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公布退隐计划 —— 理想就是用来破灭的(图)

2018-09-14 07:28 作者:天佑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马云(Wang He/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9月14日讯】这两天,关于马云退休的话题很火,很多人来问我怎么评价这件事?说实话,我没资格评论。为什么没资格评论?因为,对于这个一直在刀锋跳舞的人来说,任何的评论,无论是表彰还是污蔑都不足以将他这次选择诠释清楚。

我们看到的马云,都是媒体描绘的马云。这些媒体描绘的马云,无论是大象的鼻子也好还是大象的耳朵也好,都不是真实的马云。分析马云,无论是从什么角度,我们得出的结论都不会是客观而全面的。因为我们知道,在中国这个国度有着与众不同的生存游戏,而马云恰恰是这个生存游戏中不断闯关成功的一个选手。

我不知道大家看过电影《饥饿游戏》没有?那个生存游戏看起来虽然像个闯关游戏,实际上却是一个关于规则的思考。规则的制定者为什要制定那种残酷的规则?而且规则还可以一改再改?参加的游戏的二十四个人都是相似的善良的反叛者,他们从被放逐到那个叫arena的地方的第一刻开始,大家就共同非暴力不妥协,不配合,不遵守游戏规则,游戏的主办方又该怎么办呢?当年我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这个游戏里体现的东西怎么那么像中国?在中国,我们普通老百姓只能够适应潜规则,遵从血酬定律,从而避免使自己受到伤害,这是我们每个人不愿意承认,但不得不面对的现实。假使我们不遵从这种规则又会怎么样?

《饥饿游戏》这部电影里,为什么会设计这个生存游戏?其实,这项游戏的出现是统治者为了显示权力的肌肉。这个游戏中一切都是可以操控的,规则的制定者甚至可以在游戏的进程里随意加入火灾、陷阱等难关,甚至可以改变天气、释放野兽等等。尽管游戏场arena中的的地理环境、天气、生物、时间等自然条件,是由电脑程序实现设定的,但是,如果规则制定者认为比赛进度过慢或者缺乏刺激场面,他们可以制造出野兽来攻击参赛选手。饥饿游戏与其说是一场游戏,还不如干脆说,这是统治者为了展示自己的力量的恐怖宣传。统治者要用这种形式向施惠国的人民说明一个关键的问题:如果都城凯匹特中的领导想让某个选手去死,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容易。这才是游戏要达到的效果:恐吓人民。所以说,从《饥饿游戏》联想到马云,有人说马云是为了“保命”、有人说马云是“禅让”,其实,他究竟是为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我看来,他不过是想在某个游戏中争取生存下来而已。

我们这个时代,所有人似乎都对政治避而不谈。于是,这个国家表层繁华下的暗流是很难显现出来的。在这点上,我们的现实远远不如《饥饿游戏》中的那些场景那么直观。很多东西不直观就意味着你要猜测,而猜测总有错误的时候,而这种错误往往会让你失去一切,甚至生命。于是,这就形成了一种你能感受到的无时无刻不在的恐怖。在这种恐怖中生存的人总要在某个时间点做个选择,要么皈依罪恶,要么闭耳塞听相信谎言。

我们这个时代,人们为什么要像《生存游戏》中的选手一样做出选择?其实,吴思的《血酬定律》给出了很残酷的答案:人,精于趋利避害的理性算计,以追求着利益最大化。所以,在吴思的笔下,“劫富济贫”是经济上划算的买卖;贪官污吏是在帝国的权利格局下“不好过分责备”的行为;当冤大头是老百姓最合算的选择,而当贪官污吏则是官吏最合算的选择;地霸、嘈口、白员都有其存在的合理性……在吴思看来,一切似乎都无关于道德,一切都可以是关乎利害格局。以前,我对吴思《血酬定律》很是不感冒,觉得他的书深度不够。但是,最近这两年,我越发的感到吴思以某种不明说的规则来分析中国历史,无论观察的角度是“潜规则”还是“血酬”,都以利益计算为主要的视角。而他的视角不仅仅是针对历史,还指向了当代,尽管不完全正确,但很多地方也是切中要害。

就这次马云的辞职来说吧,对于马云来说,无论是他退休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退一步总比不退的好。早上我看有人说马云一年前对川普还豪言壮语要给美国创造一百万个就业岗位,谁知,一年后他自己就下岗了,这应该算是一种理想破灭吧。其实,理想是用来破灭的,人的能力和意志力存在巨大的差异,即使是同一个人,能力和决心也在不断变化。《饥饿游戏》中的很多人不一定是死于能力,而是死于对规则的不理解,或者说是求胜的欲望太强烈。

有人说马云是英雄迟暮,其实,英雄这种东西,本来就是非常时期的非常之物,马云是经济游戏的成功者。而现在经济游戏让位于其他游戏了,现在的这个游戏里不需要英雄,也没有英雄的位置,这个游戏只需要英雄的财富。所以,马云将财富交给别人去打理,自己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将原有的理想破灭去实现一个新的理想,这也是件很划算的事情吧。

他是个聪明人,知道进退,理不理想的不算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