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冤九年 白宫前飘起声援李尚平的横幅(组图)

2011-01-28 01:02 作者:甄贞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李尚平老师
李尚平

【看中国记者甄贞综合报导】中共主席胡锦涛访美引发美国朝野对中国日益恶化的人权状态高度关注,1月19日来自美国各地的众多人权团体与异议人士聚集在白宫前,抗议中共对中国百姓的人权与信仰自由的残酷迫害,其中,声援湖南维权教师“李尚平”的横幅也醒目在列。

2011/01/21/20110121003608455.jpg
胡锦涛访美,众多人权团体白宫前抗议:声援湖南维权教师李尚平的横幅(看中国记者柳笛摄影)

南方周末在2002年12月26日,对湖南维权教师李尚平捍卫龙光桥镇教师权益,到被杀死亡过程做了详尽报导。而案子最后,却无法查办下去。当时山区一位副区长曾对李尚平母亲王林秀说,“这个案子牵涉的人很多,公安不好下手。”案子便不了了之。

李尚平死于“一场交通事故”

据南方周末报导,2002年4月26日下午5时30分,湖南益阳市龙光桥镇长坡村马尾嘴,瓢泼大雨中,32岁的镇南塘中学老师李尚平被发现倒在离家300米的公路边上,头部鲜血淋漓,一动不动。当他的老父亲、60多岁的退休教师李三保闻讯踉跄著奔过来时,惊恐地发现儿子已经没有呼吸了,儿子的右脸塌陷下去,右耳后有一个四指宽的大洞,眼睛大睁,望向下雨的天空。

目击者尹益秋回忆,约下午5时20分,他在现场附近的理发店里避雨时最后一次看到李尚平,他正骑着摩托车路过。尹到达现场的时候,发现李倒在路旁,一个骑三轮的村民也来到现场。当地村民刘民扑后来接受调查时说,当时他就在离现场50米以外的田地里摘菜,曾听见摩托车鸣喇叭和刹车的声音,后来突然听见“砰”地一声大响,因为隔着茂密的树林,他看不见公路上的情形,当时以为是谁的车胎爆了。   
 
益阳市赫山交警大队的几名交通警察不久赶到现场,并叫来了法医。目击者说,警察们和法医作了一番检查后,宣称李尚平死于“一场交通事故”。李尚平家人和旁观者当即对此提出质疑:现场没有任何撞击的痕迹,摩托车完好无损;除了耳后的那个大洞外,李尚平身上没有任何伤痕;而根据尹益秋和另一位目击者回忆,事发前后这段路上并没其他车辆出现。   
 
法医:一起故意杀人案!

李尚平一位在公安部门工作的同学闻讯赶过来,看了李尚平的死状后也认为不像是车祸。第二天(4月27日),在李三保一家的极力要求下,益阳市公安局局长率市、区刑警大队、法医赶到李三保家中,对李尚平进行了尸解和开颅检查。   

法医认定,李尚平耳后的大洞是枪击造成,弹药从李尚平的嘴角穿过大脑,从右耳后出来——这是一起故意杀人案!当天中午,警察在现场不远处的草丛中找到一把自制火药枪,这被认为是他杀的关键证据。  
  
益阳市赫山区公安局一位副局长近日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根据法医鉴定,凶手是在两米内开枪射击的,一枪毙命,手法干净利落;凶手选择作案地点时机相当有技巧;从事发现场到李三保家中间是一大片树林,没有人居住;那天下大雨,路上行人稀少;即使有行人,作案处的弯道也正好可以挡住前后行人的视线;凶手早已算计好了李尚平回家的时间。这位经验丰富的副局长认为:综合各种迹象推断,凶手可能是一个职业杀手。 

“刺头”教师生前仗义直言
 
2001年12月下旬,南塘中学的几名教师到银行刷卡领工资,结果发现账上根本就没有当月的工资,就推举李尚平去向有关部门反映,因为大家认为他是个胆子很大、敢为教师说话的人,“有办法给大家要回工资”。 
 
2002年1月初,龙光桥镇联校的领导到南塘中学视察,李尚平就带着大家向领导们当面提出了质疑,联校领导不得已告诉大家,是赫山区财政局扣发了大家的工资,原因是龙光桥镇镇政府当年有40多万元的教育附加费没有交给区财政局,不仅仅是南塘中学,全镇30多所学校的635名教师的工资全部被扣,连学校校长都没能幸免。
  
1月15日李尚平写了一篇《这些教育领导心太黑了》的文章,在湖南新闻网站上公开此事,投诉信描述了当地教育界的种种“怪事”:2000年,全镇800名老师微调了一次工资,每个人有450元,但直到2002年初都没有发放下来;当年全镇老师每人被扣发两个月的误餐费120元,原因竟然是一个老教师揭发“联校领导违规给全镇中小学生订资料收回扣”,恼羞成怒的联校领导决定扣掉所有教师的误餐费,“杀鸡儆猴”……  

文章起了作用。两天之后,龙光桥镇政府通过镇联校向老师们作出承诺:一定要想办法在2002年春节之前把工资发下来,让大家好好过年。但是这个承诺却没有兑现。

2002年2月下旬,新学期开学的时候,李尚平又出来替教师们讨说法,要求镇政府兑现诺言。镇政府满口答应,称3月15日前工资一定到位。可全镇教师掐著指头挨到那一天,却发现工资卡里仍然没有工资的影子。感到被愚弄的老师们在南塘中学集会,多次拨打电话寻求说法,一位老师向记者陈述了被“像皮球一样推来推去”的经过:他们拨打了市长热线,但是被推给赫山区政府;区政府的人在电话中相当冷漠,要把他们推给区财政局,老师们在电话里解释因为龙光桥镇政府欠了区财政的教育附加费,就只听见对方大吼:“那就找镇政府去!”然后就把电话挂了。

湖南电视台播出扣发教师工资事件
  
在这个时候,李尚平做了让基层部门很忌讳的事情——他开始同湖南电视台等新闻媒体联系,试图把此事彻底暴露出来。从李尚平遗留下的日记里看出,当时某些单位的领导开始不安,通过龙光桥联校以及南塘中学向李尚平和老师们施加压力,希望他们“不要在媒体上搞东搞西”,并承诺一定会尽快发放工资。南塘中学负责人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当时由于李尚平跟新闻媒体接触而让学校承受来自“上面”的压力。事后证明,李尚平还是“不识相”,终于把新闻记者给“招”来了。3月18日上午,湖南省电视台数名记者在李尚平的陪同下专程到益阳采访此事。  

在接待记者们的宴席上,赫山区教育局的官员对陪着记者的李尚平流露出责怪之意,但有记者在旁,也不好说太过火的话。两天后,关于此事的新闻终于播发了。新闻播发后,龙光桥联校一位领导还“不识趣”地问区教育局一位负责人:“我们的工资问题怎么解决?”那位负责人勃然大怒,说了句不雅的话:“还解决个屁,新闻都播出来了!” 

话虽这么说,舆论压力还是现实的。3月22日,赫山区政府、龙光桥镇政府、赫山区财政局、教育局等坐在一起协商,最后决定由龙光桥镇政府出面借款上交区财政,共42万元。2002年3月27日,工资终于发放下来,龙光桥镇的教师们像过节一样着实热闹了一回,他们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维护自身利益的‘战斗’中获得胜利。”  

李尚平隐约感到将遭遇不幸

但“胜利”并没有给李尚平带来快乐,李的妻子刘云娥告诉记者,那时候李尚平似乎已经预感自己将遭遇不幸。3月21日,就在电视新闻播出后的第二天,李尚平在日记中写道:“……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意思:我要倒霉了……有人不喜欢兴风作浪的‘刁民’……会在适当的时候给我穿小鞋,也许还会因此被下岗。” 李尚平在那天的日记里说:“必要时会拿起法律武器,根据教师法和劳动法的有关规定,对有关部门提起行政诉讼……我要我们的老师不再唯唯诺诺任人摆布,我要大家都挺起腰杆做一回人。” 

尽管受了压力,但这个倔强的人似乎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走得更远。根据刘云娥回忆,即使在教师们拿到工资后,李尚平仍不罢手,继续追查以前欠发的工资,这使得形势更为紧张。她反映,到了4月中旬前后,李尚平的情绪突然变得低落,一天他莫名其妙地对妻子说,也许有一天他会在“一种不明不白的情况下”死去。刘云娥吃惊之余问他为什么,他没有回答,只是嘱咐她不要把这句话告诉他的父母,免得他们担心。就在李尚平对妻子说了这些话的几天内,悲剧果然发生了。李尚平死后,他的死因成了周围人群最大的悬念。

反贪局工作人员:真凶背景“太硬”

李尚平的母亲王林秀到市公安局询问案情进展,她向一位姓邓的副局长说,我儿子是在要工资、发帖子后被枪杀的,你们不从经济入手,此案永远不能破。这时监督办的一个人过来对王秀林怒道:“赫山分局办案的人很后悔接了这个案子:你们到处讲、到处告,报纸到处登。报社是为了赚钱,《南方周末》全国发行那么大,要得多少稿费呀。而我们办案谁给我们一分钱稿费?到头来你们还是要我们公安给你们办案。你们怎么不去找记者给你们办案呢?”

6天后,王林秀又到市局,一位领导很冒火,丢下一句话,要她到外面多打听一些线索,然后叫人将她拖出办公室。王林秀又来到了赫山分局,走到办公室,忍不住哭了起来,这时正好碰到了负责办此案的蔡毅之队长,他说你不要在办公室哭,影响不好。王林秀道:“哭一下你们就怕影响不好,这么大的案子你们不破就不怕影响不好。”王林秀对蔡队长说李尚平的手机里面藏了许许多多与众不同的东西。

蔡队长说手机已到广州了,我们也无法查。过了20多天,案件仍然没有进展。赫山区反贪局一位工作人员出于同情,向王林秀透露:“现在有关部门内部对此案已经清清楚楚,但由于雇凶杀李尚平的人势力大,背景太硬,牵涉的人较多,所以不好下手。现在那凶手已跑到杭州去了。”赫山区一位副区长也对她说,这个案子牵涉的人很多,公安不好下手,此事便不了了之了。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