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前“大内总管”亲手策划惊天阴谋曝光?(图)

2014-09-16 04:59 作者:高鹏程 桌面版 正體 15
    小字


1971年9月13日,身为毛泽东接班人的林彪,在乘机外逃途中意外机毁人亡

【看中国2014年09月16日讯】(看中国记者高鹏程综合报导)1971年9月13日,身为毛泽东接班人的林彪,在乘机外逃途中意外机毁人亡。对于“九一三”事件的内幕,长期以来众说纷纭,相关版本颇多:有燃油耗尽说、导弹击落说、阴谋爆炸说、机组搏斗说、迷航坠毁说等等,而日前出炉的全新版本更是惊人!

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亦称林彪事件,当时林彪事件的突然爆发,举世关注。自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引发毛泽东和林彪关系恶化后,1971年9月13日前后发生的历史大事件。据中共官方称,林彪、叶群、林立果、刘沛丰、林彪的司机杨枕纲,及机组人员潘景寅等共九人所乘飞机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机上人员全部死亡。

香港《明报》报导,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的一个大会议厅里,一个有关“九一三”事件的内幕的全新版本被曝光:前中南海〝大内总管〞汪东兴亲手策划了针对毛泽东“接班人”林副主席的惊天阴谋。这个在中国曾经位居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林彪怎么也想不到,毛泽东不只是要让他横尸大漠,而且要让他坐实“叛徒”的骂名。

该版本据说是依据来自林彪专机驾驶舱最后五分钟的录音。这段录音记录了飞机坠毁前最后5分钟的事情。虽然年代久远,录音带里的录音多有消息。不过幸运的是,经过专业处理,仍然能够听到当年的对话。

据报,当时飞机上有机长潘景寅,师李平,邰起良,和张延奎等三个机械。乘客有林彪,叶群,林立果,小舰队成员刘沛丰和林彪的司机杨振刚。

刘沛丰把小舰队的电台带上了专机,录音的话筒在刘沛丰的衣服口袋里。在北京的黄永奎把电台里传过来的声音都录在录音带上了。

林彪所乘坐的三叉戟机长潘景寅在上飞机前接到了汪东兴密令,要他撇下两个副驾驶,领航员,通信员,秘密地把专机开进蒙古。但是,潘景寅大概不知道那是个死亡之旅。专机起飞时是往广州飞的。但是起飞后不久,潘景寅就用了一个不易察觉的转弯角度,秘密地把专机转向往蒙古飞。一个半小时之后,专机飞进蒙古。但是专机上其他的人都被蒙在鼓里。

在蒙古境内,被人预先置放的定时炸弹在专机右翼爆炸,飞机开始失控。潘景寅这个时候才知道汪东兴要置他们于死地。潘景寅试图一个人把飞机降落。但是由于飞机已经失控,迫降失败,专机坠毁。

据这份录音的所有者何仁义称,“九一三”事件有三个重大的疑问。

“第一,林立衡在9月7号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有带林彪去香港躲避的计划。林立衡在9月7号就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林彪的警卫刘吉纯和李文普,并要求他们阻止这个计划。所以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在飞机出事的5天前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会采取激烈的行动。问题是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对此做了什么应对计划?采取了什么措施?”

“第二,专机机长潘景寅在起飞前为什么没有叫醒两位副驾驶,领航员,和通讯员这四个人?为什么潘景寅要一个人飞?”

“第三,专机升空之后往南飞了一阵子。然后专机转了一个非常大的弯才把方向转成往北飞。为什么专机起飞之后不马上转弯?为什么还要转一个那么大的弯?是不是因为潘景寅不想让飞机上的其他人觉察到他在转弯?”

林彪原名林育蓉。1907年12月5日出生在湖北黄冈,也许是“林育蓉”这个名字太女性化,长相像母亲的林彪幼年时总是体弱多病,1925年报考黄埔军校时,他自作主张把名字改成了林彪,彪是小老虎的意思,随后身体变得强壮起来。

黄埔提前毕业后,林彪补充进国民革命军,参加第二次北伐,随后参加南昌暴动,并逐步成为中共最主要的将领,其卓越的军事天赋被称为“常胜将军”和“战神”,蒋介石围剿中共时,林被蒋称为“魔鬼”,中共当时能窃取中国内战果实,林彪起了重要作用,其部队从零下30多度的黑龙江打到零上40多度的海南岛,中共内部曾称,林彪为“中共打下三分之二以上的江山”。

1937年平型关战斗后,林彪被国民党哨兵误认为是日本人而遭枪击,从此留下困扰终生的植物神经紊乱症。第二年在苏联就医时,因西医用药不当,病情加重,致使林彪后来形成怕风、怕水、怕光、怕冷、容易拉肚、感冒、出汗等诸多后遗症,生命似乎又回到了“育蓉”的年代。林彪一辈子大多在病痛中艰难地活着。

据传林彪专机驾驶舱最后五分钟的录音的文字整理:

林立果:“几点了?”

刘沛丰:〝两点27分。〞

林立果:“我们到哪儿了?”

刘沛丰:“我去问问。”

刘沛丰走进驾驶舱。

刘沛丰:“老潘,我们到哪儿了?”

潘景寅:“我们在湖南。”

刘沛丰:“还要飞多久才能到广州?”

潘景寅:“再飞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刘沛丰回到普通客舱。刘沛丰:“老潘说在湖南。再过半个小时就到广州了。”

林立果起身进林彪的贵宾舱,向叶群汇报。

突然一声爆炸声,飞机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刘沛丰被摔倒在地。林立果从贵宾舱冲出来。

林立果:“怎么回事?”

刘沛丰拉开左边窗口的挡板,没看到什么。拉开右边窗口的挡板,看到右机翼上有火苗。林立果和刘沛丰赶紧推开驾驶舱门。

林立果:“右机翼起火了,老潘!”潘景寅:“是吗?会不会是敌人导弹打过来了?”

林立果:“你说什么?什么敌人?”

潘景寅没有回答。这时叶群,杨振刚,李平也跑过来了。潘景寅开始让飞机转弯。刘沛丰,林立果,叶群三个人走进了驾驶舱。

叶群:“怎么回事?”

林立果:“老潘,你怎么转弯了?为什么要转弯?”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叶群:“我们现在在哪里?”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林立果:“你说话呀,老潘!”

这时飞机又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潘景寅拿起一个话筒带着哭腔喊话:“汪主任!汪主任!请回答!”

杨振刚在驾驶舱门口急了,大嗓门的吼起来:“机长,你在跟谁讲话?”潘景寅还是不说话。

林立果突然说:“刚才的响声是定时炸弹爆炸。有人要谋害首长。”

这时飞机开始往下冲。

潘景寅:“糟糕!糟糕!”

刘沛丰拿出手枪顶着潘景寅:“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景寅:“我们在蒙古。现在在往国内飞。”

刘沛丰:“蒙古?”

林立果:“蒙古?”

潘景寅:“起飞前,汪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要我把专机飞进蒙古。然后等他命令。可是他已经不和我联络了。”

刘沛丰:“你为什么不叫上两个副驾驶?”

潘景寅:“汪主任说这是特殊任务,不需要他们参加。”

林立果:“我们进蒙古多久了?”

潘景寅:“我不知道。大概有10分钟了。”

叶群:“进了蒙古,我们就都成叛徒了。”

林立果:“我们死在这里,叛徒的帽子就永远地戴上了。”

潘景寅:“我真傻啊!叶主任,我对不起首长。”

这时飞机还在继续往下冲。

潘景寅对着话筒说:“机务舱,把三个引擎全关了。”

潘景寅:“速度还是减不下来。减速板已经失灵。说不定已经脱落了。襟翼控制也失灵了。”

林立果:“赶紧迫降。”

潘景寅:“已经失控了。有人对飞机做了手脚。”

杨振刚:“机长,我不能死。我还有老婆孩子啊!”

过了几秒钟,潘景寅对着全飞机广播:“飞机马上要着陆了。大家赶紧回座位坐好。扣上安全带。把鞋子脱掉。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的了!”

潘景寅泣不成声地对着全飞机广播:“林副主席,小潘对不起您哪!”

音箱里传出一声巨响。然后就没声音了。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