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河北监狱虐待服刑人员导致其双腿瘫痪

2014-07-02 21:38 作者:才永亮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七监狱-虐待服刑人员导致其双腿瘫痪

【看中国2014年07月02日讯】才永亮于2010年3月底到河北省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七监狱服刑。经监狱医院检查身体完好。被安排拉茬.拔盐.等监狱安排的活儿。

2011年8月底在狱内穿筷子的时候突然出现双腿不能站起来后向值班干警反应情况.值班干警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直到第二天才带我去狱内卫生院看病.狱内卫生院赵院长说你有可能是缺钾,咱们化工厂有的是氯化钾你怎么还缺钾,我给你自己制配氯化钾试试.大约一个小时后赵院长拿着一个给牛打针那么大的针管摁着我向我嘴里呲所谓的自己制配的氯化钾.(他说是制配的药品我不知道是什么。狱内原始病历本有记录)(后来得知狱内卫生院赵院长并没有药剂师资格证和制配药品的证书)。过了几天病情还是未见好转.找值班干警反应了此问题后去监狱南盐医院检查后给开治正规药品氯化钾。半月左右后基本可以独立行走但是症状却在加重。(大夫说缺钾的人补上氯化钾半个小时至一天就可以自己站起来行走。)

2012年10月份双腿站不起来并伴有疼.麻.软.没劲的症状。(我在一监区六组的铺位是正对门口是最冷.风也是最大的)向干警反应此情况后。去狱内卫生院。卫生院说是缺钾就给输氯化钾。直到11月还未好转。本人向干警和卫生院领导反应。约一周后带我去监狱南盐医院检查。结果医生告知却是甲亢性瘫痪症。吃回来后每周抽血2至3管直到2013年3月份出现头晕 头疼 生殖器疼和有时大小便失禁等。回来后给吃药物甲硝唑和他巴唑直到2014年前改药物为甲疏咪唑片。2个半月左右后由犯人搀扶着可以一条腿勉强行走。(由于瘫痪干警李建柱区长安排犯人照顾我)但是症状还在加重。找狱内卫生院却没有采取别的措施。(显然不是缺钾导致的双腿不能站起来)

2013年3月两条腿不能站起来后去狱内卫生院看病又是给输氯化钾。直到4月份也未见好转后才去监狱南盐医院检查治疗。未见好转后南盐医院医生让转入唐山255医院住院检查治疗。在住院期间狱内卫生院郭庚子院长告诉我说监狱给办理保外就医。255医院检查治疗未见效后。医生告诉我说让转入三级甲等医院继续住院检查治疗。4月25日左右出院。回来后也没见转院。又多次找干警和卫生院领导说看病的事。在5月15日去唐山工人医院检查。神经内科的专家一边检查一边说不正常不对劲。神经科专家让做肌电图。5月30日做肌电图的专家也是一边检查 一边说不正常不对劲。检查完回到监狱。下午犯人收工回来后有的犯人听李国和申旭两位干警说我没病。当天晚上照顾我的犯人就和我说干警告诉他了让他明天出工。他不能照顾我了。我这样瘫痪的身躯在此后的6天监狱没给我饭吃,上厕所得爬着去爬着回,穿筷子穿不完加班。在此期间我多次爬着去找干警结果干警办公室的人以各种理由予以回绝。在第六天的时候犯人看我快不行了就报告给了干警。第二天,以前照顾我的那个犯人又开始照顾我了。

5月份我去狱内卫生院看病时看到脑脊液的化验单,上面写着脑脊液寡克隆枢带阳性。用药没见效我就找干警和卫生院的领导要求进一步检查治疗。无果。

后来监狱有时给用药有时不给用。根据医院的化验结果可以得到如果是甲亢引起的瘫痪那化验结果甲亢指标接近正常,应该有好转。但是我却还是那样。监狱应该考虑是别的原因导致的瘫痪。他们是看到化验结果了却没有采取措施已导致耽误病情以致病情越来越重。

2013年10月17日监狱和我签订一份看病的协议:

第二天滦县人民医院告知得去北京的大医院检查治疗。把这个情况告知给监狱领导。领导还是让我们去唐山的工人医院。到工人医院看内分泌科,内分泌科治疗甲亢的大夫问我的情况后说如果是甲亢性瘫痪症(甲亢性麻癖)的话最重要的就是甲亢性瘫痪症的话腿不知道疼而我是本身的内在疼知道,外界的不知道疼。(比如说用针扎和做肌电图等外界的措施不知道疼)。并在此医院抽血化验甲亢指标,结果显示也是和在狱内化验的甲亢功能指标一样接近正常指标。也就是说可以排除是甲亢引起的瘫痪。医生觉得此种情况是神经内科的范畴所以内分泌科的专家让到神经内科的专家检查。神经内科的专家检查时监狱卫生院的郭庚子院长也在现场。检查完成后让我和家属出来。过了一会监狱的郭院长出来找我的家属。结果是癔病。无器质性病变。(注:2013年5月份由卫生院张浩院长带领在工人医院检查时神经内科和做肌电图的专家都是一边检查一边说不正常不对劲但后来让我们出去,张浩和肌电图的医生呆了好长时间。后来我看到的结果却和医生说的正好相反。这次郭院长是否在检查此病的时候参加了意见).与监狱长王国胜商量应进一步检查后。王狱长让去唐山人民医院和开滦医院问问大夫。去人民医院,神经内科的专家让进一步检查。去开滦医院,神经内科的大夫一看检查的资料脑脊液寡克隆枢带阳性就直接说让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找神经内科的专家袁云大夫去检查做肌肉活检,因为脑脊液寡克隆枢带阳性就是在开滦医院化验的,大夫觉得此病的情况就是神经肌肉病。也就是说这个病肯定是器质性病变。

2013年11月份我们去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袁云大夫通过肌电图.肌肉活检.抽血化验等检查最后诊断为管聚集肌病。治疗方案为住院治疗。

给监狱打电话告知,把诊断结果通过传真发给监狱。让监狱按照协议给出钱看病。监狱却一直没有按照协议给出钱看病后,2013年12月初我们就去监狱协商此事。到监狱后,监狱一直以各种理由托着不办并且不承认看病协议。出于无奈我只好自己去监狱找领导解决此事。监狱把我安排在监狱大门外的一个废旧仓库里。监狱长王国胜还是以各种理由托着,就是不按照协议解决看病的事情。在监狱仓库的日子里过着牲畜一般的生活。仓库里是外面下雨里面也下,平常是冷风习习,监狱还有时不给水和饭,我只能爬出去向监狱领导要水和饭。监狱领导就一句话忘了。监狱就是这样对待一个瘫痪病人的。

2014年4月4日中午12点30分左右监狱的领导王国胜职务副狱长兼纪检书记,指使干警李国职务狱侦科科长.李可军.于队长职务科长.苗凤岩职务监区长,和一名司机让他们连打在踢的强行将我仍在村外的野地里。监狱的领导驱车逃窜。 过了不到两个小时后我们村的孩子上学时发现我在野地里爬后由上学的孩子通知了我的家长。 监狱是执法人员执法犯法。 这样的举止监狱的领导是践踏了国家的司法公正公平,侵犯了我的人身权利。监狱的这样举止别怪美国说中国没有人权。通过我的本人经历证明了美国人说的对。

因为是监狱领导李国代表监狱签订的看病协议,所以我只好去李国家让李国履行协议。我爷爷奶奶不放心所以就跟着去照顾我。到李国家后他的父亲把玻璃.把锅都给砸了。他的兄弟和兄弟媳妇把我奶奶和我爷爷给打了。我把这个情况告诉家属后,我的家属到李国家找他们说理去,结果李国的家人指使村民们把我的母亲.叔叔们都给打了差一点出人命。鉴于此种情况2014年4月26日下午监狱长纪检书记王国胜和政委到李国家来解决此事和给我看病的事并说重新签订协议。王狱长和政委带领我们去滦县雷庄镇派出所。在监狱领导和律师达成一致意见让我们签订协议的时候监狱变卦了。后来是一直变。28日凌晨零点10分左右监狱的一把手孙狱长.张科长和一名司机来到滦县雷庄镇派出所。3点左右的时候孙狱长找我谈论给我看病签协议的事,让我答应监狱拟定的协议。我没有同意后孙狱长说你不同意的话要想解决给你看病的事除非找习近平别人解决不了。第二天孙狱长和我.我爷爷.奶奶们说我来就是把你孙子的事给解决了在回去,啥时候解决完啥时候回去。在派出所协商无果后监狱的领导把我们安排在滦县恒丰宾馆。在宾馆协商无果后,监狱长兼纪检书记王国胜说解决此事除非找李克强别人办不了。5月初凌晨4 点左右监狱一把手孙狱长把滦县恒丰宾馆卷帘门砸坏偷跑。到现在为止监狱也没有给我释放证,我还是监狱的人。

2014年4月4河北监狱管理局冀东分局第七监狱王国胜副狱长指使李国.李可军.苗凤岩.于队长和司机把才永亮连打在踹强行扔村外。

视频1 http://v.qq.com/page/i/y/x/i0410doqnyx.html

视频2 http://v.qq.com/page/h/w/0/h0410b9z1w0.html

微博 http://t.qq.com/ggggggg5888-/mine

希望见到此贴的领导和好心人给予帮助!!!

电话:13780550675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