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袋传来怪声 儿子的反应让接体员无言以对(组图)

2019-01-12 11:50 作者:大师兄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作者为殡仪馆接体员,在工作中看尽人生百态。(图片来源:Adobe Stock)

很多人都以为在殡仪馆工作会遇到很多灵异事件,但老实说并不多,只有一两件让我觉得神奇的事情,可能微微灵异而已。因此这次分享一系列的故事,其实满平凡的,没有什么特殊的重口味。

在成为殡仪馆接体员以前,我还做过照服员的工作以及便利商店的打工,这些工作都让我必须面对人群,接触人群,有时候看人们处理事情的方式,都可以给我很多思考的地方。

不敢看母亲脸的D小姐

这次分享的是一位小姐的故事,简称她为D小姐,她来殡仪馆因为她的母亲往生了。她给我的感觉应该跟她母亲感情不错,但是她有一个怪异的地方:她不敢看她母亲的脸。

这种情形我觉得又可以分成两大类:一种是看了之后太难过,我遇过不少白发送黑发的都哭到昏倒;另外一种是“害怕”。

D小姐虽然不敢看她母亲,但是常常梦到她母亲说:“她很冷,她想喝水,她想吃柠檬。”

所以每次来都说:“小弟可以帮忙我放些东西在她旁边吗?我真的不敢看我妈妈。”

一般来说我们是不会帮忙的,家属有问题可以找葬仪社。但是她是属于那种联合公祭的,所以也不太敢要求葬仪社什么。我想说反正做做功德,我就每次帮一点。

直到出殡前一天,她很开心地跑来跟我说:“我昨天梦到我妈妈,她很感谢你,她想亲自跟你说声谢谢。”

我一听心里想,你妈亲自跟我说谢谢?

嘴巴还是很客气地说:“不用啦小忙而已,我跟我妈还有我妹的小孩一起住,来找我说谢谢真的不太方便。”

她一听好像也领悟到亲自说谢谢这件事怪怪的,所以就很不好意思地走了。

隔天,她母亲出殡了。很幸运地那天晚上她没跟我说谢谢,但是有件事情很玄,她是有花钱安灵位的,所以我请清洁阿姨把她的灵位清理一下。

过了十分钟,那个阿姨说:“阿弟呀,那个灵位桌上东西都可以收吗?”

我说:“都可以呀。”

阿姨说:“可是她桌上有放一张纸耶!”

我拿起那张纸一看,纸上有三个数字。我直接跟阿姨说:“丢掉没关系。”

阿姨说:“阿弟呀你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吗?”

我说:“我不知道啦,不过应该没什么。”


亡者灵前的一组数字中了六合彩。(图为香港六合彩,图片来源:AUMEN/维基百科/CC BY 3.0)

隔天阿姨请我喝饮料,她用那三个数字签六合彩中了三星。

外配

有天送来一位先生,是喝挂的,来填写资料的是他的外配跟儿子。儿子大概七、八岁,很小,外配不大会写字,所以资料都儿子写。

我看了这组家属,心里觉得满心酸的。外配问她什么都无法决定,反倒是她儿子做决定很快,应该是小朋友也没想那么多,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这样反而好处理。

手续办好后,这一组一样是没钱安灵位的。隔天带了一瓶阿比跟一条黄长(注:药酒及香烟代称),来遗体前跟他说说话,我一样将遗体拉出来给他们看,只听外配说:“你现在好了,以前整天出门找女人不回家,现在那些女人呢?我知道你娶我只是想生儿子,儿子有了你整天往外跑,现在好了,你也走了,留下我们怎么活?我们怎么活呀……”

我不为这些听到的、看到的,流眼泪。不然我的工作,就是每天以泪洗面了。

指甲刮尸袋的声音

某个过年前的晚上,一具在南部某医院有死亡证书的遗体,说要办进馆。当时一切手续都办妥了,我们也把遗体推到冰库前面了,打开尸袋别好手环,当要换床的时候,突然我听到好像有指甲在抓尸袋的声音。

直觉不太对劲,而当时的老司机也看着我,过不久又是一声,我就跟司机说:“这个要再看一下!”

当时我跟老司机一起把尸袋打开,就看到老人家还在那边喘。我跟他儿子说:“你爸还在喘欸!”

他儿子说:“那……这样还要冰吗?”

我真想掐死他儿子!生块叉烧都比较好!总之,他父亲是送回医院了,过了一周后,他们又来,一样是我上班……

 

本文由 宝瓶文化 授权看中国刊载,摘录自《你好,我是接体员》,大师兄着。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