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小宝”来历不凡 惊人破敌四十八万(图)

2018-01-13 03:00 作者:李清源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韦家抱出小宝宝,请法师们为其祝福。那胡僧起座抢前一步,问小宝宝:“君侯别来无恙乎?”
韦家抱出小宝宝,请法师们为其祝福。那胡僧起座抢前一步,问小宝宝:“君侯别来无恙乎?”(网络图片)

神奇的身世

韦皋是中唐德宗时的名臣,他出生的时候就非常神奇。家里给他办“洗三”(编按:中国古代诞生礼中非常重要的一个仪式。婴儿出生后第三日,要举行沐浴仪式,会集亲友为婴儿祝吉,这就是“洗三”,也叫做“三朝洗儿”)时,摆宴席请了很多高僧来为小宝宝祈福祝寿。有一胡僧不曾为韦家所请,自己登门受供,韦家的童仆,对这位不速之僧,既嫌他面貌丑陋,又感到多他一个斋供的预算,所以很不高兴的另外给他独自设了一席,菜饭也粗糙无味,可那胡僧毫不介意。

大家都吃过斋以后,韦家抱出小宝宝,请法师们为其祝福。那胡僧起座抢前一步,问小宝宝:“君侯别来无恙乎?”说来也奇,小韦皋似乎听懂了胡僧的话一般,直对着他笑,大家都很惊异。韦父问道:“这孩子才出生三天,您怎么问他‘别来无恙’呢?”胡僧说:“此非檀越所知。”韦父一再追问,这个胡僧才说:“这孩子是诸葛武侯转世,武侯为蜀国丞相,蜀人受其教化惠赐。他这次转世,是要庇护蜀地的。我当年与他关系很好,知道他这次转生到您家,所以不远千里来见他一面。”后来韦皋的人生经历果如胡僧所言。

韦皋成年后,以建陵(唐肃宗陵)挽郎入仕,后在泾原兵变时平叛有功,授御史大夫、陇州刺史,置奉义军,拜节度使。唐德宗还都后,召他为左金吾卫将军,不久升迁为大将军。贞元元年(785年),韦皋被委任为剑南西川节度使,应了那胡僧的预言,成为蜀地的守护者。

南诏再归唐

熟悉唐朝历史的都知道,剑南西川节度使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位。蜀地民风强悍不说,南有南诏,西有吐蕃。天宝年间,因地方官吏处事不当,南诏叛唐,十八万唐军精锐血染沙场,以至于宋代得出大唐覆灭于西南夷之手的结论。以韦皋所处的位置而言,仅附近云南一地的少数民族就有数十万,吐蕃入侵常常以他们为前锋,这给了唐军非常大的压力。在这样一个腹背受敌的地方,年轻的韦皋开始了他的经营。

韦皋上任后立即看清了局势,确立了剑南一地的几处威胁,并制定了各种不同的应对方法。他首先安抚境内的东蛮,然后于贞元四年(公元788年)派遣属下判官崔佐时去南诏国与之盟好。南诏国在臣属吐蕃的二十余年之后,又重新向唐朝称臣纳贡。当时吐蕃对唐朝内地的入侵一般分为两条线,一条是通过陇右,一条则是通过西川。从西川这条路进攻唐朝必然要与南诏联手,此时虽然南诏已经与唐朝盟好称臣,但是迫于吐蕃的压力,并不敢公开与其敌对。

贞元四年九月,吐蕃发兵十万进攻蜀地,命南诏配合攻击。南昭王被迫发兵屯于泸北(今四川攀枝花附近),做做样子。韦皋一看机会来了,写了一封书信给南诏王,极力夸奖南昭王归化唐朝的诚意。他将此信用银子打造的封函包装起来,然后故意落入吐蕃手中。吐蕃果然中计,派遣两万兵马屯扎在会川(今四川会理西),阻挡南诏军入蜀,防范之心显露无疑。南诏王见吐蕃如此对他,大怒,直接带兵回家。南诏与吐蕃关系最终完全破裂,真正地倒向大唐。吐蕃失去了南诏的帮助后,再想入侵蜀地就没那么容易了。

南诏王退军后,吐蕃分兵四万攻两林骠旁,三万攻东蛮,七千寇清溪关,五千寇铜山。韦皋以黎州(今四川汉源县)刺史韦晋等与东蛮连兵防守,利用地利破吐蕃于清溪关(今四川洛县境内)外。吐蕃失败之后并不甘心,又发兵二万攻打清溪关,一万攻东蛮。韦皋则命韦晋镇守要冲城,指挥全军作战。又命巂州经略使刘朝彩等出关反击。在韦皋的指挥下,唐军努力奋战,完胜吐蕃。

唐军震吐蕃

吐蕃屡屡入侵,韦皋不能只是被动挨打,贞元五年(公元789年),韦皋对吐蕃发动了第一次攻击作战。他派遣大将王有道率两千精兵和东蛮联手,破吐蕃于台登(今四川冕宁泸沽),杀青海大酋乞臧遮遮、腊城酋悉多杨朱及论东柴等,史书上说“虏坠死崖谷不可计,多获牛马铠装。遮遮,尚结赞之子,虏贵将悍雄者也;既败,酋长百余行哭随之。悍将已亡,则屯栅以次降定。”真是让吐蕃见了几分颜色,韦皋由此被升为检校吏部尚书。

贞元九年(公元793年),朝廷筑盐州城(今宁夏盐池县),这座城就在吐蕃的眼皮底下,吐蕃当然不会看着它就这样完工。为了保证城池的安全竣工,韦皋又一次主动进攻,攻破吐蕃峨和(今四川松潘叠溪营北60里永镇桥)、通鹤、定廉城(今四川阿坝理县),逾的博岭,包围维州(今四川理县东北),搏栖鸡,攻下羊溪等三城。吐蕃的南道元帅论莽热来援救,也被击败,杀伤数千人。于是,盐州城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顺利筑好。到了贞元十三年,韦皋又光复了原来失去的巂州。此时的韦皋对于吐蕃而言,简直如同眼中钉肉中刺一般可恨了,大兵压境、屡屡进攻。不过,韦皋不仅进攻是一把好手,防守同样稳健,吐蕃的进攻连连吃鳖。

以上情形持续到贞元十五年,在这一年,韦皋的分化政策取得了成效,在帝国西南形成了大唐、南诏共同对付吐蕃的局面。边境上虽然大小冲突不断,但是在韦皋的谋划下,失败的一方总是吐蕃。断断续续的战争在贞元十七年终于形成了一场大战,鉴于帝国西南形势越来越不利于吐蕃,吐蕃赞普向北方发动总攻击,进攻灵、朔二州,并且攻破麟州。韦皋再一次主动出击,在帝国西南,他将军队分成十路,大举向吐蕃腹地进攻,真是大胆而又华丽的作战风格。分散的军队并没有被各个击破,反而在一开始就击破了吐蕃和阿拉伯阿拔斯帝国的联军。于是,“康、黑衣大食等兵及吐蕃大酋皆降,获甲二万首”。这场大规模的战争从春天打到秋天,到了十月份,韦皋已经击破吐蕃军队十六万,攻下城池七座、军镇五座。然后又向维州进攻,将吐蕃的救兵一一击破,迫使吐蕃赞普袭击大唐西北方的军队回来救援,最后在维州进行决战。这次决战中,韦皋使用诱敌深入的计策,十万敌军被歼过半,活捉了其总指挥论莽热。

韦皋在蜀地二十一年,总共击破吐蕃军队四十八万,擒杀节度、都督、城主、笼官一千五百,斩首五万余级,获牛羊二十五万,收器械六百三十万,和韦皋同时代的武将几乎无人能出其右。韦皋保境安民,功在社稷,泽及苍生,深得蜀人爱戴,以至蜀人见到他的遗像都会拜祭。永贞元年(805年)八月,韦皋突然去世,被追赠太师,谥号忠武。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