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如愿以偿使周恩来死在了自己前面(图)

2018-06-14 00:09 作者:一真溅雪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毛泽东最怕自己死在周恩来的前面,故一方面促成邓小平的复出,同时也加紧对周的打击与迫害。
毛泽东最怕自己死在周恩来的前面,故一方面促成邓小平的复出,同时也加紧对周的打击与迫害。(网络图片)

邓复出不久即与以毛为后台的江青等“文革”新贵们多次发生冲突。此时的邓自认为周已不能视事,毛年事已高,又重病缠身,许多事已力不从心。以江青为首的“文革”新贵们不论是资历还是能力都不能与自己相比,所以邓误认为毛已离不开他。邓到此时还没有看清毛发动“文化大革命”的真实目的是要从党天下转为毛氏天下,邓还以为毛让他复出,是要把中共的江山(实际上是毛的江山)传给他。

邓复出主持工作之后,把工作重点放在恢复和整顿国民经济方面。他提出要在1980年建成比较完整的国民经济体系,在二十世纪末实现“四个现代化”。邓在他主持召开的一系列重要会议上很少提及“防止资本主义复辟”、“批林批孔”(实为批周)、“反修防修”等“文革”内容。这令江青为首的“文革”新贵们大为不满,他们立即在国内掀起一场矛头指向周、邓的“反经验主义”运动。江青公开宣称:“党内现在最大的危险不是教条主义而是经验主义”。

江青等文革派对邓的攻击和对邓整顿恢复国民经济工作的干扰,引起了邓的不满,邓将此情况亲自反映到毛那里。毛此时仍未放弃利用邓辅佐毛氏王朝的幻想。毛利用1975年5月召开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的机会继续对邓进行拉拢。毛一面表示支持邓的做法;一面假意批评江青的批“经验主义”,要江团结邓,不要搞“四人帮”;一面趁机打击重病中的周;毛还旧事重提称邓是毛派的代表。会后毛还要江亲自登门与邓谈心认错,但并未取得邓对江的支持。毛的这一手令邓更加相信毛已离不开他,毛死后毛的江山非他莫属。

毛自1972年2月因肺心病发作大病一场之后,健康状况急剧恶化,毛自知来日无多。此时毛最耽心的是自林死后周已成为他实现由党天下向毛氏天下转变的最大障碍。尽管周在毛面前表现得像一条没有骨头的狗一样对毛逆来顺受、百依百顺,但深知周的阴险、圆滑、狡诈、两面三刀的毛,仍怀疑周在他面前的表现都只是假象,而且周始终没有重大把柄被毛抓在手里(除了在党内早已有了定论的“伍豪事件”之外)。

毛最怕自己死在周的前面(在周被查出患癌症之前,这种可能性非常大),因为毛知道他在世时可以镇住周,一旦他死后无论是在党内、国内的影响力、声望、人脉和能力,以江青为首的文革新贵们都无法与周相比,周可以轻而易举地把毛氏天下据为己有,而将江青、毛远新等文革新贵打倒。于是毛一方面促成邓的复出以取代周;另一方面也加紧了对周的打击与迫害。

毛继续拖延、阻挠对周的癌症进行积极的治疗,直至周的癌症已扩散才同意对周进行手术治疗,但为时已晚,周的病情日益恶化。为了加速周的死亡,在周染病期间,不让周休息,仍让周主持繁杂的国内、国际事务以消耗其精力。同时毛为了对周施加精神上的压力,以加速周的死亡,把周奉他的联美抗苏的旨意而与美国总统尼克松和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基辛格进行的会谈,说成是周推行对美帝国主义的“投降主义路线”。1973年7月4日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张春桥传达了毛的上述指示,对周进行批判,周吓得连忙向毛作出书面检讨。

同年11月,周与来访的基辛格会谈,毛指责周未请示他自作主张接受美国的核保护伞,为此毛召开会议对周进行批判,会上江青攻击周“是右倾投降主义、给美国人下跪、丧权辱国、蒙骗主席(指毛)”。这一次自知来日无多的周终于忍无可忍拍着桌子对江叫道:“我一生犯过许多错误,可是右倾投降主义的帽子扣不到我头上(如果是在毛面前周绝对没有这个胆量敢对毛拍桌子)。”

这引起一心要提高江青威望以便接自己班的毛的震怒,毛立即下令扩大批周会议的规模,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批判斗争己重病缠身的周。会上文革新贵们指责周自作主张接受美国的核保护伞、在外交部搞独立王国、害怕苏联、如果苏联打过来周要当苏联的儿皇帝、在1972年毛重病期间迫不及待地要取代主席。

毛为了拉拢邓和挑拨周邓的矛盾,还特意要邓参加对周的批斗会,邓为表现自己紧跟毛,在会上攻击周说:“你现在的位置离主席只有一步之遥,别人都是可望而不可及,而你却是可望又可及,希望你十分警惕这一点。”又专门成立以江青为首的“帮助小组”对周进行批斗“帮助”,并责令周亲自写检讨,不得由他人代笔。周被迫写了一份对自己的错误上纲上线的深刻检讨才得以过关。这一次批斗,毛达到了把周搞臭的目的,以致与会人员都不敢与周打招呼。

到1974年初,毛又发动一场“批林批孔”运动,借机大肆宣扬吕后、武则天等所谓“法家皇后”,为江青继承毛氏江山作舆论准备。此前的1973年中共十大召开前,在讨论中央领导班子的名单时,毛引用汉高祖刘邦的话:“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露骨地表达了建立毛家世袭天下的意图。在1975年8月的批《水浒》运动中毛还当着政治局成员的面赞扬江青说:“江青斗争性强,阶级立场坚定,这点我俩是一致的……她身边如果有个好参谋,她是可以挑大旗的……我清楚,顽固派是反对我起用江青的。”

本来周为了讨好毛,批准意大利共产党员摄影家安东尼奥尼来华拍摄一部颂扬“文化大革命”的记录片。不料此人暗地里却拍摄了一部反映中国大陆贫穷落后真实面貌的记录片,揭了毛和中共的老底。在国际上对毛和中共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文革新贵们指责安东尼奥尼是间谍,批准他来华拍摄的周是汉奸。为了把批林批孔的矛头转向周,毛指示文革新贵王海容:“现在是到了批周公的时候了。”王带着毛的指示组织人马批周。毛又指示江青提出批“宰相大儒”,全国各地刋登一系列批宰相的文章,含沙射影攻击周为现代大儒,这些都对周形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加速了周健康状况的恶化,这正是毛要达到的目的。

到1975年健康状况不断恶化的毛,生怕自己死在周的前面,对已病入膏肓的周仍不放过。在这年8月中旬,毛借批判《水浒》为名说:“宋江(暗指周)投降,搞修正主义,把晁盖的聚义厅改为忠义堂,让人招安了(指周对美国奉行投降主义)。”江青更明确地说:“(主席)评《水浒》的要害是(宋江)架空晁盖,现在政治局有人要架空主席(指周、邓)。”

面对这样的攻击、指责,周不仅仍然保持一贯的逆来顺受、忍气吞声,而且还拿自己的眼睛为毛试验一种新眼药水,以此向毛表示忠心。尽管周如此下作的表现,仍未能引起毛对他的一丝一毫怜悯。毛于1974年和1975年翻出三十年代周支持王明、博古反对毛的老帐,和“伍豪事件”对周进行打击,指责周一贯反对毛的路线和叛党投降,使周对此耿耿于怀。以致1975年9月20日周进行最后一次手术,被推进手术室大门前,周用尽最后的一点力气高叫:“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1976年1月8日毛的忠实走狗和帮凶、罪恶累累的周终于走完了他卑鄙、猥琐、圆滑、伪善、阴险、狡诈、无耻和凶残的一生。毛终于如愿以偿,使周死在了他的前面。坏事做尽的周害怕他死后被人掘墓扬灰,死前要求不保留骨灰,得到毛和中共的批准。周死后毛拒绝参加周的追悼会,以此对周进行最后的羞辱。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