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学生愤怒了!大学陆教授英文太差听不懂...(组图)

2018-07-30 16:52 作者:钟灵 桌面版 正體 15
    小字

香港学生批评陆籍教授英语太差,教学内容都无法听懂
香港学生批评陆籍教授英语太差,教学内容都无法听懂。(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7月30日讯】(看中国记者钟灵综合报导)近年香港各大院校聘请内地学者的风气相当浓烈,但在以英语为主要教学语言的香港,他们的英语教学能力受到广泛质疑。港媒最近获得一份课检报告,反映学生对于内地学者英语发音表示不能理解,影响教学内容;而该校的语文中心早前也已经承认有上述问题,并指“间接窒碍学生英语能力发展”,但为何香港的大学仍然聘用数量如此之多的内地学者

《苹果日报》获得了一份浸会大学语文中心于前年9月撰写的评估报告,内容揭示大学教师英语水平恶劣并非个别事件。报告指出,学生的英语能力,已经“被一些教授窒碍”(impeded by some professors),并形容这些教授的英语发音非常不准确、口音很重,达到难以听明白的程度。报告还建议,大学聘用教员时应考虑他能否说英语。但其实,能说英语在香港是最基本的聘用条件。

根据港媒获得的浸大生物系四年级生2017至18学年上学期的课检报告中指出,其中一名广受学生批评的王姓生物系研究助理教授,仅持有内地学历,包括兰州大学理学士、中国科学院哲学博士。学生在报告中批评,王的发音不但令人完全听不懂,上课时只是读出简报内容,没有互动;更有学生指上课感到迷失,“真的不知道或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而王事后也有发电邮向学生道歉,并坦言自己是“首次用英文教书”,令人质疑其是否符合大学教席要求。

同系的研究助理教授王凯峰表示,部分内地教员的专业术语发音“全部也是错的”。他形容,“只是看表面,也能感受学生的愤怒。因为他们有给学费、(政府)公帑也资助很多,但原来得到的教育是这么劣质。”

此外,该校学生的矛头也直指生物系系主任、同样来自大陆的夏亦荠,指夏的英语也不流利。王凯峰表示,系主任自己能力成疑,“他请来的人英文也这么差,你已经可以知道,他请人的标准就是...简单来说就是,是不是‘自己人’。”

在香港,流利英语是基本的教学要求
在香港这个融合国际多元的社会里,流利英语是基本的教学要求。(图片来源:Wikipedia)

英语是基本要求 为何聘用不擅英语内地学者?

同样的问题也存在于香港其他大学。有不愿透露姓名的中文大学教员表示,大学近年涌入许多大陆教员,“但其实他们的水平根本不符合大学要求。我可以看到,当中有些人上升到管理层后,他们请人往往都是先考虑,那个人是不是‘自己人’。”被问到为何要考虑“自己人”,该教员表示:“大学有些政策,需要投票支持的,‘自己人’越多,他就越容易成事,有时候升迁问题也一样”。

该教员形容,本地学者与大陆学者在大学已经很明显形成“两个阵营”。“我觉得,(大陆学者)不太喜欢跟其他人交流,喜欢自己围内、有什么事都是围内商讨,排除其他人,令一些本地的学者很不满”;“其实很难不令人联想,现在北京干预香港学术自由,尤其社会学科,在香港的大学取得控制权,相当于控制这里的学术自由。他不需要那个教授会不会英文,他只要能在大学发挥他们想要的作用就可以”。

除了聘请大陆学者外,香港的大学近年接二连三发生解雇、或不续聘具争议的本地学者,例如。澳洲悉尼麦考瑞大学中港研究专家Kevin Carrico今年1月撰写的报告指出,学术自由是“一国两制”的反映,虽然表面上香港学术自由仍“比大陆自由一点”,但随着占领运动后,各种迹象显示“大陆正把学术控制渗透到香港的交与系统之中,威胁香港大学的自由与声誉”。

报告提出不少实例,例如占领中环运动倡议者之一、香港大学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被亲中团体以激进行为要求港大将其解雇;在特首校监必然制下,实际上受“中央钦点”的特首并无法中立地捍卫学术自由,例如林郑月娥去年就曾要求大学对学术间讨论的争议话题“港独”采取封杀行动,在压力下10所大学校长亦签署声明“表态”;2015年,时任特首梁振英亦不理会港大民调98%师生反对的前提,委任全国政协委员李国章为香港大学校委会主席,而李任内亦阻止中联办表明反对的港大法律学院前院长陈文敏出任副校长。

香港大学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高等教育学府,是大英帝国1911年在东亚成立的唯一一间大学
香港大学是香港历史最悠久的高等教育学府,是大英帝国1911年在东亚成立的唯一一间大学。(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对学术自由的打压 往往“杀人不见血”

曾发起抗议北京黑手干预香港司法“静默游行”的港大人文学院主任柯天铭(Timothy O'Leary),今年7月也因港大“限龄制”被迫离开,他接受立场新闻专访指出,过去的种种迹象,都令自己感到院校自主和学术自由岌岌可危,于是与几位教授发起静默游行。他透露,并不是所有教授都敢出面支持,也有人说:“你会失去这份工作”,但他从没后悔过。他透露:“很多人跟我说:我完全支持你们所做的,不过我不能署名支持。有些人是因为性格而不愿出面,有人不想与有权势的人‘对着干’,也有人考虑到要申请研究资助等理由,而不愿发声。”

港大人文学院主任柯天铭 (Timothy O'Leary) 2015年曾发起静默游行,抗议政治打压学者。
港大人文学院主任柯天铭 (Timothy O'Leary) 2015年曾发起静默游行,抗议政治打压学者。(图片来源:Facebook/Timothy O'Leary)

另一名“静默游行”发起人何式凝教授也表示,学术界的政治打压很多时候“杀人不见血”。何指出,自己因曾参与雨伞运动和关心政治议题,已上了所谓的“黑名单”,申请资助并不容易。今年60岁何式凝,年初申请续聘两年教席时的经验“令人难堪”,她说:“初初是赶走我…我像是begging for the job(乞求工作),每一步都‘恰’、要fight(争取),很是羞辱,但要做的也做了。”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