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北京富商黄向墨澳洲入籍遭拒 失绿卡处境尴尬(图)

2019-02-06 05:10 桌面版 正體 16
    小字

澳大利亚拒绝亲中国共产党的富商黄向墨入籍申请。
澳大利亚拒绝亲中国共产党的富商黄向墨入籍申请。(图片来源:人民网澳大利亚YouTube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9年2月6日讯】(看中国记者闻天清编译/综合报导)澳大利亚政府官员宣布,拒绝批准有关亲中国共产党的富商、政治捐款人兼说客黄向墨入籍申请,他的永久居留身份也被取消,将导致他被迫滞留海外。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Sydney Morning Herald)报道,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黄向墨的入籍申请。这是自从2018年澳大利亚自由党-国家党联盟(The 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发起反对中国共产党影响力渗透运动之后,堪培拉当局首次针对涉嫌共产党影响力代理人所采取的执法行动。

澳大利亚政府高级官员证实,澳大利亚内政部以一系列理由拒绝了黄向墨的入籍申请,包括品格等原因。根据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ASIO)提供的信息,内政部质疑黄向墨在面试所提供信息的真实性。

在两年多时间里,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和移民官员调查分析了黄向墨的商人背景、与中国共产党关系,以及与安全官员所进行的面试等,最终做出了拒绝黄向墨入籍申请的决定。

通过众多的政治筹款活动和关系网,包括前外交部长鲍勃・卡尔(Bob Carr)的悉尼智库、澳中关系研究所等,以及中国共产党在澳大利亚最具有影响力团体会长的身份,让黄向墨崭露头角。

拒绝黄向墨加入澳大利亚国籍之后可能会引发一个问题,就是工党、自由党-国家党联盟是否应该退还黄向墨5年来支付的约270万澳元政治捐款。之前已有退还黄向墨政治捐款的先例,自由党议员、澳大利亚国会情报安全联合委员会主席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就退还了1万澳元,这是前总理托尼・阿博特(Tony Abbott)所安排的黄向墨政治捐款。

本周,新南威尔士州工党领袖迈克尔・戴利(Michael Daley)说,他将检查一笔2015年募集的10万澳元竞选资金来源,因为可能是与黄向墨筹款活动有关。

黄向墨之前敢于要求澳大利亚主要政党退还他的政治捐款,这些捐款是他担任澳大利亚中国和平统一促进委员会会长时捐献的,并使他能够接触到澳大利亚政界高层人士。

2015年至2016年,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曾私下警告工党和自由党-国家党联盟说,黄向墨的捐款可能与中国共产党的关系密切。

当前贸易部长安德鲁・罗伯(Andrew Robb)正在与中国进行中澳自由贸易协定谈判时,黄向墨向罗伯的竞选基金捐献了10万澳元,并多次会面。后来,黄向墨告诉同事说,他已经向罗伯提供了有关中澳自由贸易协定的非正式建议。

此外,黄向墨关系最密切的政治盟友还包括前外交部长卡尔等。

当工党议员斯蒂文・康洛伊(Stephen Conroy)批评了中国共产党政策之后,黄向墨取消了曾承诺的40万澳元捐款。

据悉,黄向墨对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他入籍申请的决定感到震惊。而近年来他一直都在敦促数名澳大利亚政界人士支持他成为澳大利亚公民。

根据官方消息,在海外旅行的黄向墨正努力返回澳大利亚,但可能永远无法回到悉尼摩士曼(Mosman)价值1300万澳元的山顶豪宅,这是自2011年以来他与妻子、孩子一直居住的地方。

澳大利亚官员证实,如果黄向墨返回澳大利亚的话,那么将会面临着被驱逐出境。

据美国之音报导,2015年,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一份内部文件称,广州侨鑫集团创办人周泽荣和深圳玉湖集团创办人黄向墨两名与中国共产党政府有联系的商人,可能通过政治捐款方式对澳大利亚政界人士施加影响。

黄向墨2011年移居悉尼,在当地发展房地产开发项目。黄向墨市一名行事高调的“爱国”房地产商,他的政治献金可能让一名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问题上选择了支持中国大陆的立场,这不符合澳大利亚政府官方的立场。

与黄向墨关系密切的工党参议员山姆邓森(Sam Dastyari)曾一直为黄向墨加入澳大利亚国籍进行游说,但由于黄向墨与中国共产党政府密切联系引起澳大利亚安全情报组织的注意,导致入籍申请一再拖延。

邓森曾在2014年收取黄向墨数千澳元支付律师费用,还接受另一名中国捐款人1670澳元支付差旅费。最终被迫辞去国会议员。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