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制造企业生存实录(图)

2018-10-22 08:4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很多企业主和姚亮一样,面临着多项经营要素成本攀高的难题。其中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力工资上调、物业物流成本攀升,以及税费等,成为民营中小实体企业主要的成本负担。
很多企业主面临着多项经营要素成本攀高的难题。(图片来源:Fotolia)

【看中国2018年10月22日讯】很多企业主和姚亮一样,面临着多项经营要素成本攀高的难题。其中原材料价格上涨、人力工资上调、物业物流成本攀升,以及税费等,成为民营中小实体企业主要的成本负担。

在上海这座高度城市化、产业升级加速推进的国际化都市的边缘地区,仍然有不少散落在园区内的中小微生产制造类企业在深夜里亮着灯光。

姚亮(化名)连续打了三个电话才把客户的问题解决,头有些微微发胀,抬头看了一眼时钟,又是深夜。创业多年来,从销售业务做起的他,解决了无数客户遇到的难题,但却对自己企业发展所遭遇的经营成本困局,显得有些无所适从。

不久前发布的2018年民营企业500强报告显示,2017年用工成本上升、税费负担重、融资难融资贵仍然是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前三大影响因素,分别占到了61.4%、54.8%和50.8%。此外,国内市场秩序不够规范和市场需求不足则分别紧随其后,位列第四和第五。

这一系列数据的背后,揭示出当前中国民企的生存现状,人工、物业、税费和制度性成本等相继上涨,正在成为不少企业的发展阻碍。尤其是对那些处在产业链末端的中小微制造型企业来说,行业成本之变与经济环境的变动,往往最先传导并体现在这些企业的生产线上。

春江水暖鸭先知。对于身处秋夜中的姚亮和他身后的企业来说,反之道理亦然。

攀高的“实业门槛”

姚亮的上海贝力仪器有限公司坐落在上海奉贤区浦星公路旁的一座并不显眼的工业园内,每次外地客户来访,都要费一番周折才能找到。

姚亮所投身的扭力工具行业,在中国尚属于冷门制造产业。在2008年之前,仅有几家国企生产专业的扭力工具供应国内市场需求,但此后随着外资品牌的入驻,国内市场开始逐步被进口产品替代,直到近几年,不少民营的国产企业也开始逐渐兴起。

姚亮所创的企业正是其中一员。尽管位置远、不起眼,但对于姚亮来说,当前能够在这个园区里“安身立命”已是非常不易。

近几年来,上海产业升级与转型的过程中,一大批生产制造型小微企业面临着迁徙调整的命运,其中加工制造型企业生存所需的人工、物业和原材料等要素成本的上涨,成为现实中不可忽视的推动力量。

物业与房租成本的快速上涨首当其冲。2014年以前,上海郊区中的金山、奉贤与浦东等工业园区内的租金水平,大概在每天0.4元/平至0.5元/平之间,但2018年至今已经接近每天0.8元/平至1元/平的水平,几乎翻了一番。

而在浙江桐乡,欧莉服饰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吴国杉说,2015年他在当地签订的租房费用为12万一年,如今已经涨到了25万一年。除此之外,很多签订的房租协议中,皆有房租逐年上浮的条款,每年房租实现5%-8%的涨幅甚至已经成为行业的潜规则。

事实上,“涨涨涨”的还不只是房租,制造企业的用工成本攀升,同样也是不得不面临的难题。据《2018年民营企业500强》报告显示,2017年中民营企业的用工成本占比最高,达到了61.4%,成为制约民营经济发展的首要影响因素。

对此,吴国杉表示,桐乡散落着大大小小几千个制衣加工企业,在面临东部地区劳动力回流的现状时,几乎都存在着严重的招工难问题。如此一来,提高工人工资待遇,就成为企业生存、参与市场竞争的必然选择。

“现在工人工资每年10%左右的上涨也已经成为行业规则。”吴国杉坦言,对于众多类似的小微制衣企业来说,当前每个月用工成本近50万元,旺季还能够承受,淡季就只能无奈亏本。

当然,除了物业成本和用工成本的不断攀升外,制造企业当前面临的原材料上涨压力已经成为诸多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在制造业庞大而联系紧密的产业链条中,诸多制造企业所需的原材料价格更多地还是受制于国际市场,一旦出现类似原油涨价、汇率波动等情况,原材料的价格浮动就会沿着供给产业链传导至这些制造业的“神经末梢”。

很多原材料的定价权是根据国际市场,特别是稀有金属材料,受汇率等因素影响很大。以扭力工具行业的原料成本涨幅为例,其产业所需的合金钢、钒和锰等原材料价格在过去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上涨超过了50%。

当前国内不少民营制造企业面临着用工、物业和原材料的价格攀升同时,还要面临着税费调整、环保趋严等制度调整所带来的机遇与挑战。

对此,姚亮深有感触。多年前从小作坊起步创业的他坦言,作为小微企业很多税费的征收是可以合理避开的,如今上海在推动产业升级与转型的过程中,企业进驻园区成为其生存与发展的必需,同时也意味着税费征收必然要达到园区的征收标准。

“对我们来说,制造业税率从17%降至16%的确减轻了一些压力,但同时城市发展对企业生产要求拔高,也增加了小微企业的经营压力。”姚亮说,很多能够进驻到园区内的小微制造企业还暂时处在由粗放加工制造到技术研发的过渡阶段,尚未真正产生利润,但为了“留下来”并能够达到园区税收标准,就必须要想办法来完成缴税的任务。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对于很多中小制造企业来说,当前环保和消防等要求提升的情况下,为了能够继续“活下去”,想办法进驻园区,并能够按照要求完成税收规定,成为摆在诸多中小制造企业面前的不二选择。

姚亮算了一笔账,其企业入驻园区的要求是一年缴纳20万元的税金,分摊至每个月就是1.6万元左右,按照当前减负后16%的税率,就需要公司每个月在缴税日的账面上保有近14万元的公司财务总额。

“蚊子腿虽瘦,但也是肉。”姚亮表示,一个月14万元的流转资金对于转型做研发的小微企业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