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控告艺研院 法院拒受理 《炎黃春秋》:上诉告到底(图)

2016-07-29 02:0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7月26日,胡德华回《炎黄春秋》杂志社处理报税事宜遭到占领方阻拦。(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6年07月29日讯】(看中国记者李瑜、钟珐采访报道)北京市朝阳区法院决定不受理政治月刊《炎黄春秋》杂志社起诉中国艺术研究院的案件。已被撤换的《炎黄春秋》执行主编王彦君接受《看中国》采访时表示,将继续上诉至中院,杂志社的态度是“一告到底。”

被视为中共体制内开明派声音的政论杂志《炎黄春秋》,早前遭管理层中国艺术研究院接管后停刊,多名高层被突然撤换,包括前副社长、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华等人。杂志社就事件提出诉讼,要求裁定中国艺术研究院撤换杂志社领导层的文件无效,北京市朝阳区法院今日决定不受理案件。

《炎黄春秋》执行主编王彦君告诉《看中国》记者,法院根本就不给立案,理由就是中国艺术研究院和炎黄春秋杂志社之间不是平等的关系,(是上下级的关系),因此,不符合合同纠纷案的特点。他们已经拿了法院的裁定书,将在10日之内到北京市第3中级法院上诉。他强调,杂志社态度是“一告到底,坚决把所有的法律程序都走完。”

王彦君还告诉《看中国》,朝阳区法院的裁定不合理,认为《炎黄春秋》和中国艺术研究院之间的主管与被主管的关系,就是靠一纸协议书。如果只讲主管与被主管的关系,不讲协议书,在逻辑上说不通。王彦君说:“裁定的理由当然不合理,因为,《炎黄春秋》跟他们之间有这个主管和被主管的关系,就是有一纸协议书。如果没有这纸协议书,也就没有主管和被主管的关系,这个是很清楚的,主管和被主管之间关系呢,是依赖协议书的存在而存在的。所以,法院如果说,只讲主管与被主管的关系,不讲协议书,在逻辑上说不通。”

杂志社一方的代表律师丁锡奎表示,法院建议他们向艺术研究院的上级机关反映问题,但两间机构是平等个体,研究院有义务遵守双方达成的协议。

《炎黄春秋》网站以编辑部名义发出的声明,指今年第8期的《炎黄春秋》将如期与读者见面,并会坚持办刊宗旨,保持原有风格、类型及样貌等不变。但《炎黄春秋》原班人马早前发声明,任何人以《炎黄春秋》名义发行的出版物,均与“本社”无关。”

《炎黄春秋》自1991年创刊以来,以发表历史记述和评论文章为主,经常发表反思中共历史错误的文章,获得中共党内自由派元老的支持,但近几年风波不断,开了又关,关了又开多次。有媒体统计,过去25年间,中共主管当局曾19次试图封杀《炎黄春秋》杂志。

前中国军事学院出版社社长辛子陵表示,中国艺术研究院属于中宣部的下属机构,《炎黄春秋》事件本身就是刘云山在向习近平叫板,想“高级黑”习近平制造的事端,是刘云山想藉事件离间习近平与杜导正、李锐等的关系,但离间并未成功。

事发今年7月12日,中国艺术研究院单方面违反协议,宣布改组杂志社领导机构,并撤换《炎黄春秋》多名高管;强行闯入杂志社,窃取和修改《炎黄春秋》官方网站的密码,令刊物丧失基本编辑出版的条件。

7月26日,《炎黄春秋》前副社长胡德华与前总编辑徐庆全、副总编辑王彦君到《炎黄春秋》杂志社处理事务时,多名彪形大汉堵门,不准进入办公室,最后3人被被驱离。

港媒《南华早报》英文版7月20日报道,指年已93岁的社长杜导正的表示,更换《炎黄春秋》领导班子的决定不会来自中国艺术研究院,因他们没有那么大权力,他也不认为这一决定来自习近平,是来自介于中共党中央领导与研究院中间的层级。

据报,2008年,《炎黄春秋》发表了一系列正面报道赵紫阳的文章,引发接替赵紫阳出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不满,曾施压要把社长杜导正赶出杂志社。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