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霸毕业后变身“中国007” 非洲大象却要感激他(视频)

2018-10-08 15:2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纪录片《象牙游戏》的主角、中国学霸黄泓翔
纪录片《象牙游戏》的主角、中国学霸黄泓翔

【看中国2018年10月8日讯】看过《动物世界》的人,大概都对这段台词耳熟能详:“春天来了,万物复苏,在广袤的非洲大草原上……”而接下来的镜头,可能是狮子、猎豹、犀牛、尼罗鳄、长颈鹿、非洲大象等在此繁衍生息,不受人类打扰,看起来很祥和安宁。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中国学霸黄泓翔冒着生命危险当卧底,去守护着非洲大象,纪录片《象牙游戏》令全球观众感动!也引发人们对保育动物的重视。

就在今年9月份,人们在非洲波扎那发现87头大象的尸体,且它们的象牙全都被残忍地挖出来,没有大象的面部是完整的。当地的动物保护组织认定,这是非洲出现过的最大规模的偷猎象牙活动其中之一。非洲大象是陆地上体型最大的哺乳动物,但是它们无法战胜藏在暗处的猎枪;也因为有两颗洁白漂亮的牙齿,它们一直遭受到人类血腥残忍的屠杀。

据《澎湃新闻》报导,2016年的一部纪录片《象牙游戏》,揭露了这些屠杀、交易背后的一面。这部由莱昂纳多担任制片、入围第89届的奥斯卡纪录片候选名单的影片,将镜头对准了非洲大象


纪录片《象牙游戏》在Netflix上的官方预告片

一、复旦学霸当卧底伪装成“中国买家”

对于许多人来说,很能难理解为何有人对象牙“情有独钟”。但是如果了解象牙的价格,就很容易明白是什么在驱使着偷猎者。

一斤象牙原材料值大约为15,000元,一个完美的象牙制品那就是天价。在2010年的一场拍卖会中,一樽象牙观音像的成交价高达1,792万人民币(折合近期台币约8,130万元)!

“暴利可以让许多人蔑视法律。”肯尼亚曾经拥有的10万头大象,如今已经不足5万。

有人在猎杀,但有人在保护。在非洲大象保护团队里,有个很“特殊”的人,他叫黄泓翔,是一位中国人。他本科复旦毕业,研究生在哥伦比亚大学,在毕业后,他拒绝了许多不错的工作,只身到了非洲肯尼亚当一个卧底。

在许多象牙商的眼里,中国是最佳的象牙“出口地”,所以作为中国人的黄泓翔,伪装成“收购贩”常能够轻易取得信任。但这份工作更多的是危险:他身上带着摄影机,而跟他打交道的人,身上都带着枪。一旦被发现,他只有一条路——死。

有一次在越南河内,黄泓翔和搭档“被人盯上”了,对方提出要搜查他们的包。如果搜出了摄影机,他的下场显而易见。这里是一片“灰色地带”,犯罪并不少见。好在装摄影机的包里放了许多的卫生巾,他才得以逃脱。

在顺利的时候,直到小象牙商的“据点”被捣毁了,人们也根本不会怀疑到他。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想过,在象牙和犀牛角的斗争中,会有中国人站在正义这一边。这些人没想过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事实上,非洲70%的象牙都是流入了中国市场。

黄泓翔表示,他的朋友曾经在南非街头,被人指着鼻子破口大骂:“我要杀光你们的熊猫,因为你们杀光了我们的大象犀牛!”

曾是“大象最后的乐土”的波扎那,87只大象遭盗猎取牙惨死。每年大约30,000只大象死于象牙交易
曾是“大象最后的乐土”的波扎那,87只大象遭盗猎取牙惨死。每年大约30,000只大象死于象牙交易。

黄泓翔也很无奈,所以他选择站在了大象和犀牛的一方:如果能有中国人挺身而出,当一回好人,情况也许会有所不同。

他还要求,在纪录片里,不要给自己打码。这意味着,他的身份全部曝光,人身的安全也许会遭到威胁。可是,他要用这种方法来告诉大家:的确有中国人在为大象而战斗着。

在许多个像他一样、致力于保护野生动物者的努力之下,我们得以窥见这场残忍的谋杀——

二、人类活动导致物种濒危与变异加剧

过去5年中,有超过15万只大象死于象牙偷猎;在非洲中西部的象群几乎被捕杀殆尽;象牙则被加工成各种奢侈品,衍生出数十亿美元的交易;如果交易继续下去,那非洲大象这个物种可能会在15年内灭亡。

非洲的一位64岁老人就能猎到250公斤的象牙。当象群聚集在一起时,偷猎者甚至于不需要瞄准,就能轻松让它们倒下。而要获取象牙,目前唯一的方法就是杀死大象!因为自然死亡的大象,一是很难遇到,二是象牙的质量会受到影响,所以往往不在偷猎者们的考虑范围内。

成年非洲大象的牙齿大概有3米,但40%的上根部分都长在头骨中,这是象牙中分量最重、最粗的部分,同时也直接关系到象牙能卖出什么价。所以,为了得到完整的象牙,偷猎者会在大象倒地后,把它们的脸劈开,然后从根部开始锯掉象牙,或直接把它们的头砍下来。

有时候,大象倒地时还没有死,它们要活着遭受这个痛苦的过程。有的甚至在失去了脸部之后,仍然会抽搐、颤抖。而一只非洲大象用15年的时间才长到成年,然后被一颗子弹轻易夺走生命,最后还“死无全尸”。

比如萨陶,原本是非洲东察沃国家公园中最有名的大象。它被认为是世上现存体积最大的一头大象,每一根象牙重达45公斤,长到几乎能触碰地面,是名副其实的“大象之王”。

非洲东察沃国家公园中最有名的大象——萨陶
非洲东察沃国家公园中最有名的大象——萨陶(以上图片来源皆为youtube视频截图)

可是在国家公园中生活了半个世纪之久的萨陶,仍然没有逃过偷猎者的“毒手”,在2014年被毒箭射死。而偷猎者们为了掩人耳目,快速脱身,不惜挖掉其整个面部来取走象牙。工作人员只能够通过耳朵辨识出,这是它的尸体。

和萨陶同样遭遇的大象尚有几十万头。如今的非洲大陆,由北到中西部已经鲜少能看到一只大象。反抗力差的非洲大象,遇上长枪短炮的偷猎者,这场战争自一开始就不公平,这也注定了它们的悲剧。

但非洲大象是聪明的生物。非洲的象群专家Joyce在莫三鼻克发现,越来越多原本应该有象牙的非洲母象已不长牙了。象牙原本是大象保护自己的防御武器,跟帮助自己折断树枝以便获取食物的工具,所以意义非同一般。

Joyce很快发现到原因:在非洲的象群中,原本仅2%-6%的非洲母象因为基因变异而不长象牙。但在进化中,人类“帮助”它们“放弃”了牙齿。

从1977年至1992年的莫三鼻克内战的时候,因为象牙值钱,象群遭受屠戮,能活下来的大象,主要都是没有象牙的母象。而它们把基因一代代传递下去,如今在莫三鼻克,本2%-6%不长象牙的概率已变成了98%。

三、需要象牙的从来只有大象

象牙商为了牟取暴利,以低价从偷猎者手中买到象牙,然后再以翻数十倍的价格卖出。若经过彩绘、雕刻,象牙的价值又会翻个几番。

雕刻过的象牙
雕刻过的象牙(图片来源:E235/Wikimedia/CC BY-SA 3.0)

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象牙交易市场,而香港是最大的转运站。在香港,黄泓翔再度以卧底的身份协助调查,他说:“总有富人把象牙当作是身份的象征,认为野生动物是人类可以使用的自然资源。很少有人把它们当作生灵看待。”

这些象牙商贩通过库存记录的漏洞,躲过政府的调查。交易在黑暗处进行,可非洲大象却在明处被猎杀。非洲最大的象牙商叫西泰尼,一个人就犯下了一万多起象牙案。据悉,从他那里可以一次性买到2,000公斤的象牙。在非洲公开通缉之后,第三年他被逮捕了。

在一项“停止象牙交易”的活动中,仅一年共收缴超过7,000根象牙。不法分子们仍然想着潜入收缴室偷盗象牙。项目负责人表示,这些象牙都需要被销毁,否则交易会继续存在。

“象牙只是一堆骨头,是非洲大象活过的证明,绝不是身份权贵的象征。”

在纪录片的末尾,肯尼亚草原上燃起了火焰。105吨象牙在火中付之一炬。

导演基夫‧戴维森说:“这没错,因为象牙本来就不应该值钱。”

四、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

在牵涉象牙交易的人眼里,没有非洲大象也没有生命,有的只是利益。而非洲大象数量越稀少,仅剩的象牙就会更稀有,更昂贵。这形成了恶性循环,只要买卖还存在,杀害就永远不会停止。

还记得那个公益广告吗?
小象兴奋地告诉妈妈:“妈妈,我长牙了。”
母象只是沉默。
小象又重复了一遍,问妈妈说:“妈妈,我长牙了,你不为我开心吗?”

对人来说,长牙是成长,但是对小象而言,长牙却很有可能意味着危险、残杀。然而,惨遭杀害的远远不止非洲大象。大到灰熊、犀牛、北极熊,小到巴西蝴蝶、昆虫,都可能是惨遭毒手的对象。

非洲原野上的犀牛
非洲原野上的犀牛(图片来源:allenstudios/Pixabay/公有领域CC0)

庆幸的是,调查的证据和影片最终被公开。香港的议员公开在媒体前呼吁禁止象牙买卖。而且自2017年12月31日起,全中国内地也禁止象牙贸易。

刑法第341条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五、远方在哪儿呢?

黄泓翔的卧底之路结束了,但他没有停下。他自己创办了机构,帮助更多中国青年加入保护非洲动物的事业里。他在采访中说:“我还会继续留在非洲,以及去到更多更远的地方。因为远方就在那里,你没有办法不去。”

“远方”在非洲、在北极、在青藏高原、在亚马逊森林……在所有发生偷猎的地方,在所有需要保护的地方。仅仅数年的时间里,禾花雀、白暨豚、北白犀牛相继地从地球上消失,还有更多的物种也走入了濒危。

有些悲剧已经发生,但有些结局尚可改变。既然要共存,那就珍惜,趁一切还来得及……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