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谁在不遗余力唱衰美国大选?(图)

2016-11-15 09:04 作者:蔡慎坤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Donald J Trump赢得选举,即将成为美国第45位总统。(网络图片)

【看中国2016年11月15日讯】美国大选揭晓,此前一直不被看好的川普(特朗普)大胜!这个结果不仅狠狠地搧了传统媒体响亮的耳光,也意味着传统媒体影响力的终结!无论是美国的传统媒体还是中国的传统媒体,传递的信息都是希拉里占上风,而自媒体第一次在美国大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使得川普在被传统媒体集体唱衰中,大踏步挺进白宫。

在隔岸观火的中国媒体看来,这次美国大选,无论是谁胜谁败,都是美国的大败!中国媒体一直试图引导人民去质疑美国的选举制度,把美国大选中出现的不同主张和不同声音,说成是美国民主的“乱象”,把独立特行的川普现象,说成是美国民主的“衰败”。其实,不同声音的存在,正是民主的常态;川普能够在美国脱颖而出,正体现美国社会长盛不衰的活力。

美国的大选并不完美,但这样的选举能够把缺点最少、优点最多、能力最强的人,推上权力的宝座,并借助严格的监督使得当选人能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这样的体制下,任何人都不可能把自己的缺失全部隐藏起来,也不可能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高大上的伟人和圣人!更不可能利用手中的权力满足个人的贪婪和私欲。

这几天,中国媒体津津乐道的是今年美国大选竞选资金,可能创历史新高,达到60亿美元!这点钱,对于一个持续两年之久的大选来说,又算得了什么?还不够某些地方开一个小会甚至办一个宴席。中国媒体认为,如此“烧钱”的大选,却出现种种闹剧和混乱,候选人相互刻薄攻击、令人应接不暇的“邮件门”丑闻、侮辱女性闹剧、逃税事件,让这场选举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丑陋”的总统选举。

坏球的社评甚至断言:“……可以预见,本周这个国家将吸引走全球舆论的大部分注意力,但它这次已不再是个‘正面角色’,掌声变得稀稀拉拉,倒彩从四面八方响起。”

唱衰美国大选的言论并非始自现代,早在一个多世纪前的晚清时期,大清的臣民们就早已开始隔岸批评美国大选了。一位叫顾厚焜的官员就批评美国党争从“口舌相争”演变为“干戈相扰”,最终导致内战“兵连祸结,久不能解”。

另外一位叫张德彝的青年学者出使美国时正赶上1868年美国大选,他指责美国两党“各怀私意,彼此不睦”预言两党竞选如此混乱,美国“后患恐不免焉!”

即使是识见比张德彝高出几个层级的黄遵宪,在亲见了1884年的美国大选后,也讽刺美国大选是“怪事”:“怒挥同室戈,愤争传国玺。大则酿祸乱,小亦成击刺。寻常瓜蔓抄,搜捕遍官吏。至公反成私,大利亦生弊”。

1892年大选日,驻美公使崔国因更批评美国大选搞的美国内政外交,一无可取“外侮则受挫于强梁,内忧则兴戎于两党”,总而言之,再这么乱下去,美国就要完蛋了。”

无需违言,美国大选并非尽善尽美的制度,但这个世界上,还有比美国大选更先进更文明的制度吗?一人一票的选举制度确保了美国持久的繁荣富强和稳定,这个国家的自信也来源于不断修正的选举制度,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美国短暂的历史也并非那么光彩,很多时候,甚至充斥着野蛮、血腥和残酷。

美国立国之初,奴隶制度在美国仍然普遍存在。美国的南北战争,正是因为双方围绕着奴隶制度的存废问题,矛盾愈演愈烈,最后不得不诉诸于武力。而美国人依靠自己的智慧,或者说依靠制度的力量,最后废除了奴隶制度,没有走老路,也没有走邪路。

今天美国公民享有的选举权,在过去很长一个时期,也只是少数人的特权。美国宪法史上,开国初期对公民的选举资格实行了性别、财产、种族等方面的限制。

今天的普选制,经历了四次修宪,19世纪三十年代放宽财产限制,扩大白人男性公民的参政范围;1870年二月的第十五条修正案,承认了黑人的选举权;1920年八月的十九条修正案,确认了妇女的选举权;第四次是1971年七月的第二十六条修正案,明确只要是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都拥有选举权。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因为有选举,美国在历史的每一次十字路口,在面临邪路和正路的选择时,美国人总能不失时机地选择正确的道路;每一次生死关头的选择,正义的力量,总能战胜邪恶的势力。正因为有选举,美国才会从当年的殖民地,从当初的一穷二白,成为今天的世界第一强国,成为这个世界不分种族不分肤色人们的梦想家园。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