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两只“军老虎”被抓 中共不敢公布的1个原因(图)

2015-06-24 03:23 作者:黄清 桌面版 正體 12
    小字


官方通报中不可能公布活摘器官这一点(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5年06月24日讯】(看中国记者黄清综合报导)2015年中共军方先后5次通报了37名将领落马,其中,中共后勤系统及省军区的“灾情”最为集中,共有10人有后勤系统背景,11人来自省军区系统。6月16日,中共军方对外宣布,黑龙江省军区原司令员寇铁和武警交通指挥部前司令员刘占琪,2014年11月军委纪委对其立案调查,2015年5月移送军事检察机关处理。

中国时政评论员伍彦旭分析:从履历上看,寇铁和刘占琪的身份都比较“特殊”,寇铁担任过黑龙江省军区司令员,刘占琪则担任过武警总部后勤部副部长,两人都有可能涉嫌参与了活摘器官罪恶。因为2006年4月,一名沈阳老军医曾披露中共通过军事手段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器官移植的官方流程。他曾接触到6万多份伪造的代签器官移植资料。这类资料的保存期限是18个月,然后必须销毁。该资料的保存机关为即是省级军区,寇铁是曾经迫害最严重的黑龙江省军区司令员。

而中共军队总后勤部据海外《明慧网》和“追查国际”揭露是活摘器官的核心机构,调查资料显示江泽民下令的大面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以军队为主导,由武警、政法系统、卫生系统配合,将进京上访和在全国范围内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造册、验血体检、输入电脑管理,建立庞大的活人器官库。

2015年“两会”之后,中共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凤凰卫视的访谈节目中罕见承认,死囚器官移植形成了利益链变得肮脏,周永康落马才打破这种利益链。香港《明报》2014年3月12日报导披露,黄洁夫承认大陆仍有死囚在自己及家属不知道的情况下“捐献”器官,并披露:死囚器官的捐献都是医生跟局部的人,包括法院和武警来互相沟通的,没有办法说清道明。

伍彦旭认为:寇铁和刘占琪2014年11月被立案调查,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可能是其涉嫌参与了活摘器官的罪恶。当然,官方的通报中不可能公布这一点。

江派军中势力持续清洗

刘占琪的官方简历显示,1973年12月刘占琪参军入新疆武警部队,之后逐级晋升至武警新疆总队后勤部部长。2008年11月至2012年7月,刘占琪任中共武警部队后勤部副部长。2010年7月晋升为武警少将警衔。2012年7月9日,刘占琪任武警交通指挥部主任、党委副书记。

据报,中共武警部队一直是江派最重要的地盘。江泽民刚上台时期,没有掌控军权的实力,不得不转而倚重武警,并为此花费了巨大精力和金钱。武警在江泽民时期得以“发展”,被海内外称为“江家军”。武警部队属“第二权力中央”政法委的管辖之内,2002年中共十六大后,江派铁杆周永康出任中央政法委员会副书记兼任公安部部长。2003年再兼任武警部队第一政委。周永康主管中共政法系统长达十年,其党羽遍布公安、武警政法系统。

2012年3月19日,周永康在北京动用武警部队发动政变未遂。因此,中共高层在政治博弈中,对武警的掌控也很关键。

2012年薄熙来事件后,中共十八大前夕,上海、浙江、广西、山西、山东、黑龙江、上海等9个省份陆续调整了武警总队将领。在2013年中共两会召开期间,中共武警部队各省军政主官也进行了中共十八大以来最大规模的调整。2014年9月23日,江派势力盘踞的重庆、上海、湖南等多个省份的武警总队集中宣布调整司令员。

中共军队总后勤部黑幕惊人

据《明慧网》报导,1999年7月20日开始全面性镇压法轮功后,以中共军队后勤部为首的军队系统层层开动,开始按照军委主席江泽民的意愿活摘器官,达到其“肉体上消灭”的目的,而贩卖器官这种一本万利的买卖又成了一条被江泽民默许而鼓励的军队生财之路。从1999年起,仅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带来的纯利润已经可以达到了中共军队一年军费预算的规模。

报导中指出,将法轮功学员作为活摘器官供体的命令直接来自军委主席江泽民,总后勤部则利用军队系统和国家资源,将到北京上访而不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和各地被非法拘捕的法轮功学员验血编号,输入电脑系统,利用军车、军航、专用警备部队和各地军事设施和战备工程作为集中营,统一关押,统一管理,成为国家级的活体器官库。

中共总后勤部统一分配集中营,分管调度、运输、交接、警卫和核算,在进行器官移植的过程中,如果器官移植失败,被移植器官人员的资料和尸体必须在72小时内全部销毁。整体的资料和尸体,甚至是活人焚毁必须经军事监管人员认可。军事监管人员有权逮捕,关押,强制处决任何泄露消息的医生、警察、武警、科研人员等。军事监管人员由中央军委授权相关军事人员或军事机构执行。

总后勤部通过各级渠道将供体调配到军方医院和部份地方医院,其运营模式是向医院提供一个供体直接收取现金(外汇)的血腥交易,医院付帐给总后勤部后自负盈亏。军方高层通过总后勤部直接牟利,器官的利润不入军队预算,而其活摘器官的层层系统却是靠军费维持,因此来自活摘器官的金钱是没有成本的纯利润。

军队移植是大头,卖给地方的器官只是额外牟利,目的是把地方医院作为向海外揽客的橱窗和广告,否则只有中共军方做移植手术对世界将难以掩盖。

此外,报导中指出,全军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曾接受在《健康网》及《科学时报》采访时提及,2005年就进行了近万例肾移植、近4000例肝移植,2006年达到历史最高峰,这一年就有2万例。而根据曾任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曾在国际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的“中国器官移植的政策”文章中显示,1999年全国仅有4000多例肾移植,肝移植数字近乎于0。中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国际移植(中国)网络支援中心的费用表中开价是肾移植6万多美元(约合40多万人民币),肝移植10万美元(约合70万人民币),肺和心脏器官更贵,要15万美元以上。而按照业内器官价格占总费用的50%和石炳毅提出的数字估算,仅2005年来自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给军队带来的纯利为近5.6亿美元,近45亿人民币。而实际的活摘器官数字,即在中国军事设施和军队医院所进行的地下非公开的器官移植数量要比公开的要多几倍。

2015年6月20日,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根据十馀年来的追踪调查而发表的报告也指出: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动是由时任军委主席的江泽民亲自下令,以江泽民、罗干、周永康等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高层涉入,全国军队、武警和各省市整体参与的大屠杀。仅因活摘取器官而被杀戮的法轮功学员最低数量涉嫌超200万。

来源:看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