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丑闻燃烧 涉吞国有资产 销售行贿(组图)

2018-07-24 05:21 作者:黎小葵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长春长生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黑心疫苗引发民怨沸腾(图片来源:Getty Image)

【看中国2018年7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黎小葵综合报导)长春长生爆出制造黑心疫苗后,令许多中国父母忧心忡忡,本周末亦让“黑心疫苗”相关话题占领了大陆几乎所有社交平台。那么,长春长生到底是个怎样的公司呢?

长春长生遭起底 家族企业6年净利17.5亿

大陆《新京报》报导,高俊芳在1994年到2004年间逐步从一个管理者变成公司实质权力人;2005年到2015年,高俊芳将长春长生生物科技“升级”为名副其实的“家族企业” ,身价超过67亿元人民币。


高俊芳身兼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五个职务(网络图片)

腾讯财经旗下栏目《棱镜》报导,高俊芳除身兼董事长、董事、法定代表人、总经理、财务总监五个职务外,丈夫张友奎任副总经理兼销售总监,儿子张洺豪为副董事长、副总经理兼执行董事。一家三口不仅霸占公司高层行政和财务、销售等核心部门,还合计持有该公司36.66%的股权。再加上张友奎两个妹妹各持1.24%及3.02%股份,该公司可以说是家族企业。

2012年至2017年间,长春长生生物销往市场的疫苗超过1.1亿支,录得净利润17.5亿人民币,这些疫苗销售至中国各地的疾控中心、防疫站。长春长生生物2015年曾自爆前几大客户为四川省、安徽省、河北省、云南省、陕西省、广东省及浙江省等地的疾病管控中心,各家疾控中心的年度采购额均超过千万元人民币。

而在支出中发现,长春长生生物6年来“销售费用”总计高达12.63亿人民币,其中“推广服务费”增幅年年扩大,似乎目标是将上亿支疫苗卖给中国各地的疾控中心。

目前人在非洲的习近平已经要求追查黑心疫苗事件,长春市长新区警方已将长生董事长高俊芳及4名高层主管带往公安机关审查。

涉吞国有资产 疫苗销售行贿

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是长春高新旗下的一家国企,创立于1992年,旗下有6个品种的一类和二类疫苗,是中国第二大狂犬疫苗企业,也是官方宣传的流感疫苗前三甲之一。

2015年12月,长生生物100%股权作价55亿元借壳黄海机械上市。

2016年,受山东疫苗事件影响,官方取消了疫苗流通的中间商环节,一时间,疫苗转变为“直销模式”,让长春生物获益匪浅。

2017年疫苗销售约为15亿元,净利润5.66亿元,销售收入同比增长51.67%。

但《端传媒》报导指出,一路走向强大的长春长生,也留下了劣迹斑斑的历史。

一,私有化过程涉嫌侵吞国有资产

长春长生一度是上市国企长春高新的核心资产。

2003年,长春高新董事会拟全部转让公司持有的长春长生股权。当时时任长春高新副董事长、长春长生董事长兼总经理高俊芳,受让长春长生1734万股股权,每股转让价格为2.4元,占总股本的34.68%,转让金额为4161.6万元;上市公司亚泰集团受让1250万股,占总股本的25%,转让金额为3000万元。这次转长生资产增值率仅为3%,净资产增值率仅为8%。

《中国证券报》报导,2003年12月9日,一家生物制药公司表示,愿意以每股3元的价格受让长生生物的全部股权,却未得到介入收购的机会。事后长春高新迫于外界舆论压力,于2004年4月修改了转让合同,将转让价格增加至每股2.7元人民币,吉林亚泰集团受让股权增加至1734万股,占长生生物总股本的34.68%,而高俊芳的受让股权则降至1250万股,转让金额为3375万元。

事实上,高俊芳在获得长春长生控制权过程中也受到不小争议。

根据公司2001年至2002年的年报显示,高俊芳的年收入不过5至8万,如何支付近4000万的收购款?对此,高俊芳的解释是向亲戚朋友借款。

此外,查询长春长生生物年报可发现,2000年至2002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都呈现高速发展的状态,到2003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突然大幅下跌,有媒体质疑,这是为配合收购刻意压低业绩。

2006年8月,亚泰集团以每股2.8元的价格将股权卖给高俊芳,退出长春长生。至此,长春长生成功私有化,被高俊芳掌控。

二,疫苗销售过程行贿

《端传媒》报导指出,根据业绩数据显示,长春长生2017年的研发投入为1.22亿元,占营业收入的7.87%,这一占比与同行比起来少得可怜。以疫苗生产企业沃森生物为例,2016年和2017年的研发投入分别为3.11亿元和3.33亿,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2.61%和49.87% 。

那么,长春长生的钱用到哪了呢?根据财报显示,占长春长生总成本60.27%的是销售费用。 2017年,长春长生的销售人员仅有25人,但销售费用却高达5.83亿元,人均销售费用2331.85万元。这其中,4.42亿元为“推广服务费”,即为子公司长春长生向推广服务公司支付的费用。

此外,会议费也高达7284万元,和2016年相比,激增2284%,深交所曾经为此发函质询,长生生物回应,销售对象由“省、市、县三级经销商”变更为“直接销售至县区级疾控中心”,需要通过各式会议以“提升品牌影响力”。

有第三方软件统计,在长生生物涉及的法律文书中,贪污受贿案件高居榜首,至少有20件。

三,上市数据疑造假

报导称,长春长生与山东兆信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有一起4000多万元的买卖合同纠纷。

2018年6月,吉林高院判处山东兆信立即给付长春长生货款及利息。2013年开始,长春生物生产的疫苗通过山东兆信售卖至山东省疾控中心、防疫站、医院等场所。

山东兆信一名已经离职人士透露,山东兆信并不认可这起纠纷牵扯的金额。他指出,长生生物上市时,山东兆信曾配合长生生物做假数据,由此产生了阴阳合同。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