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脱北女血泪控诉:被中共遣返 母子分离(图)

2016-06-19 06:57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脱北女朴智贤(Ji-hyun Park)。(视频截图)

【看中国2016年06月19日讯】(看中国记者许家栋编译)据合众国际社(UPI)报道,1998年,朝鲜遭遇严重饥荒,最终死亡人数达100万人。朴智贤(Ji-hyun Park)的父亲告诉她,让她和弟弟一起跑出去。随后,30岁的朴智贤逃到了中国。

中国是当今许多朝鲜人逃离滥用职权施行镇压的朝鲜政权的目的地。然而,朴智贤不幸成为贩卖人口的受害者。她被迫结婚,生活得比奴隶好一点,时刻面临着被遣返朝鲜的威胁。

“联合国关于调查朝鲜人权委员会”(United Nations Commission of Inquiry on Human Rights in the Democratic People's Republic of Korea)在2014年估计,很大比例孤身进入中国的朝鲜妇女和女孩最终被贩卖接受强迫婚姻或性工作。这些被中共警方逮捕的朝鲜人往往会被送回朝鲜,在那里他们将面临一定的惩罚,包括在劳教所受到酷刑折磨和任意拘留。

报道称,妇女还可能受到强迫堕胎、杀婴和强奸。即使她们获得释放后,很多人也不能找到一种在朝鲜生存的方法,所以尽管冒着风险,她们还是会回到中国。

朴智贤向“Women & Girls Hub”组织讲述了她的苦难和让她提心吊胆的噩梦,她觉得有责任分享出来她的故事。

为救兄弟被卖给中国男人

采访者:你是如何成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

朴智贤:1998年2月,由于闹饥荒,我首次离开朝鲜。我的叔叔死于饥饿,我的父亲病了,但医院里没有可用的药品。他告诉我和兄弟离开这个国家。我离开了在寒冷房间中孤独死去的父亲,因为那些是他最后的愿望。

在中国,帮助我们的经纪人说:“如果你想救你的兄弟,那么你会需要钱,为了钱你必须嫁给一个中国人。”起初,我说:“我不能嫁给一个中国男人。”他说:“如果你不能,我们只是遣返你和你的兄弟。”我很害怕。如果我们被遣返,我兄弟可能会被送到劳动营或被处决。所以我没有选择。

有一天,有五、六个人来看我。不同年龄段有着不同的价格,20多岁的年轻女性可以拿到1万元人民币(1,500美元),但30多岁的女性只能拿到5,000-8,000元(800-1,200美元)。当时我已经30岁了,所以我得到的价格并没有这么高,只被卖了5000块中国人民币(800美元)。但是,我也救不了我的兄弟。我们被分开了,因为中国人根本不需要我的兄弟。

被中共警察遣返母子分离

采访者:你结婚之后的生活怎么样?

朴智贤:当朝鲜女性嫁给中国男子,我们不是一家。我们只是奴隶。

当我来到了这个村庄时,我很惊讶。房子很脏,厕所已经倒塌了,臭味都飘进了屋里。这对我来说感觉非常糟糕。

采访者:你在中国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在那里待了多久?

朴智贤:我在那里生活了近六年,我的儿子出生于1999年。两年后,我被村里的公安逮捕。他们有时会因为需要钱而逮捕村里的朝鲜妇女,但我的中国家庭没有钱。于是公安说,“你可以卖掉你的儿子,因为很多人都希望有一个儿子。”我很震惊。我丈夫想卖我的儿子。我真的很恨他。我想离开他。但是,当我回去求助经纪人时,他告诉我:“你没有身份证,你无法自己租个房子,所以你不能离开你的丈夫。”

2004年,我被逮捕并被遣返回朝鲜,而我的儿子则留在了中国。我在朝鲜劳动营待了半年时间,我的腿罹患了坏疽病。警方说,我的腿可能要保不住了,所以他们释放了我。我发现自己无家可归,无奈只好在街头乞讨,并到为流落街头儿童服务的孤儿院寻求庇护。一位中医医生看到我在街上,于是开始偷偷为我诊治我的腿,最终坏疽病被治愈了。

我的儿子还在中国,所以我最终找到了另外一个经纪人。我们跨越群山,走了400公里(250英里)。我的腿没有完全恢复,但我想的只有我的儿子。我们在深夜抵达了那间房子。这位经纪人帮我联系到我的儿子。我是如此幸运,这次的经纪人很亲切。

带着儿子逃到英国

采访人:你的计划继续在中国谋生吗?

朴智贤:我不能留在中国。我可能再次被遣返,也许这一次我再也看不到我的儿子了。我们希望去韩国,所以我们去了韩国驻北京大使馆,但他们并没有帮助我们。2007年,我们前往蒙古,但也没有成功。2008年,正值北京奥运会前夕(中国将全部遣返非法移民的危险时候),我当时很害怕,但我遇到了一位帮助我们的美籍韩裔牧师。

采访者:你最终到达了英国,你所经历的这些创伤是怎么仍然影响着你?

朴智贤:在我的梦中,我看到在我离开朝鲜的时候,那间冰冷的、我父亲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房间。我也看到了被遣返回朝鲜的弟弟。我梦见自己被中国当局追逐,被遣返并被劳教。在做了这些可怕的梦之后,我满身大汗,心中对自己不能够在我父亲去世时以及我的兄弟充满了愧疚。我每天晚上都会做这些噩梦。

采访者:您是否接受过咨询或帮助以应付你所经历过一切?

朴智贤:没有人帮助我们。我仍然有噩梦的问题,我的腿也有问题。当我去英国医院诊治我受伤的腿并解释发生了什么时,他们无法理解。朝鲜妇女遇到了许多不同的健康问题。

起初,我并没有讲出自己的经历。后来,我曾经参议了一个短纪录片的拍摄,但我掩藏了自己的名字和面孔。但后来我的儿子说:“妈妈,我想问你一个问题。那时你为什么要抛弃我?”当我被逮捕并被遣返时,他只有5岁。周围的中国人告诉他,我已经抛弃了他。他说,他数到了100天,但我还是没有回来。我并不知道这一点。

开始揭露朝鲜恶劣人权

采访者:但是你现在开始讲述你的故事...

朴智贤:我改变了主意,决定要说出来:我现在要告诉全世界有关于朝鲜人权的问题,特别是朝鲜妇女的人权问题。

许多朝鲜妇女之所以不愿谈论在朝鲜被贩卖人口的经历,是因为她们认为这很丢人。一些朝鲜妇女在韩国或英国建立了自己的新家庭,但她们从未分享自己的过去。

许多生活在英国的朝鲜难民有语言问题,所以我在语言课程和难民问题方面提供帮助。我自己仍然在了解人权。我们在朝鲜并不知道自己拥有任何权利。我在朝鲜是一位教师,我的梦想是能够再次任教。上周,我报名参加一个教学课程。我发现自己在英国获得了真正的自由和幸福。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