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唐柏桥:中国民主革命已悄然爆发(图)

在华盛顿九评十周年研讨会上的演讲

2014-11-29 00:36 作者:唐柏桥 桌面版 正體 35
    小字


唐柏桥:传《九评》和讲真相。经过我们大家共同不懈地努力,祖国大地终有驱除乌云重见天日的一天。

【看中国2014年11月29日讯】《九评》传世十年以来,中国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今中共在国人心目中的形象已经跌落至历史低点。人们一提起共产党三个字就摇头,共产党已经等同邪恶。当有人骂共产党是畜生的时候,人们会为畜生打抱不平,认为污蔑了畜生;当有人骂共产党是土匪的时候,人们会说这样是擡高了共产党。只有一个词用来形容共产党比较能够让人们接受,那就是魔鬼。

人们对中共的深刻认识相当一部分功劳应归于《《九评》》的传播。我有一个朋友曾经给我讲了一个故事,现在距当时发生的时间已经比较久远,因此我可以披露出来与大家分享。我的这位朋友是一位传道人,多年来在全国各地传福音,很多人因为听了他的讲道而得福音,受洗成为基督徒。同时他也是一位坚定的民主斗士。《九评》发表后不久,他在全国各地四处散发《九评》,以期唤醒国人。有一次他在内地某城市遇见一位在江湖上行走的人。这位当地赫赫有名的江湖老大是因为听了他的讲道而得的福音。后来这位江湖中人被捕入狱,在狱中的漫长岁月里,他就是靠著信仰的力量而一路走了过来。他当时主动表示,要为我的这位朋友做一件事情以表达他的报恩之心。我朋友当时就随口而出说,能否帮他散发《九评》,这位江湖大侠当时就满口答应。结果当天晚上这个城市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在这个城市的五个主要领导机构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军分区负责人的办公桌上同时出现了《九评》这本册子。

大家都知道,在中共的领导机构都有武警守卫,一般人是很难靠近的。但是,这个城市就有人有这个本事在一夜之间将中共最害怕见到的一本册子放到当地五大领导人桌上。据说此事震动了中南海,中共最高当局下令以最快速度破案缉拿作案者。当局很快就宣布已经破案,一位负责该市领导班子警卫工作的武警被抓捕归案。当然我们都知道他只不过是一个替罪羊,真正的作案者他们永远也找不到。

我在演讲一开始就给大家讲这个真实发生在中国的故事,是想告诉大家,《九评》在中国传播有多广,这期间发生了多少感人和富有传奇色彩的传《九评》的故事。我们要相信,不仅仅是我们今天在坐的各位有心改变中国的人权状况,终结中共的暴政统治,而是有千千万万的同胞在全国各地默默地做着与我们相同的事情,包括传《九评》和讲真相。我们更要相信,经过我们大家共同不懈地努力,祖国大地终有驱除乌云重见天日的一天。

今天我就借这次《九评》十周年研讨会的机会,谈谈正在中国发生的风起云涌的反暴政争民主的运动,尤其是香港的雨伞革命,及对未来中国民主革命的展望。

1.香港雨伞革命由学生推动的必然性

香港雨伞革命由青年学生尤其是中学生发起,既是一种偶然,也有其必然性。

胡适曾经说过,“学生运动不是常态社会的行为模式,而是变态社会的必然产物。所谓常态社会,是一个比较清明、由成年人管理政治的社会。如果成年人不能尽责尽力,不能治理政府的腐败,那就是一个变态的社会了。在这种情况下,干涉纠正的责任,遂落在一般未成年的男女学生的肩膀上。于是,本来应该安心读书的学生只好放下书本,走出校园,冒着生命危险去游行请愿,从而酿成大规模学生运动。”

中国社会现在被压抑得非常利害,中共对民众的控制无所不在,已经到了荒诞绝伦的地步,可谓空前绝后。过去北非和中东发生茉莉花革命的时候,北京花农不准卖茉莉花,人们在街上拿一束茉莉花就有可能被捕,如果有人在网上写茉莉花三个字,那对中共来说简直就是如临大敌。如今香港发生了雨伞革命,他们又对雨伞感到极度恐惧,北京和各地的一些年轻人因为在网络上张贴自己在家撑起雨伞的照片就被抓捕,包括我的好朋友诗人王藏和他的一些艺术家朋友。昨天看到一则新闻,一位国泰航空公司的空姐仅仅因为在她的脸书头像上放了一把雨伞以表示支持香港雨伞革命,就被中共当局禁止入境上海。这种荒诞走样的事情每时每刻都在中国发生,大家似乎都已经见怪不怪。

最近我在网络上还看到有一个中学,学生上厕所还必须凭许可证才行,而且规定了时间,每个班每次只能一个人去。这是什么世道,生孩子还需要受到管制,上网还要象做贼一样,说句话还有无数的禁忌,如今连上个厕所还要经过批准。生活在这样令人窒息的社会,成年人逐渐失去与当局抗衡的热情和勇气。而年轻的学生则是初出之犊不怕虎,他们内心纯净,能抵御各种威胁和诱惑,因此只有他们才能战胜中共这个世界上最残暴最狡诈的恶魔。香港爆发的学生抗议运动,让我想起了一部很有名的电影“魔戒”,也叫指环王,英文名THE LORD OF THE RINGS。“魔戒”讲述的是一群个头矮小的哈比人将魔戒送去一个末日火山销毁,这个魔戒只有他们能带去销毁,因为他们内心纯净。其他人一戴在手上就会被魔戒的巨大魔力所诱惑,利用它来做坏事,而他们不会。今天香港正在上演现实版的“魔戒”。这些学生就是哈比人,黄之峰就是电影中的主角佛罗多。魔戒中的佛罗多和他的忠实伙伴山姆及甘道夫等各路英雄组成的魔戒远征队,肩负消毁魔戒和消灭魔戒制造者黑暗魔君索伦的使命。今天黄之峰和他的伙伴周永康们也一定会不负众望,完成他们的历史使命。

2.香港雨伞革命唯有坚持下去才有希望

最近海外民运有人反复呼吁香港学生主动撤离,理由是“见好就收”。我百思不得其解:现在有什么好?中共和香港政府如此粗暴对待抗议民众,学生和市民提出的诉求没有一样实现,哪里来的好?不要说这次雨伞革命没有见过好,自八九民运以来,中国民主运动从来就没有好过。这种所谓“见好就收”的想法非常可怕,因为它强调的是收,而不是上。而对于什么是“好”又可以任意解读,因此就变成了随时随刻都可以要求抗议行动结束。一个运动如果每次在达到预定目标前就收,不等于永远别想打胜战了吗?除非我们一开始就不是在推动企在终结中共一党专制的民主运动,只是争取有限的个人或群体权益,甚至只是为了个人利益而做秀。否则,我们好不容易推动起来一场民主革命,却要在敌人还没有镇压前就自行撤离,不等于是不攻自溃吗?这样的战争怎么打,这样的元帅能带领军队打胜仗吗?

这次香港市民的诉求是要求普选,梁振英下台只是一个衍生出来的诉求,因为他是香港压制民众呼声阻止推行普选的罪魁祸首——真正的罪魁祸首当然在北京。这个诉求十分具体明确,也不属于过高。如果中共哪怕还有一丝在乎民众的呼声,都完全应该接受。因为这个诉求是中共一直承诺兑现的,而不是香港人突然提出来的过分要求。就如你答应还人家的钱,最后失信毁约。对方当然会不答应了。而且因此造成的损失应该由毁约一方来承担。今天香港人除非遭到武力镇压,或至少赤裸裸地武力镇压的威胁,没有任何理由撤离。否则中共就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他们的诡计会又一次得逞。

当年埃及革命时,当局都出动了军队,还威胁要武力镇压,民众照样躺在坦克下。因为他们断定当局只是恐吓,不敢真正动武。这样的民族,最后才配一人一票的民主选举。埃及革命爆发时,我曾全程跟踪观察。目的是得到全面信息,以做为中国未来民主革命之参考。穆巴拉克下台的前一天发表了拒绝下台的全国电视讲话,态度非常强硬。可我当时就在我的脸书上预言他第二天会下台。结果我一觉醒来,他已经鞠躬下台了。对一场运动,你必须仔细观察中间的每一个细节,才能在关键时刻做出准确判断。我当时之所以判断他会下台,因为我看到开锣解放广场百万大众听了穆巴拉克的讲话后,都愤怒地脱下鞋子对着他的画像敲打,我顿时意识到,如果穆巴拉克还不下台,他们估计就要攻打总统府了。因为伊斯兰教有一个习俗,用鞋子打人是对人最大的侮辱,这说明他们已经忍无可忍了。事实上,埃及当局掌握的资讯比我们还要多,他们当然知道顽抗到底的下场。哪怕穆巴拉克坚持不下台,他的部下和家人都会给他巨大的压力。

和平抗争最大的功效就是促使当局内部分裂,从而达成目标。过去的历史证明,独裁者们下台,往往最终迫使他们下台的不是街头民众,而是他们身边的人,包括他们的同僚和亲人——至少表面上是如此。埃及革命成功的原因就是主导者坚守广场,他们知道一退就会前功尽弃。因为人们很难再次动员如此多的民众走上街头抗击暴政。当时撤退的声音也有,包括美国政府都希望他们理解穆巴拉克所说的需要时间来过渡,但是埃及民众没有听从他们的建议,坚持要求穆巴拉克立即下台。最后由于他们的坚持,促成了埃及当局的内部裂变,从而将穆巴拉克赶下了台。

当年印尼强权统治者苏哈托也是被他的部下和家人逼宫而宣布下台的。罗马尼亚革命时,独裁者拒绝下台,他的部下包括总理和国防部长都先后倒向人民一边,参与对独裁者的战斗。当然没有来自街头的强大民意压力,或者说体制内的人还有退路,他们是不太可能冒着危险与独裁者顶着干的。只有当我们非常清楚当代民主运动的这一特点后,才能在运动中做出正确的决策。中国民运过去累战累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一些民运领袖不了解坚持的重要性,动不动就提出“见好就收”,将无数次大好时机白白葬送。我们一定要吸取过去失败的教训,不要一再重蹈覆辙。

今天中共的局势越来越接近很多国家独裁者倒台之前的状况。中共统治者越来越不得人心,他们无论是在国际社会还是国内民众中,都越来越孤立。我们如果继续保持压力,稳步地推进民主革命的进程,当全国民主革命高潮来临时,他们很可能不攻自溃。而且我相信,中共体制内一定有不少良知尚存的官员早已无法容忍这种吃人的制度继续茍延残喘下去,他们比其他人更迫切希望中国社会发生变革。因为这样的残暴统治对国人不利,对他们自己也很不利,如果这样的制度不改,他们要一直背负残暴对待人民的罪责。他们中的很多人只是学有所长的公务员,根本就不想成为镇压人民与人民为敌的独裁者的帮凶。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波兰当年的工人领袖在波共答应与工人谈判时就提出“见好就收”,那麽波兰团结工会就不会成立,波兰就不会成为东欧最早的民主国家——波兰在中国发生“六四”镇压的当天举行全国大选,工运领袖瓦文萨当选总统。当年波兰工人代表在与波共谈判时,十万工人一直在场外抗议,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波共提出很多对工人优惠的条件,有些工人代表认为已经很好了,应该“见好就收”,而瓦文萨坚持要求波共必须准许他们成立独立工会,否则拒绝停止抗议集会。最后波共被迫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从此波兰工人有了自己的工会,工会力量迅速壮大,最高时达到一千多万会员。如果没有团结工会的成立,波兰的民间力量不可能强大到与当局抗衡的程度。整个东欧的历史就有可能要改写。

3.香港正在发生的占中行动是一场革命

香港正在爆发的抗议事件是一场革命,不是普通的请愿活动。称之为“雨伞革命”恰如其分。香港每年一度的“七一”大游行和“六四”纪念集会都属于请愿性质的活动。而“占中行动”一开始就提出抗命的口号,是一种反抗行为。这次雨伞革命的诉求是香港实现真普选,同时要求中共傀儡梁振英下台,是要根本改变中共在香港推行的政治制度。是一场政治革命或叫民主革命。我们中间有很多人害怕革命,谈革命色变。其实革命是个好东西,革命就是质的飞跃,是一种进步的飞跃。否则不叫革命,叫复辟。最近这些年世界各地发生的反抗专制的运动,国际社会都称之为革命,如茉莉花革命,颜色革命等。很多人把革命和暴力划等号,认为革命就是流血,就是要革别人的命,就是以暴易暴,这是中共散布的谬论。暴力只是革命的手段之一。现在民主革命更多的是通过非暴力的方式颠覆旧政权。我们不能因为中共误导民众说革命就是杀人,我们就因为不愿杀人而不要革命了。这样中共独裁者们就可以永远高枕无忧。大家不能再上当了。

也有人说,香港“占中行动”是违法行为。民运中的一些人也避讳谈到这一点。我今天要大声地告诉大家,不要害怕谈违法,既然是一场革命,当然就是违法行为。难道自古以来有哪个专制统治者会规定推翻他的暴政还合法?革命就是与暴政统治者对抗,对抗就必然违统治者的法。这是最简单的常识。香港有些民主派人士总是担心被扣上违法的帽子。既然害怕被扣上违法的帽子,一开始就不应该大谈什么“占中”和抗命——因为“占中行动”一开始就摆明了是违法行为,更不应该参加反对专制政权的民运。你既然准备违抗当局的命令,甚至还要推翻现政权,还谈什么合法!因此我们要想清楚,我们要不要进行一场民主革命。如果要,就不要害怕违法,因为革命必然违统治者制定的法;如果不要,就不要再如此劳命伤财去搞什么抗议活动,因为过往的事实已经证明,中共不可能答应和平请愿的民众的民主诉求,还政于民。如果还有人看不透中共的豺狼本质,以为只要我们对它发一点慈悲,它就不会吃人了。那就大错特错了。这样做的结果不仅不会感动豺狼,还很有可能被豺狼吃掉。大家生活在中共暴政下这么多年,应该对此有很深刻的认识了。如果还有人认识不到,就请去从新看一看《九评》,我保证你会有所受益。

4.革命不是在没有饭吃才会爆发

过去几十年来,国人普遍相信一个观点:只有当老百姓没有饭吃的时候才会起来反抗。这也是中共长期对民众进行洗脑和愚化的结果。这种状况在历史上却曾有过,但现代社会早已不是这么回事。

香港今天发生的雨伞革命充分証明了这一点。它告诉国人,人的权利与生俱来,不容侵犯。追求自由是人的天性,跟经济是否发展并无直接关连。香港是中国经济最发达地区,也是世界最现代化都市之一,他们的革命行动彻底戳穿了中共散布的这一谬论。未来中国民主革命必然会在中国相对较发达地区爆发,因为这些地区对外开放程度相对较高,民众接受和传播信息的能力相对较强,人们更加渴望自由民主,而且运动一旦爆发中共镇压下去也相对较难。几年前的北非茉莉花革命,都是几个经济最发达国家,如突尼、埃及、利比亚等。而相对比较落后的阿尔及利亚、苏丹等国家就很难爆发民主革命。

因此,大家不要再相信中共的所谓“只有当老百姓没有饭吃的时候才会起来反抗”的鬼话,未来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和经济的持续发展,中国爆发革命的可能性只会越来越大,而不是他们所说的越来越小。

5.中国民主革命已然在人们浑然不觉中爆发

很多人经常会感叹,反抗暴政的民主革命什么时候才会爆发?其实,只要我们仔细观察就不难发现,中国民主革命已经在人们不经意间爆发了,只是人们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而已。

当我们翻开历史教科书时,我们时常会读到历史上每个朝代变迁的前夕,大小农民起义都会此起彼伏。我们今天回过头来看这些是起义,其实也就是如现在每天都在中华大地发生的各类群体抗暴事件,如前不久爆发的云南晋宁和贵州三穗等地的抗暴事件放在当时都属于典型的农民起义。只是我们现在每天都见到这样的群体抗争事件,已没有那麽强烈的感受而已。未来历史记载的时候,香港雨伞革命一定会被归于中国民主革命的一部分。而且这场雨伞革命是中国维权运动从请愿性质走向革命性质的分水岭。自从香港雨伞革命爆发后,中国社会已经从请愿运动过渡到了民主革命的阶段,今后中国各地会有越来越多的类似革命行动。最近在云南,贵州,新疆等地爆发的大规模抗暴事件,其实就是某种形式的革命。

等有一天中共垮台了,人们会很惊讶为何如此貌似强大和不可战胜的中共暴政会这么快就垮台?事实上,越是残暴铁腕的政权,垮台越是突然。这里面有某种必然的关联,今天我就不在这里展开讲了。过去世界上两大超级大国之一的苏联一夕之间就土崩瓦解就是明证。朝鲜是世界上最封闭残暴的政权,但它已摇摇欲坠,金正恩已有两个多月没有公开露面,金家政权很可能一夜之间就垮台。大家一定要有信心,不要以为中共坚不可摧,他们的垮台就是顷刻之间的事情。

总之,正在爆发的香港雨伞革命会对整个中国民主运动造成巨大的影响,形成巨大的推动作用。香港雨伞革命与整个中国民主革命密不可分,将成为中国民主革命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关注香港就是关注我们自己,支持香港民主革命就是支持中国民主革命。当然,我们也应该清楚,只有当中共这个魔鬼政权退出历史舞台后,香港才会真正实现民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专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