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者亲述——世界上最大的监狱(组图)

2018-10-25 22:33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新疆达坂城的一处劳改营的规模,已超过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监狱。
新疆达坂城的一处劳改营的规模,已超过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监狱。(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10月26日讯】(看中国记者端木珊编译综合)大陆官媒央视日前首度曝光新疆所谓“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的内部画面,试图美化备受世界关注的新疆劳改营。然而,英国广播公司BBC对多位曾被关押在新疆劳改营的维吾尔人深度专访显示,这些所谓“培训中心”实际是一个大型监狱。

母亲:“永远都不要打给我”

2002年从新疆前往英国学习的Reyila Abulaiti,嫁给了一位英国男子,并取得了英国公民的身份。

去年夏天,Abulaiti 66岁的母亲Xiamuxinuer Pida到英国看她,并于6月2日返回新疆。但Pida刚到家,就被警方抄家。Reyila致电新疆,确认母亲是否安全到达。这时,Reyila才知道,她已成为了当局调查的对象。

Reyila需要把她在英国居住的地址,英国护照的复印件,在英国的电话号码,以及在英国学习的课程上交。在上交这些文件后,Abulaiti的母亲告诉她“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永远都不要打给我。”

从此以后,Abulaiti再也没有听到母亲的声音,她相信母亲在此之后就被关进了劳改营。“我妈妈无缘无故被拘留了”,Abulaiti说,“据我所知,中国政府想要在世界上删除维吾尔人的身份。”

凌辱、洗脑 很少有人能够离开

2015年被关入新疆和田一个劳改营的Ablet Tursun Tohti,每天早上在日出前一个小时就要起床,并在一分钟内到操场集合,排队跑步。卫星图片上可以清楚的看到Tohti提到的操场。

“对那些跑得不够快的人,他们有一个特别的处罚室,里面有两个人,一个人拿皮带抽,另一个人用脚踢。”Tohti形容劳改营的情况。

除此之外,被关押的人士还被要求唱赞扬中共当局的歌曲,背教导法条,如果背诵不正确,就会被打。

Tohti还提到,到晚间,“宿舍的门会被锁上,但是里面没有厕所,他们只给我们一个碗。”

很幸运,Tohti只被关押了一个月,因为在几年前,劳改营的“课程”比较短。但在过去两年,鲜少听到有人从劳改营离开的消息,而且中国当局开始大量回收护照。

Tohti是最后一批有幸离开中国的维吾尔人。目前,Tohti已经在土耳其取得庇护,但Tohti74岁的父亲和另外8名手足还被关押在劳改营。

同样居住在土耳其的Abdusalam Muhemet,今年41岁,他在2014年被拘押。当局对他说,他需要接受“教育”。但他发现自己接受“教育”的地方并不像学校。Muhemet描述了与Tohti类似的运动,以及被凌辱和洗脑。

警察把她的孩子拖出营地

25岁的Ali,由于不敢公开揭露新疆的劳改营,因此使用了化名。

2015年,警方在Ali的手机中发现了一张带着面纱的女人的照片,于是将他抓到劳改营。

在一次强迫运动中,一辆官员的汽车进入了营地,大门被暂时打开了。

“突然,一个小孩跑进来,冲向跟我们一起跑步他的母亲,”Ali说,“她(孩子的母亲)走向她的孩子,拥抱他并开始哭泣。”

“然后一名警察抓住那个女人的头发,将她的孩子拖出营地。”

“每到半夜,我都会痛哭”

对于居住在海外的维吾尔人,被从家庭聊天小组中删除或被告知永不再打电话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由于整个家族被拘押,有报道显示许多儿童被安置在的孤儿院。

2016年,Bilkiz Hibibullah带着5个孩子来到土耳其。她最小的女儿,Sekine Hasan,现在已经三岁半,和Hibibullah的丈夫住在新疆。

Hasan没有护照,他们原本计划等最小的女儿Hasan拿到了护照,全家就在伊斯坦布尔团聚,但Hasan一直无法取得护照。

Hibibullah相信,她的丈夫已经在去年3月20日被关押。此后她与家人失去联系,不知道女儿在哪里。“每到半夜,孩子们睡着后,我都会痛哭。”Hibibullah说,“没有比不知道你的女儿在哪里更痛苦的了。”

新疆达坂城的一处劳改营
新疆达坂城的一处劳改营(谷歌地球截图)

法媒:劳改营大肆采购警棍手铐

10月24日,法新社亦刊发报道,关注新疆劳改营的情况。报道说,在中国官方电视台有关报道的画面中,新疆和田的一所所谓“职业培训中心”看似与任何现代学校一样,但今年早些时候,新疆和田地区政府一部门为这所“职业培训中心”购买了一些与教育毫不相干的用具,其中包括:2,768支警棍、550个电动牛刺、1,367双手铐、2,792枚胡椒喷雾器。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购物清单只是新疆和田地区政府自2017年初以来,为建造和管理正在不断扩大的“职业培训中心”所进行的上千个采购中的一部分。

新疆政府部门有关招标、预算和官方工作报告的1,500多份公开文件中亦显示,这些设施的管理方式更类似监狱,而不是学校。文件还显示,上千名配有催泪瓦斯、泰瑟枪、电击枪和尖刺棍棒的卫兵对这些设施的“学生”保持严密的控制,而这些设施的周围都被带刺的铁丝网围起来。

BBC的报道亦引述澳洲建筑公司Guymer Bailey Architects(GBA)的分析说,新疆达坂城的一处劳改营的规模,已超过世界上许多最大型监狱。GBA分析,如果达坂城的这个劳改营的设施并非单人房,而是多人一房,关押人数可能高达13万人。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