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醒--黛玉后传(四十一)(图)

2017-11-14 06:00 作者:黄靓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颐和园长廊上的彩绘:元春省亲。(图片来源:维基百科)

声明:此文与《红楼梦》没有关系,只是借用其中几个人物及个别情节而已。

放眼当今文坛,有不少反映古代宫庭斗争的作品。电影、电视也热衷拍此类内容:女人工于心计,男人善用权术,或者打打杀杀,充满暴力……当然,这样的内容可以写。也不乏优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纷呈,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仅只有杀伐争斗,阴谋,权术。更有千千万万善良、真诚、本分的普通人,他们互相关爱,相互扶持。本书是写“善”的威德:“爱”的力量。这就是写此书的目的。本书概括起来,就是一句话: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关于“林黛玉”,开篇第一回,就写林黛玉死而复生,正如凤凰涅盘,浴火重生,胞胎换骨,因此此书中将塑造一个崭新的“林黛玉”,相信读者会喜欢。

第四十一回 勘破红尘斩情丝 散尽家财积厚德

半年后,紫娟因产后大出血,不幸身亡,儿子活了下来。良玉哭得几次昏死过去。二个月后,良玉的娘亲—林家的二太太因心脏病突发,猝然去世。良玉再也撑不住,像一棵大树轰然倒蹋。一场大病卧床不起。三位大小神医,使出浑身解数,百般医治,总算保住了一条命。在病榻上躺了半年,才能勉强下地。又经过几个月的精心调理,虽然虚弱,总算能出门走动了。又养了半年,林府决定:举家扶灵南下。

临行时,良玉上朝与皇上辞行。皇上在养心殿单独接见他。皇上说:“爱卿的遭遇,寡人深表同情,一年之内,贤妹、爱妻、慈母先后去世,怎不让人肝肠寸断。”说到这里,皇上也流了泪。又说:“人死不能复生,爱卿要珍惜贵体。朕离不开你,江山社稷需要你。丁忧三年后,朕要看到一个健健康康,英俊潇洒的状元郎归来。朕等着你。”良玉泪流满面,跪倒在地:“陛下对小臣的恩情肝脑涂地,无以回投。小臣牢记陛下的话,回来后为国尽忠,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出发的那一天,百官大臣,码头相送,良玉全家老小在甲板上叩头谢恩,双方洒泪而别。

林家的三只大船一字儿排开,顺流南下,不几天就到了苏州林府。安葬的那一天,全家上下四百余口全到了祖坟。二太太同丈夫合葬。良玉命人将紫娟的棺木紧挨二老的墓下葬。并命人立即在两坟的跟前盖一间小屋。小屋盖好,良玉住在小屋内,每日面对二坟,悲号不止。任何人相劝,始终不听。碧华带了三个孩子前来苦苦相劝,始终无效。两个月过去了,良玉形容枯槁,骨瘦如柴。

这日晚上,明月高悬,冰冷的月光照在寂静的坟场。良玉哭了一天,坐在床上,临窗抱膝望月。想到自幼丧父,与母亲相依为命,母子二人无话不谈,息息相通,心心相印。母亲不但是最慈爱的娘亲,也是最亲密的知己,如今竟狠心离他而去,以后有话向谁说?有情问谁诉?……紫娟,我的爱妻,我们爱入脊髓,连成一体,你这一走,如同割掉了我的一半,怎不让人痛彻心肺。想到此,眼泪又如泉水一般涌出。

这时,忽然一阵清风吹来,只见一个风华绝代的女子站在床前,良玉泪眼朦胧中,看到了黛玉!良玉惊喜万分,说:“好妹妹!你让我想得好苦!”黛玉望着她,微微一笑,说:“你迷得太深,我今天是来点化你。”说着,把拂尘一扬,对良玉说:“你看!”只见母亲躺在床上、不一会,慢慢坐了起来,然后缓缓飘问高空,在空中飘浮、问下俯视,忽然地上一个深宅大院中传来一位女子的叫声,原来这家的夫人正在临盆。不一会,生出一个女孩儿,只见母亲瞬间扑了过去,与女孩合二为一。良玉大吃一惊,原来母亲早已投胎,看那一片豪华的住宅,起码是王侯之家。黛玉问他一笑,说:“你再看!”拂尘轻扬,良玉眼前出现一片梅林,梅林浩大无边,像一片浩瀚的花海。红、黄、绿、白,各色梅花盛开、如灿烂的彩锦,铺向远方。阵阵浓郁的梅香沁人心脾。良玉深深地吸了两口幽雅的花香,忽然感到这种味道十分熟悉。啊,这是紫娟身上的味道!

这时听到梅林深处传来银铃般的笑声。不一会,只见几个俏丽的女孩儿嘻笑地跑了出来,前边的一个女孩子被后面的女孩儿追着。只顾低头往前跑,一下子撞入良玉的怀中,良玉一惊,原来是紫娟!良玉喜出望外,抱着紫娟不放。“我的好紫娟,想死我了。”紫娟用力挣脱出来,脸儿气得绯红,说:“你是哪来的?竟敢如此无理!”这时后边的两个女孩儿也赶到了,双手叉腰:“哪里来的野男人!好大胆!竟敢撞入仙界,调戏我们的梅花仙子。”良玉又要拉紫娟的手,那两个女孩,忍无可忍,用力一推。良玉好像从悬崖上落下无底的深渊。良玉惊得浑身冒汗,一睁眼,原来坐在床上。黛玉望了望他。良玉说:“原来她是梅花仙子!太无情了,难怪有人说:‘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黛玉说:“你根基很好,虽没入道,已在道中。本该早入天界,但一缕情丝牵绊,耽搁至今。不过,你与当今皇上有约,还要在世上做完该做的事。你好自为之。”说罢,瞬息消失。

良玉怔怔地坐在那里,两幅画面鲜明的浮在脑际;黛玉的声音清楚地响在耳边。他仰望太空,沉思良久。她们一个早已投胎,一个早已回仙界,早已不知我良玉是何人。几个月来,我撕心裂肺的痛哭,原来每日只对两个空土堆啼哭!难怪黛玉说我在迷中。良玉又默想半宿。忽然心中一震,脑袋顿时洞开,心中豁然明白。这时,金鸡报晓,晨光照耀。良玉把冬儿推醒,说:“快起来,咱们回家。”冬儿睁开惺松的眼晴问:“什么?回家!”良玉说:“回林府!”冬儿乐颠颠地出了门,牵出了两匹马。俩人飞身上马,跃马扬鞭,问林府奔去。

二人一进林府,全府顿时一片欢腾,前几个月林府一直笼罩在愁云惨雾之中,良玉回来,一扫先前的阴霾,林府沐浴在一片明媚的阳光之中。饭菜已经摆好,全家人欢聚一堂、林府像过节一般。

人人都以为良玉终于从悲痛的深渊中走了出来。一个英姿勃发的状元郎又回来了。可是只有碧华知道,今日的良玉已从骨子里发生了转变。原来的热情变成了冷静;原来的睿智变成了豁达。对夫妻之情、父子之情,淡而又淡。回家后几个月,夫妻之间偶有房事,再也没有了原来的热情似火,柔情蜜意。有的只是冷冷的应付,淡淡的安慰。碧华失望极了,真是有苦说不出!碧华的痛苦,良玉岂能不知,她毕竟只有二十六、七岁,正像一朵怒放的花,而且她仍热烈地爱着他。这,也是让良玉最为头疼的事情。良玉想了好久,最后终于明白:要想让她摆脱痛苦,只有和他一起修行,心灵升华,看破红尘,放弃欲望,将爱升华成更宏大的慈悲。

这天晚上,二人促膝而谈,推心置腹,开诚布公,良玉讲了那天晚上黛玉讲的话,让他看到的情景。以及自己的感受及思想突变的过程。碧华本来聪颖过人,悟性极高,一听就明白。何况又到山里过了几天,见到了一连串的神异之事。后来,幡然醒悟。两人谈了一个通宵,不但毫无倦意,反而谈兴愈浓。

天一亮,二人立即到寒山寺,请来了两本佛经。从此每日读经,悉心领会。每晚早早打发下人离开,关上房门,静心打坐。房内的丫头们背后捂嘴而笑,悄悄地说:“二少爷、二奶奶真是恩爱无比,如胶似漆,每日这么早就上床。”日子一天天过去,二人的境界突飞猛进。二人之间虽然没有了男女之欢,但彼比更加信赖,纯净的情义牢不可破。二人互相切磋,共同精进,乐趣无穷。

一天,良玉对碧华说:“有件事要同你商量。”“你说。”“钱财乃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我想用咱家的家产为老百姓办些实事,不知你愿意吗?”碧华说:“正合吾意,我早有此想法。”良玉十分欣慰,拍着碧华的肩膀说:“我的好贤妻,这才叫心心相印。”良玉说:“丁忧三年,已过去一年多,还有近二年的时间,咱们把这大事办了,好吗?”“好啊!先要算算有多少财力,再想想能办哪坐事。”良玉说:“你说得对!”碧华说:“那就行动吧!”于是二人关上房门,认真估算起来,匆匆吃了午饭,又合计做哪几件事,二人直忙到深夜。碧华把两份材料,认真抄写一遍,装入一个大信封,只等自家的铁骑队送到京城,让李伯和神算手柳秉礼核算,如果可行,就立即动工。

以后的两年,二人辛辛苦苦,忙忙碌碌,做了以下几件大事:由林家出资,建了一座大庙宇;建了两大藏书阁,南方,北方各建一个,全日开放,各阶层人士均可随便借阅:建四个养老院,南北方各两个;建了六所义学,让穷苦人家的孩子能免费读书;在林家祖坟旁,辟出十亩坟地,使穷苦人死后有个葬身之地,其余诸如建桥、修路等事,就不一一列举。

丁忧之期已满,良玉立即率全家浩浩荡荡问京城进发。如期面见皇上。皇上上下打量良玉,只见良玉一袭白衣,俊美潇洒、圣洁出尘,若谪仙降临。龙颜大悦。立即委以重任。良玉不负众望,对皇上给予的任务认真调查,反复思索,洞察利弊,高瞻远瞩。几年之内,圆满地做了几件大事。事成之后,民心大快,皇上大喜,百官称赞。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