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震惊:中国股市原来这样设计的……

2015-07-12 23:32 作者:张卫星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看中国2015年07月12日讯】编者按:中国股市近期跌宕起伏、大幅震荡的走势,不仅令国人瞠目,也令国际市场咂舌。其实,细细回顾中国证券市场,尤其是股票市场的发生过程、发展进程,以及其周期循环式的暴涨暴跌模式,不禁让人感慨,这个在中国大陆生存仅仅25年左右的市场其实只是一个畸形儿。每每市场发生巨大动荡时,都不免让人感叹:历史是如此惊人的相似! 为什么有那么多民众,依旧“好了伤疤忘了疼”似的一直在不惜飞蛾投火、火中取栗般地前赴后继、勇往直前,杀入这个嗜血的市场……结果是,伤轻的钱财受损,身心疲惫,伤重的倾家荡产、一贫如洗,更有投资者,甚至从此还踏上了人生的不归路。凡此种种,令人不禁要问:原因在哪里呢?今天,本栏目编辑把这篇曾经在1999年底发表在一家大陆知名证券期刊上的名为《新淘金记》的好文,再次呈现给关注中国股市的读者朋友们。此文针对中国股市的种种不公,以淘金作比喻建立了一个模型,不仅形象化地揭示了中国股市发展过程中的种种看似平常却又如此荒唐的现象,而且把中国股市真实的体制现状,拍案叫绝、入木三分、“四两拨千斤”般的故事方式展现了出来。我们希望今天的人们能从这篇文字里再次受到启发,进而深思:为什么中国股市只是中共当局及其权贵阶层永不停歇的“市场提款机”……其实,透过现象看本质,一切的一切,最终都会指向一个中共永远无解的命题——体制。

在郭家山的沪峰和深峰发现了金矿!

郭家山欢迎各地的人们都来开采黄金!听说大海的那边有个叫老金山的地方,在那儿淘金的人都发了大财过上了好日子,于是想淘金的人们从各地都蜂涌而至郭家山的沪峰和深峰,都做着发财的美梦。

到了郭家山,发现大门口贴着一张郭家山金矿管委会的公告:一、采金是有风险的,各采金人要自己注意安全,发生事故概不负责,不支付医疗费、丧葬费。二、采金是可以的,是欢迎的,但必须领取采金“许可证”,禁止非法采金。三、为了便于管理,为了保证利益公平分配,必须要两人以上合伙成立现在最时髦、最先进的股份公司才行。四、由于金矿是在郭家山发现的,郭家山是著名的老区,为革命做了重大贡献。为了照顾老区山民的利益,特规定,采金许可证只发放给郭姓山民,此采金许可证暂不许转让给非郭姓的外乡人。五、外乡外姓人若想要在此采金,必须办理良民证,同时才可获得与郭姓山民的投资合作权。六、此投资合作权证可以转让,必须在郭家山金矿管委会开设的转让交易大厅里,禁止非法场外交易。七、具体转让价格由双方自己商定,完全是市场经济。但为了公正合法,郭家山金矿管委会向双方各收取转让税,以资证明。

由于在郭家山发现了金矿,几年前还在吃着救济粮的郭家山的郭姓山民兴高采烈。郭A是郭家山土生土长、纯正的郭姓山民,依仗着有祖上传下来的具有光荣历史的淘金簸萁,自然喜气洋洋地顺利领到了采金许可证。因为有了此证就可能找到大金矿,看来,郭A的前(钱)景将如何如何辉煌。

郭A领到许可证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一个合作者开个股份挖掘公司。甲、乙、丙、丁等外乡外姓人都想与郭A合作开公司,甲虽并不姓郭但与郭A是姻亲关系,所以甲与郭A的合作洽谈十分成功。新公司决定按最时髦最先进的股份公司来设立,定为100股,郭A占有70股,甲占有剩下的30股,每张股票的价格为一个大洋。股份公司成立、股东出资的时候,郭A从家里拿来了具有光荣历史的淘金簸萁,拿了张发票说是70多个大洋买的,就估价了70个大洋算做郭A的出资。当甲出资时郭A提出,由于此项目是郭A争取到的,郭A具有许多无形资产,诸如策划、可憧憬性、稀缺资源占有权、前景广阔等,并且郭A的许可证不能转让卖钱,所以甲不能按郭A的同等价格交纳股金,必须溢价。

甲经过考虑,看着门外拥挤的乙、丙、丁等人,甲欣然同意了按郭A提出的每股7个大洋的条件,交纳了210个大洋获得了30股。甲走南闯北有江湖经验,在新公司诞生的鞭炮声中,甲将30股以14个大洋一股的价格转让给了没有路子却想急迫发大财的乙丙丁们。而后继续与不断获得新的采矿许可证的其他郭姓山民攀亲带故,进行新的合作。

单说郭A的金矿挖掘股份公司,目前新公司拥有了100股共计280个大洋的资产。按股份公司的规定,花了420个大洋的乙丙丁等在新公司中拥有30股,84个大洋的资产,郭A拥有70股即196个大洋的资产,是第一大股东,拥有绝对的权力。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金钱,也未搞明白怎么就获得了这么多的钱财,反正知道这采金许可证是最好的东西,股份制是催化剂。其次,姓郭的命里注定就是发财的高贵命。于是,有了钱的郭A穿上了名牌衣裤,手拿大哥大,买了洋房洋车,还坐上了波音767到国外考察了一番……。反正与以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有钱人有的郭A都有了,已经忘了当时成立公司时所憧憬着努力去发现大金矿的冲动,以及在公司大会上对乙丙丁们的承诺了。既然开公司挖金矿都只是为了钱,而现在却不费吹灰之力便有了钱,以前的承诺和理想也就不那么迫切了,但投下了巨资的乙丙丁等,若不掘出大金矿必然血本无归,整天吵吵着让郭A心烦。

公司开采一年了并未发现什么大金矿,只采到了一点儿沙金,郭A找熟人做价算了30个大洋,算是新公司的收益,谁知却符合了郭家山金矿管委会的准许扩大再生产的规定,当然见识多了人就更聪明了。郭A在大会上提出了年度工作报告和扩大再生产的方案:“为了企业发展就不分现金了,分股票10股送2股。郭A分得14股,乙丙丁分得6股。目前企业发展前景极其广阔,发掘出大金矿的可能就在眼前,准备购买新的采金设备,需要大家共同投资。准备10股配3股,每股价格10个大洋”。郭A发现每股要花10个大洋,与自己开始获得的1个大洋1股相比较贵了太多,若足额认配则要拿出252个大洋,对郭A来讲没有吸引力也没有这许多钱。于是郭A放弃了这次配股机会,说:“这样以利于乙丙丁能更多分享公司未来发展的成果,具体配股由甲来组织”。说完郭A拂袖而去。乙丙丁听完决不同意,承担巨大风险,一年却无所收获,但没有用!据说按最时髦、最先进的股份公司的管理规定来讲,郭A是完全合法合理的,在不愿造成更大损失的情况下,乙丙丁等砸锅卖铁献血,缴纳了108块大洋。

几天后,新公司的股份变动刊登了出来:公司总股本变为130.8股,资产合计418个大洋,第一大股东郭A拥有84股,拥有268个大洋,乙丙丁拥有46.8股,拥有150个大洋。看着股份变动报告,郭A感叹着股份制的神奇,一开始不就是那个不值钱的老簸萁和采金许可证吗?股份制后现在一下子却拥有了这么多的钱,现在采金许可证还是不许转让,将来容许转让,最少可以值268个大洋,若按淘金场交易所那些外来人相互间的转让价格计算可卖900多个大洋呢!?郭A明白了,怪不得有这许多人在大谈股份制和资本运作,一股份制不用干事就挣大钱了,郭A睡觉都要笑醒了。

乙丙丁看着股份变动报告,怎么也弄不明白原来公司还有属于自己的84个大洋,刚刚配股缴纳了108个大洋,公司并未亏损还盈利30个大洋,按理应分得9个大洋,合计属于自己的应该是201个大洋,怎么只有150个大洋呢?在哪儿丢掉了51个大洋呢?前前后后我们总共缴纳了528块大洋了,我们的钱都到哪里去了?甲赶忙上前来解释说:“郭A的许可证不许变现流通,比不上你们的投资合作权证可在转让交易大厅里买卖,所以你们的钱不在这里,瞧见了没有,在转让交易大厅的告示牌上郭A公司的转让价格是11元多,不是还有刚来的淘金者在买吗!这叫虚拟经济——懂吗?”乙丙丁疑惑、木然的走了,看来股份制是搞不懂了,只有寄希望挖掘公司挖出大金矿了。

郭A并没有挖到大金矿却获得了巨大的成功,成了周围十里八乡有名的巨富,郭姓村民纷纷前来取经。有些郭姓山民在取得采金许可证后,急不可耐的在郭家山到处瞎采金,没有挖到金子一不小心搞的还亏了本钱,合作投资的其他乙丙丁们,亏的跳楼的跳楼,妻离子散的妻离子散,好不凄惨,金矿管委会在这些公司门口挂上了黄牌子(ST)红牌子(PT),据说是对这些郭氏公司的惩罚。郭A大骂这些郭姓宗族的愚蠢:“你们费力瞎经营什么?金子是那么好采到的吗?有了采金许可证就只会在郭家山上采金吗?动动脑筋吗!其实在乙丙丁等等的口袋里……,重要的是保住这不可转让的采金许可证,多搞资本运作等等!”随后还给这些郭姓宗族出了一些点子,诸如通过增发配股的手法,采办电脑采矿机,高科技探矿机,互联网选矿机等等,想发大财的乙丙丁们必然会心甘情愿地掏钱的……。这些郭氏宗族听后茅塞顿开,大喜过望,道谢离去。郭B、郭H虽然有许可证,但在海外经营的却一直没有什么起色,也来请教。郭A一语道破天机:“郭家山发的采金许可证在郭家山这疙瘩才好使,你跑到外头跟洋人那班门弄斧能落啥好?”郭B郭H听后郁闷不语……。郭S郭N等也上来求教,郭A说道:“在郭家山采金你们咋能不办许可证呢?金矿管委会能不收拾你们吗?不过没有关系,反正大家都姓郭,去想方设法补办一个许可证就完了!”据悉最近还真的办了许可证,听说郭S郭N以后都叫郭A了。

郭A的名气是越来越大,整个郭家山地区的郭姓乡亲都把郭A当作榜样,郭A也决不吝啬,都诚实授意秘笈,搞的所有郭姓山民顶礼膜拜都在学习股份制,每天都看到几百名,上千名郭姓宗族的人规矩的排在金矿管委会的门口,等待着申请领取采金许可证,每个人都穿戴整齐,拿着一个采金的簸萁,证明着自己过去的辉煌。有人问郭A,不怕其他郭姓山民来抢了你的饭碗吗?郭A笑答:“最关键的是采金许可证继续发放下去并且不许转让,这样拿到许可证的郭姓山民越多,郭家山金矿管委会就更不可能收回许可证,就必须保证许可证的有效性,这样我的饭碗才可以长久的存在。至于乙丙丁们他们人很多,这批人没钱了没关系,只要说郭家山还有金矿,就不愁没有新的乙丙丁们拿着钱来准备淘金。这不,今年夏天金矿管委会在电视台、报纸上就为咱郭家山金矿做过广告吗?不就来了那么多的乙丙丁吗?”

乙丙丁们还在关注着郭A公司的采金进程,郭A公司的新设备一会儿预告有大金矿,一会儿又发现一无所有,交易大厅里的投资合作权就象烫手的山芋一样,在乙丙丁们之间扔来扔去,转让价格随着各种消息而上窜下跳,也没见着哪家郭氏公司发掘出大金矿,分钱给乙丙丁们。有发掘出小金矿的,据说等乙丙丁们知道后,都只能从甲那里买高价的股份了。咦!?怎么来郭家山淘金的人越来越少呢?搞的乙丙丁们心惊肉跳。越是这样越是担心:挖掘不出超超大型的金矿,我们这投资不都打水漂了吗?望着近几年郭家山地区的高速发展,鳞次栉比的郭氏公司的高楼大厦,属于乙丙丁们自己的又在哪里呢?却隐隐听到郭氏公司大厦里郭A在睡梦中发出的笑声:“股份制太好了!哈!哈!哈!……”股份制不是最先进、最时髦、最公平的吗?怎么一股份制后我的钱都没了?郭A怎么一下子那么有钱了呢?在其他郭姓宗族朗朗诵读股份制的股股声中,乙丙丁们被吵的胸闷气短、头晕耳鸣,经常在噩梦中惊醒!

展望未来,不禁凄然泪下,忽然发现手中被泪水浸湿的投资合作权证上注明“股票”字样的地方,骇然显现出了血红的“捐钱证”的字样……

以上故事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作者张卫星,1970年5月生,199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系,曾从事过多种行业。1996年投身股票市场,从最初的普通股票投资者,逐渐变身为中国证券界的知名分析评论人士。并自1999年5月初开始著文,其代表性作品有《新淘金记》、《奶牛论》、《中国股市风险大讨论》等。1999年,从技术面、基本面着手,详细分析并极其准确地预测了随后爆发的“5•19”行情。他不仅率先提出了中国股市股权分置的危害并长期提倡股改,同时也是中国黄金投资领域先驱者之一。现任颐合财经首席经济分析师,是天则经济研究所资本市场专家组成员,兼职清华大学教育学院与中国教育服务中心特聘MBA讲师。)

責任编辑: 靖晔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