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兴事件向内引火 腐败入“芯” 江绵恒被揪出(图)

2018-04-22 11:35 作者:林中宇 桌面版 正體 18
    小字

中兴事件已向内引火,除倒逼中国科技自主,或延烧科技腐败问题。
中兴事件已向内引火,除倒逼中国科技自主,或延烧科技腐败问题。(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8年4月22日讯】(看中国记者林中宇综合报导)中国高科技企业中兴通讯受美国政府制裁,中国在高科技领域与美国的巨大差距引发中国舆论深刻反思的同时,陆媒披露,中国官场腐败亦在科技领域存在,官方每年在相关领域投资上万亿的科研经费,不知花到什么地方去了。公开报导显示,被称“中国第一贪”的江泽民长子江绵恒在这一领域布局颇多,连有“中国芯之父”之称的邓中翰,也传是江的利益关系人。不过江家在这一块的利益近年已被当局触碰。

陆媒揭芯片科研领域腐败:钱都花哪去了?

美国政府日前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出口包括芯片在内的美国产品。由于中兴几乎所有产品领域都依赖美国芯片,让中国产业界、民间和官方都措手不及。

陆媒《新财富》4月21日报导说,从没有像这一刻这么清醒地感知到“无芯之痛”,意识到国产自主化“赶英超美”言之过早。

针对有批评指,“芯片工程师吐槽:共享自行车烧钱几百个亿,尖端科技却鲜有投资”。报导纠正说,实际上,中国在半导体领域早就砸下了血本资金,规模数以万亿计。问题在于钱花到不该花的地方去了。

据悉,中共十三五规划期间,政府第一次以市场化投资的形式推动半导体产业链的发展,成立投资基金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为大基金)。

大基金股东们实力强大,包括中央财政、国开金融、亦庄国投、华芯投资、武岳峰等资方,还包括中国移动、上海国盛、中国电子、中国电科等电子信息公司。大基金于2014年9月24日成立,初期规模1200亿元,截止2017年6月规模已达到1387亿元。现“二期”正在酝酿中,规模或达1500-2000亿元。

大基金撬动了地方政府层面的产业基金,截止至2017年6月,规模达5145亿元。大基金撬动的资金即将直逼一万亿元,且不论这还是10个月前的数据。

截至去年11月底,大基金已成为38家公司的主要股东,覆盖17家A股公司和两家港股公司。大基金和国内另一个半导体投资驱动引擎“紫光集团”都在砸钱建厂。目前,中国在建的22座晶圆厂中,有17条产线会在2017年年末至2018年形成量产,新增投资约6000亿元人民币以上。

报导还称,中国进口半导体支出,已超过了石油进口支出。而据全球顶尖的自然出版集团在2015年发布的《转型中的中国科研》白皮书指出,中国现在的研发投入和科研产出均居于世界第二位,“研发投入(投入强度)已与英美等发达国家相当”。

报导据此认为,科研投入不存在资金缺少的问题,但是砸下巨额科研费用之后,技术创新却收效甚微。真正的挡路石其实是科研经费的分配问题,是花钱体系有问题,造成资源配置效率低、浪费大。

报导披露每年万亿的科研经费去向:

一是每年开不完的会,出去玩的差。

2016年陆媒报导,过去数年间,全国科研经费大概只有40%是真正用在科技研发,60%用于开会、出差。一开会,就可以报销差旅费、汽油费,甚至经常以因公出国、出国考察的名义,变相超预算,就算是清华、北大也不例外。

有科研人员透露,所谓出国考察不过是走走看看就完事,其余大部分时间是用在旅游观光上。

二是买不完的设备。

每年拨一笔经费下来,第一件事就将团队里所有的笔记本、扫描仪、手机等资源更新一遍,有时候一个导师手里有好几个课题,还能领到好几台最新的笔记本电脑。而高校内部也存在二八法则,有钱的大学怕钱花不完,而有些实验室则穷得连仪器都不够用。

三是包装概念攒项目,套取课题经费。

经费被滥用的情况在科研体制内部非常严重,有些重大课题动辄上百上千万,资本的诱惑大过踏踏实实搞科研。

比如上海交通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陈进,2002年从美国买来了10样摩托罗拉的56800芯片,然后找民工,将芯片表面的MOTO等字样全部用砂纸磨掉,将芯片打上“汉芯一号”字样,并加上汉芯的LOGO,接着通过层层关系,搞到了各种权威机构的证明材料,宣称是中国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高端DSP芯片。

陈进一口气申请了数十个科研项目,甚至蒙骗国家总装备部申报了“武器装备技术创新项目”,前前后后没有一个机构发现问题,骗取了高达上亿元的科研基金。这一事件举国轰动。

川普封杀中兴助习近平反腐抓江绵恒?

时评人士陈思敏4月22日在海外媒体撰文认为,川普(特朗普)封杀中兴,倒有点帮习近平反腐的意味。

文章称,中兴曾被宣传是“深圳的骄傲”,孰悉这方面历史的人都知道一个背景,2000年,时任中共党魁江泽民亲自去中兴通讯,大谈“自主芯片”的开发,但1999年交给自己的儿子江绵恒主导的同时也在大搞腐败,江绵恒以中科院副院长身份,指挥了中科院、国防科工委、科技部、工信部、上海市科委等众多部门,江绵恒自己也亲自下海想在上海抢搞“芯”都,但不是为了研究而是为了名利,那时候相关领域就闹出不少骗取科研经费的假发明、假专利、假创新。

江绵恒被指为“中国第一贪”、“电信大王”。曾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上海分院院长、,2015年1月,江绵恒卸任中科院上海分院院长,现为上海科技大学校长。并担任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上海汽车工业(集团)总公司、上海机场集团公司等董事会成员。

上世纪八十年代江泽民让江绵恒去美国留学、生孩子、拿绿卡,观看中国形势。1992年江泽民手握大权后,让江绵恒赶快回国“闷声大发财”。于是江绵恒带着美国籍的儿子全家回来。1994年,江绵恒仅用数百万人民币“贷款”买下上海市经委价值上亿元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之后入股中国网通、拆分电信、吞并北电信和网通……表面上上联投是国企,但实际等于江绵恒私产。至2001年,上联投和上联投控股的公司已有十余家。

江绵恒控制的“电信王国”就囊括了中移动、中网通、中联通等全球最赚钱企业。这些企业都成了江家的“钱袋子”。而江绵恒涉足的经济领域还不仅局限在电信行业。

“中国芯之父”与江绵恒关系被提起

4月20日,中共全国政协主席汪洋在北京主持召开双周协商座谈会,当晚央视的新闻联播画面中显示,有“中国芯之父”之称的邓中翰,以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出席会议。

身兼中星微集团创建人、董事长,“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中国科协副主席,中国芯片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的邓中翰是中国芯片技术界的重要人物。

不过,邓中翰受关注,除了因为他是中兴事件的“关键人”,以及是中共军中女歌手谭晶的丈夫,他与江绵恒的关系也被提起。

《希望之声》4月22日援引2014年4月23日一篇旧闻披露,邓中翰是受江系死党李岚清一手提拔的,在邓中翰1999年10月海归创业后,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也于1999年11月出任中科院副院长。据说邓中翰选择创业的领域,还是江绵恒早早把持住的芯片利益。

据称,邓中翰的“中星微”1999年底创立之初,就有信息产业部作为主要股东参股,时任副部长、已被判无期的张春江即江绵恒大马仔。中星微并且承担了国家战略项目“星光中国芯工程”,所以在芯片的党政军市场,邓中翰应该是包揽了很多,包括国防大学。去年落马的上将王喜斌在2007年9月至2013年任国防大学校长。

江绵恒上海“中国芯”广告被拆

习近平上台后,江绵恒把持的科技领域的利益圈已经受到冲击。

2015年12月27日,江绵恒的亲信、前中国联通董事长、时任中国电信董事长常小兵落马。常小兵曾掌管中国联通11年,是中国联通任期最长的核心高管。中国联通也是江绵恒的地盘。

台媒《新新闻》2016年4月曾报导,台湾首富王雪红持有的威盛电子,因被查出一款帮中共监控异见人士的手机芯片留有后门(Back Door)程式,在北京的威盛大楼最终要被查封,并由北京法院执行。

据威盛的年报揭露,威盛与上海联和投资成立合资公司,也就是上海兆芯集成电路公司,而上海联和投资的代表人就是江绵恒,资本额为2.5亿美元,持股比例是威盛19.9%,江持有80.1%,但据了解内情的人指出,王雪红应是主要出资者。

《新新闻》指称,2016年1月,中共军方已经禁止上海兆芯半导体的投标资格,理由是怕被安装“后门”程式。遍及大陆的威盛形象“中国芯”、“只要有芯,就有希望”的灯箱广告也不见踪影。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