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 一声霹雳 恶人死好人复活(图)

2018-11-09 19:1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天理昭昭,恶人自有恶报。
天理昭昭,恶人自有恶报。(图片来源:Adobe Stock)

一、一声霹雳 恶人死好人复活

“无赖子”是一恶少绰号,他为人钻刁泼赖,好事不干,坏事干绝,满肚子都是坏水,人称“无赖子”,其真名倒被人们忘记了。

无赖子有一哥哥,外出经商,只有嫂子一人在家。一日,家里来了一年轻后生,原来是妇人的侄子吴生,去市镇买谷,路过此处,因一路赶来,又饥又饿,便将谷子放在前厅。随姑姑到后厅吃饭。吃了饭后,便回前厅,准备扛谷袋继续上路,可到前厅一看,谷袋早不翼而飞。吴生哭着告诉姑姑:“老父亲在家等着吃这袋米,现今没了谷子,父亲将要赶我出门。我宁愿死在此处,也不忍心看到老父亲发火受饿。”姑姑见他哭得可怜,忙安慰一番,将自家的谷子盛上一袋,让他扛走。

吴生刚走到半路,便被无赖子拦住了,说:“你如今偷了某某家的谷子,他让我向你索要,你马上给我放下来,否则,把你捆了送到衙门关起来。”这吴生自小就老实,胆小怕事,一见这阵势,不得已放下谷子离去。

这无赖子扛了谷子回到家里,对嫂子说:“你这臭娘们,真不知羞耻,我哥不在家,你竟然将谷子偷与野汉子。我已夺了回来,等你丈夫回来了,我再告你!”妇人知他无恶不作,说得出,做得到。便分辨道:“那不是野汉子,是我的侄子,买谷子路过这儿,来看我时,丢了谷子,不敢回家,我才给他装了一袋。”

无赖子哪里肯听这些话,便又说了一通妇人与人私通之类的秽话,扬长而去。妇人见无法说明自己的清白,越想越气,便悬梁自尽

吴生听说姑姑自尽,便赶来奔丧,哭道:“姑姑的死,全是为了我啊。”无赖子听罢,心里暗暗高兴,连忙纠集几个地痞,将吴生捆绑起来,要送去吃官司。

突然,雷雨大作,天昏地喑,对面看不见人影。一会儿,雨过天晴,大家看时,无赖子已被雷公击死在门外,而妇人却神奇的活了过来。

搜了无赖子的房间,见两袋谷子都在那里。吴生仍旧扛回了自己的谷子,妇人也得到安心度日。

人们都说:“恶人自有恶报,真是天理昭昭!”

(清代乐钧《耳食录》)

二、迫害狂 曹轶欧的报应

曹轶欧之所以知名,并非仅仅因为她是康生的老婆,而是因为她与康生同为中国现代政坛上的杀手、迫害狂。在某些事情上,她甚至像康生一样奸邪和歹毒。曹轶欧生前,曾患过一种特殊的病症,这种特殊病症与疯狂年代和极左政治,有大关联。

康生死后,曹轶欧从北京的小石胡同,搬进了木樨地22号楼。这座楼是给部长级干部盖的,王光美等许多曾被康生、曹轶欧迫害过的老干部,都曾住过这里。

曹轶欧住进这座楼后,时时感到犹如生活在囚室中。人们的咒骂,使她终日恐惧、忧虑、痛苦、紧张和不安。她怕敲门、怕响声,更怕人,特别是怕受过她迫害的中老年人。她经常白天黑夜地做恶梦,梦见有许多奇形怪异凶恶的人,要杀她、追打她,后来甚至于白天她也见到冤魂向她索命,惶惶不可终日。

“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一天傍晚,她孙女一进屋,她就“卟咚”一声,跪在地上,冲着孙女哭喊道:“现在有人要向我报仇,要谋害我,快搭救我吧,不然我活不成了!”孙女并不惊慌。近几年来,曹轶欧疯疯癫癫的,语无伦次,说些出格的话,做些越轨的事,已是家常便饭了,而且越来越严重。到1991年,她在紧张、忧虑和恐惧中结束了一生。这就是晚年患病的曹轶欧。这就是失掉了权势以后,在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的情况下,度过晚年的曹轶欧。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