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李咏去世 看赴美治癌的中国人为何越来越多?(图)

2018-11-01 05:54 作者:李乐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李咏和妻子哈文(图片来源:网络图)

【看中国2018年11月1日讯】(看中国记者李乐综合报导)癌症到底有多可怕?即使是一直热衷健身的前央视主持人李咏,也没能够抵抗过病魔的侵袭。近年来,伴随着癌症的高发,国内赴美治疗癌症的人不断增多。

据权威数据统计,中国2015年新发癌症病例达429万例,占全球新发病例的20%,死亡281万例。2014年中国有380万例新发恶性肿瘤,每分钟7个人被确诊为癌症。

在发病率不断上升的同时,治愈率却没有得到提升。按照所有类型癌症的5年存活率来看,中国仅为25%左右。

如果还要细分一下癌症类型,情势似乎更加严峻:国内肺癌的五年存活率为16.1%、结直肠癌五年存活率为44.9%、肝癌为62%、胃癌为27.4%、食道癌存活率为20.9%。相对而言,只有乳腺癌的5年存活率稍高,是73.1%。

为什么癌症要以5年存活率为分界点呢?因为医学界通常以“5年生存率”来考察癌症的治疗效果,一般来说,癌细胞的转移和复发大多发生在根治术后三年之内,少部分发生在根治后五年之内。意思就是如果患癌5年没有复发,再次复发的概率就会很低。

显然,以患癌5年的存活率来看,上面的数据会让国内的患者严重缺乏安全感。

让我们再来看看美国的病人情况:美国癌症协会发布的新数据显示,从1991年到2015年,癌症总体死亡率连续下降了26%。同样存活率情况来看,所有癌症的5年存活率达到了67%,恶性黑色素瘤的5年存活率达到91.7%,前列腺癌达到98,6%,淋巴癌达到98.2%,膀胱癌的5年存活率是77.3%,食道癌64.5%,白血病60.6%……如果还觉得不够直观,看看下图:


中美癌症患者生存率对比(图片来源:网络截图)

在加拿大,癌症对于民众也同样不可怕。仅从2006年2008年的数据就可看出,超过60%的加拿大人在被诊断出癌症后,预计能存活5年或更长时间:结直肠癌的5年生存率约为平均64%,前列腺癌95%,乳腺癌87%……

对于多数北美民众而言,与癌症抗争的过程,更像是治疗慢性病一样。

数字和现实一样残酷,说白了,国内民众患上癌症之后,即便是经历了令人崩溃的的化疗和放疗后,通往生命的道路依然灰暗狭窄。

在中国广阔的农村地区,很多癌症病人会选择放弃治疗,直接等待命运的终结。害怕是必然的,人类有多害怕死亡,国人就有多害怕癌症。

国内和欧美国家白血病患者使用的一线化疗用药相似,但5年存活率不及欧美国家的三分之一,这与化疗后副作用和感染疾病的控制有很大的关系。不少中国癌症患者跑到国外看病,也是因为忍受不了高毒性化疗带来的副作用。

什么导致了中国人对癌症的惶恐?

医疗水平差异显著

治愈率的差异之所以如此悬殊,最主要的问题就在于医疗水平。据《法新社》估计,2014年,中国的医疗卫生支出仅占GDP的5.5%,人均420美元,而癌症研究又仅占医疗卫生支出的0.1%,四舍五入平均每个人享有的癌症研究投入只有0.42美元。

相比之下,美国的医疗卫生支出占GDP的17.1%,人均9403美元,癌症研究经费占其中的1%,癌症研究投入人均为94.03美元。单是癌症一项,美国人享受到的医疗投入就是中国人的近224倍。

医疗保险与人文关怀

2018年,国内年度电影《我不是药神》轰动上映,讲的就是曾经白血病(血癌)的求生状况,英文译名“Dying to survive”直接道出国内白血病患者群体的心酸。


影片《我不是药神》在国内轰动一时(图片来源:截图)

以人们从片中熟知的白血病神药、格列宁的原型——格列卫为例,看看中外的医保制度有着什么样的不同。

根据《人民网》在2015年初的调查显示,格列卫原研药在中国大陆的零售价格为全世界最高。有媒体做过调查统计,格列卫在美国的售价是13600左右,澳大利亚为10616,韩国只要9720元人民币左右,是全世界30多个销售国家中最低的。更重要的是,在以上大多数国家,格列卫早已纳入国家医保,甚至可以全额报销,日本患者每片只需7块钱。

更残酷的是进口肿瘤药的价格问题,中国患者个人最高需要支付全价的77%,而在美国,个人仅需要支付22%。此外,在中国大陆,还会针对进口药征收3%-6%不等的关税,以及17%的增值税。此外,还有15%的医院加价,以及20%的流转费用。而在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家,药品的增值税为0。

对于国内普通家庭来说,高昂的治疗费用和较低的治愈率实在是让人负担不起,很多人只能无奈选择放弃治疗。但是对于一些经济条件较好的家庭来说,既然千金也要散尽,还不如带着重金前往大洋彼岸寻求更大生机。

最后,还有不得不提的患者人文关怀。

对此,国内媒体多有报道。在报道中有这样的故事,45岁的脑瘤患者赵先生曾在北京的协和医院进行了一连串的放化疗,肿瘤还没有明显缩小,他却已经被化疗的副作用给打趴了,“当时化疗两天我就要吐一星期,一疗程下来就只能坐轮椅”。化疗都是间大病房,一个人吐了所有人都吐,医生几乎没有什么药可用,只能鼓励病人要坚持下去。

转往美国MD安德森肿瘤中心治疗后,他明显体验到了巨大的差异。9个月的时间里,虽然有时也会出现头晕、倦怠、恶心这类副作用,但“已经比国内舒服太多了”。一次独自去门诊化疗时,他感觉很不舒服,刚刚呕吐就被护士注意到了,“别担心,我们有200多种止吐药,”护士安慰他,并很快给他拿来了药和冰激淋。

类似赵先生这样的患者很多,他们选择在美国治疗癌症,不仅仅是因为这里的治疗技术更加先进,更是看重北美医院的人性化的服务。这里的医院会提供很多额外服务帮助肿瘤患者和亲友,比如为脱发病人提供假发用品店信息,为住院病人安排艺术创作项目减轻治疗痛苦,改善病人心态。病人在治疗过程中会感受到更多关怀,而不是只能忍受日复一日的痛苦。

或许以上这些,正是不少国内患者选择前往北美治疗癌症的原因。这的确是个沉重的话题,涉及到了病痛,也涉及到了生命。对于患癌病人而言,他们确实更需要北美这样的医疗手段和关怀保障,才能在病魔的侵袭下,放轻心态,顽强抵抗。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