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怪胎 一份令人脊背发凉的黑名单(组图)

2018-01-08 05:22 作者:陈秋颖 桌面版 正體 15
    小字

中共当局推出的“社会信用体系”被批为“社会怪胎”
中共当局推出的“社会信用体系”被批为“社会怪胎”(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18年1月8日讯】(看中国记者陈秋颖综合报导)中共当局计划于2020年启动“社会信用体系”,为了推进这一系统,大陆当局已多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目前,已有逾700万人登上这份黑名单,只要登上这份名单就将变成“二等公民”,处处受到歧视。

堕入黑名单的资深新闻业者

《法广》引述《加拿大环球邮报》报道,经常在微博指控高干腐败,揭露他们罪行的资深新闻从业员刘虎在2017年初发现,自己堕入了中共用来监控人民并无孔不入的“社会信用系统”黑名单。被列入黑名单后的刘虎,不能订机票,不能买房子,不能申请银行贷款……

值得注意的是,被列入黑名单前,刘虎没有收到任何通知,“没有任何档案,没有警察逮捕令,没有任何官方的通知,他们就这样切断我过去有权所享用的一切。最令人不寒而栗的就是你根本束手无策,你不能向任何人投诉,你就是这样的无助。”刘虎说。

据悉,刘虎曾任职于广州《新快报》,长年来,在微博指控高干腐败,揭露他们的罪行。刘虎曾经实名举报多名省部级官员,包括国家工商总局副局长马正其、陕西省公安厅厅长杜航伟等。此举也使得刘虎身处中国的言论审查边缘。

2013年8月,刘虎被警方带走拘留,同年底,刘虎被当局以“捏造和散播谣言”罪名起诉。2015年,刘虎被控告损害名誉,法院判决要求刘虎在其腾讯微博首页置顶位置刊登道歉声明,否则法院将公布判决文件,费用由刘虎负担。

当时,刘虎的微博有74万个粉丝,他拒绝道歉,只愿意付款。但刘虎在积极履行判决确定的给付金钱义务后,却被承办法官李欣指没有执行微博发布道歉内容。

据刘虎于去年9月中旬发布的文章,他先后通过与执行法官交涉,控告执行法官,提出执行异议申请等方式维权,无一奏效。

至今,刘虎仍在黑名单上。

逾700万人登上黑名单

给刘虎带来困境的是中共当局推动的“社会信用体系”计划。《加拿大环球邮报》指出,这个系统给中国每一个人评分。不像西方社会以一个人的财务信用为评级标准,中国的评分标准属于全覆盖,将一个人完全“数字化”。

报道指出,当今世上,只有中国政府试图将现代科技用于人民的行为监控,中国此举是新型极权主义的典范。

逾700万人登上“社会信用”黑名单
逾700万人登上“社会信用”黑名单(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据《华尔街日报》去年末的一篇报道,为了推进这一系统,大陆当局已多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登上黑名单的人不仅被点名羞辱,而且禁搭飞机和高铁,有些地方政府甚至在公布栏上贴出失信者的照片、全名和地址。在2017年前,上述惩罚措施已逾7百万件。

通过审阅黑名单上数十个个案,《加拿大环球邮报》发现,有一个女子只不过是个小女孩就已被列入黑名单,另外有个男人因为偷了几包香烟而名列榜上,报道认为,这显示出这个刚刚成形的系统倾向于宁枉勿纵。

人们尚未意识到的“社会怪胎”

中共当局的这项计划预计于2020年全面实施,当局声称,实施后会让国家变得“更诚实和可以信赖”。值得注意的是,谁来管理这个系统,被评分者能否提出异议,甚至系统本身是否合法,都还没有明确说法。

《华尔街日报》认为,很明显的,中国政府希望让官僚仅凭琐事即可严限人民权利。《德国之声》去年末的报道引述德国维尔茨堡大学汉学教授Björn Alpermann强调,从全国性计划和地方试点项目显示,这是一个涉及方方面面的非常全面的信息收集系统。

《新苏黎世报》上周五刊发的柏林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Mareike Ohlberg撰写的客座评论《一次说谎——处处受限!》,将中国的信用体系比做“社会怪胎”。

文章指出,这个“怪胎”将造成“超出常规的严厉惩罚,子女无辜受牵连,个人名誉彻底毁灭……”但大多数人还完全没有领悟这个体系意味着什么,“等到大多数中国人切身感受到它的威力时,也许再有公民抗议也无济于事了。因为参加这样的示威肯定会导致大扣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