主席、握有军权的邓小平,是军事政变得以成功的关键。

吴国光指出,邓小平是典型的“军事型政治人物”(soldier politician),“以政治家示人,以军人做本质”,这样的身分让他得以借由军事实力撤换赵紫阳,并以军队镇压广场上的群众,以及体制内同情运动的温和派,最终“打掉体制内外,中国走向民主化的道路”。

吴国光强调,提出1989年中国有军事政变,并不是要贬低六四的意义,而是要指出以往较少被关注的视角。

去年《纽约时报》连续刊登了几篇李南央采访鲍彤的文章“鲍彤再看六四”。文中也提到“政变”说。

鲍彤说,很多人认为邓小平之所以要镇压学生,是为了要保党、救党,但他认为,这是个误区,邓小平不是保党,而是要保他自己,保证他死后中国不出赫鲁晓夫,让他身败名裂。为了这一点,即使把党打得稀巴烂,用党的名义向老百姓开枪,他也在所不惜。他还说,六四是邓小平为了他自己的利益,由他个人决定,由他个人发动的一次以群众为对象的军事行动,六四就是一场政变,邓小平个人谋划的、矛头对着赵紫阳的一场政变。

对此,评论人士未普在自由亚洲撰文认为,赞同鲍彤的六四就是一场矛头对着赵紫阳的政变的说法,但邓小平搞掉赵紫阳既是为了保自己,也是为了保党,是当时的党内元老和邓沆瀣一气,共同发动了一场由邓主导的针对赵紫阳的政变。邓小平早有搞下赵紫阳之心,是六四给他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假如没有六四,邓小平也会找机会把赵紫阳搞下台。

网络流传的《李鹏六四日记》部分透露了邓小平在1989年4-6月的高层内部绝密讲话,涉及人事安排和军事行动。

其中,李鹏1989年5月19日的日记透露:上午10时左右,我们应邀到了邓小平处开会,参加会议的有陈云、先念、尚昆三位老同志,三位常委李鹏、姚依林、乔石,人民解放军三总部的迟浩田、赵南起、杨白冰,还有秦基伟、洪学智、刘华清三位老红军参加。邓小平同志在会上谈了六点意见,他说:

“四、开一次政治局扩大会议。……会议任务就是解决中央领导问题,决定总书记和常委补充人选。领导不能中断,以后再开中央全会加以确认。……不超过40人,宁缺毋滥……

五、新班子基本定下来。李鹏继续当总理,我提出江泽民当总书记……”

李鹏5月21日日记透露:“中午,我给邓处王瑞林打电话,提议三日后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从组织上解决赵的问题。晚上,邓小平处来电话传达邓的意思,要等大军进入北京后,再开政治局扩大会议,这样可以避免冲击和干扰,才能更有把握。”

这些信息似乎也印证了六四前后经历了一场军事政变,并由此制造了天安门大屠杀。江泽民正是踩着六四学生鲜血上台,成为六四事件中的最大受益者。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