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开天辟地”新论 提醒过中南海(图)

2014-07-07 10:51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7月07日讯】用中共自己的说法,这个党的成立,是“开天辟地”的大事。“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之后,事情就起变化了,从此中国就有了两条道路:一条是原来就有的“共和之路”,一条是共产党新开出来的“共产之路”。中共把自己的诞生叫作“开天辟地的大事”,在这个意义上确实不假。为夺取权力不择手段,纵横捭阖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政治和道德底线都可以突破。这就是列宁主义的真谛。他本人就是被德皇用重金收买,以出卖领土为条件,取得德国的支持

2014/07/06/20140706225235869.jpg

“七一”到了。中共年年都要给自己做寿,“喉舌”当然不敢怠慢。我们作为民间媒体,也想在这里说几句话,算是“纪念”吧。

“纪念”和“庆祝”不一样。“庆祝”要说顺耳的话,“纪念”却未必。“纪念”是不要忘记的意思。中共的成立,确实值得中国人永远铭记,因为它改写了中国的历史,改变了中国人的命运。

用中共自己的说法,这个党的成立,是“开天辟地”的大事。

原来中国人所知道的是“盘古氏开天辟地”,基督徒知道的是“上帝创造世界”。如今中共自称“开天辟地”,居然与盘古氏和上帝平起平坐,其实也不算太狂妄,把是非善恶除外,这句大梦话倒也合乎实际。

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使中国在亚洲成为第一个走向共和的国家。从农业手工业走向工业化,从自然经济走向商品经济,从专制走向共和,从思想箝制走向思想自由:这是人类社会进步的共同大道。中华民国成立以后,虽然步履艰难,但毕竟已经走上了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虽然有过两次帝制复辟,但是都被共和的潮流所吞没。当时中国虽然长时间陷于群雄割据、军阀混战,但是共和的法统并未中断,北洋政府作为中央政府的地位始终保持着,并为国际所承认。孙中山在广州建立的大元帅府(即后来的国民政府)也只是逐鹿中原的群雄之一,尚未影响到北洋政府作为中央政府的地位。只是在蒋介石北伐成功(关键是“东北王”张学良易帜拥蒋),国民政府才正式成为中华民国的中央政府,并得到国际承认。

国民政府统治中国的二十二年,实行的是国民党一党专政,在政治上是背离共和之路的。不过这时国民经济仍然在私有制为基础的市场经济大道上运行,在思想文化领域虽然实行“党化”,但始终未曾完全封杀言论自由和新闻出版自由。共产党的机关报《新华日报》,就曾在国民政府的鼻子下公开出版发行。就是国民党在政治上的一党专政,也没有背离孙中山的建国路线:经由“军政”(武力夺权),“训政”(以党治国)培养公民意识,为宪政准备条件,最后进入“宪政”(还政于民)达到民主共和。所以这个时期的中国,仍然没有离开辛亥革命所开辟的共和之路,也就是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

但是“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之后,事情就起变化了,从此中国就有了两条道路:一条是原来就有的“共和之路”,一条是共产党新开出来的“共产之路”。中共把自己的诞生叫作“开天辟地的大事”,在这个意义上确实不假。马克思主义所发现的“社会发展规律”是:私有制是万恶之源,因此共产党的目的就是消灭私有制,建立起以公有制为基础的共产主义社会。在这个社会里,每个人都能“各尽所能,各取所需”。为了达到这个美好的目标,必须和人类传统的社会制度和思想观念实行“最彻底的决裂”,建立共产党领导的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在旧社会的废墟上建造起“人间天堂”。

这是二十几岁的马克思和恩格斯所创立的完全背离人类文明、违反人性的一种“美妙”的极左空想。列宁又把它往左边发展到极端,成为最激进的极左思潮。他也曾反对“左派幼稚病”,但他反对的是“幼稚”,即“天真”,并不是“左派”。他所提倡和实行的,是为夺取权力不择手段,纵横捭阖无所不用其极,什么政治和道德底线都可以突破。这就是列宁主义的真谛。他本人就是被德皇用重金收买,以出卖领土为条件,取得德国的支持,在俄国发动所谓“十月革命”,用阴谋和暴力,背信弃义夺得政权,并用惨绝人寰的大屠杀来“巩固”政权。他的继承人斯大林则用同样残暴的手段在俄国建造了世界上第一座“人间天堂”。

这种伟大的创造真称得上是“开天辟地”,因为它用“人间天堂”的神话造成了一座真正的人间地狱。而且共产主义是要“解放”全人类的,所以十月革命以后俄国人就向全世界输出革命。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就是俄国人出钱出人,在中国建立的“共产国际中国支部”。中共从成立到夺得全国政权,都离不开俄国人的指挥和“无私”的“援助”,所以毛泽东说:“走俄国人的路,这就是结论。”

“俄国人的路”当然就是以马列主义作为理论基础的“社会主义道路”。自从中共掌权以来,中国人已经在这条道路上走了六十五年了。其实这条道路的要旨,用党的语言表达,只有五个字:“党领导一切”,用掌权者不爱听的语言表达,就是“一党专政”。在这条通向“人间天堂”的道路上,全社会的所有资源,包括经济的、政治的、文化的,也就是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由共产党完全垄断。在这种制度下的中国人,不但没有言论自由和组党自由,就连每个人能不能生出来,都要看他母亲能不能申请到一张“准生证”。

显然,这是一种和人类文明完全背道而驰的扼杀整个社会生机的极权制度。虽然靠着美丽的谎言能欺骗民众于一时,依靠暴力镇压能维持统治于一时,但真相终究掩盖不住,高压也必然导致爆炸。毛泽东时代的暴政已经罄竹难书,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不但民心思变,连中共自己也认识到无法照旧统治下去了,这才有了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所开始的改革开放。

这个改革确实使社会恢复了一些生机,使人获得了一点自由,并且加入了WTO,其结果是使被束缚了几十年的经济获得喘息的机会,因而有了补偿性的增长,甚至被目为“奇迹”。

中共把它说成是自己的功劳,要老百姓感恩戴德。

其实把问题说透,这根本不值得掌权者自吹自擂。

一九七九年以来所有改革的实质,无非是废除了中共的“恶政”:也就是把中共所垄断的资源,归还一部分给社会,不再霸占这部分资源,也不再完全捆死人的手脚,而是从党所“领导”的“一切”资源当中,放开一部份,“允许”人们在一定程度上自由施展手脚而已。

从人类文明史的角度说,社会主义国家的改革,就是把共产党所垄断的一切都还给社会,共产党和他的党员也从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放下身段,和群众处于平等地位,使全社会的成员都能在民主宪法的框架下,自由地参与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活。这个国家也就告别了马列主义所误导的那条“社会主义”邪路,回归到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了。

本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所开始的改革,就是使中国能够通过和平转型回归人类文明大道的良好开端。但是刚刚通过初步改革度过统治危机的中共统治者,预感到改革将危及他们一党专政的特权,所以通过阴谋和暴力,在一九八七年和一九八九年举行两次政变,把改革扼杀在血泊当中。

血腥的“六四”屠城已经过去二十五年了,如今这个党利用局部经济改革的成果大力加强一党专政,使中国在背离普世价值(也就是人类文明的共同大道)的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上越走越远,使对内对外的矛盾一天比一天激化。现在几乎弄得前院后院、墙里墙外,到处都能看到刀光剑影。东海南海,已经烽烟四起;大陆边疆,也是草木皆兵。光一个北京,除了满街可见的军警之外,还有八十五万没穿制服的“维稳”人士在监视暴恐分子。阶级斗争这根弦绷得这样紧,这种日子,能够长久吗?

我们在上一次的社论中已经提醒中南海:“船到江心补漏迟”,那是说的中共本身有沉没的危险。现在中共过生日的时候,我们针对中共自外于普世价值的“道路自信”和他们“开天辟地”的实践,特地提出道路的是非问题,是为了让愿意听听不同意见的读者,包括中共党内外的人士,都能冷静地回顾一下辛亥革命以来中国的道路,到底什么是正路,什么是邪路,从而理智地认识一下中共到底在中国起了什么样的作用。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