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和平演变——共产专制必由之路

2014-03-12 07:52 作者:史伏初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14年03月12日讯】和平演变、和平过渡、和平转型

和平演变一词是美国前国务卿约翰•福斯特•杜勒斯在20世纪50年代初提出。他告诫:“要摧垮社会主义对自由世界的威胁必须是而且可能是和平的方法。社会主义国家将要发生一种演进性的变化,……西方要有足够的耐心和信心,寄希望在社会主义国家第三代和第四代人的身上”。也就是说,不须战争,共产专制就会自动解体,转变为资本主义。他的这个著名理论有如神咒,没有一个共产国家能逃脱和平演变的命运。赫鲁晓夫提出“和平过渡”对抗和平演变,认为资本主义可以和平地“过渡”到社会主义,修正了列宁的暴力革命理论。21世纪初,又出现一个新名词:和平转型,指共产专制国家的政治制度主动地以和平方式转变为民主制度的过程。和平转型是漫长和平演变过程的压轴戏。

“和平演变”预言既然如此准确,我们应当认真研究,以阐明共产专制必然会发生和平演变的规律,对尚存的共产国家的最后归宿有个预见性的认识。

共产专制的兴衰

共产专制因为有一套完整的理论掩盖其复辟专制的阴谋,曾经迷惑了几代人。他们谎称社会主义必定替代资本主义,使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在世界范围内长期对抗和冷战,最后,社会主义在理论与实践两方面的破产引起共产专制自我瓦解,转型为资本主义。

从封建专制转变为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是社会发展的大进步,生产力突飞猛进就是最好证明。股票市场艾略特波浪理论也可描述人类的其他活动,例如专制的衰落。18-19世纪欧洲民主制取代封建专制是专制衰落的第一波——A波;19-20世纪现代专制的兴起是反弹波——B波;20-21世纪现代专制纷纷转型为民主制是第三波——C波。共产专制是现代专制中最顽强的一种,它转型为民主制度就标志专制的彻底终结,到达自由民主的世界大同。

古代专制时代就萌生理想社会的空想,如中国晋朝陶渊明的《桃花源记》,荷兰人的《乌托邦》,名之为“社会主义理想”,其内容大致归结为:自由、平等、民主、均富。人们这个美好的追求后来被众多企图复辟专制的阴谋家所利用。十九世纪欧洲有些知识分子以资本主义初级阶段的若干制度性缺陷为突破口,提出以社会主义取代资本主义的设想。他们分为两派:民主社会主义和暴力社会主义。卡尔•马克思的“共产主义派”是暴力社会主义的代表,认为私有制是社会不公平的根本原因,只有暴力夺取政权,实行无产阶级专政,没收全社会有产阶级的财产(共产),建立全民公有制计划经济,才能实现社会公平。列宁领导布尔什维克发动“十月”政变,建立起第一个“党国体制”的苏联。二战后,建立起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共产势力达到顶峰,从此就走上衰退之路。到1990年前后,苏联及东欧的共产国家先后垮台,转变为民主制。共产专制为何由盛而衰很快灭亡呢?这是我们要研究的核心问题。

第一代——血腥建制

苏联和中国是共产专制的标准样本。在夺权时期,共产党人说要解放全世界无产阶级和被压迫人民,然后建立一个“各尽所能,各取所需”无限美好的共产主义天堂。许多知识人、工人、贫民受此蛊惑跟着闹革命。共产党一旦夺得政权,欢欣鼓舞,不料共产专制恰恰失败在执政期。共党第一代党魁把马克思主义向左修正,以最残暴野蛮的血腥手段毁灭旧社会旧制度,为建立共产专制而制造无边罪孽:1、战争,内战以消灭国内一切非我武装力量,外战以占领周边弱小国家,扩大“联盟”范围,青壮年在战争中大量死亡;2、杀戮,大量杀戮旧政权、旧军队中人,被定为地主、富农、资产阶级“成分”,在苏联无须审讯,立即杀死;在中国部分杀死,其余被剥夺财产终身劳动改造;3、以社会主义合作化名义剥夺农民、手工业者、小商贩财产,收归党产;4、饿毙,共党夺得全民财富后,实行计划经济,一切粮食、商品都要配给,让全民饥饿。宁可饿死人,也要把粮食、商品贡献给“老大哥”,换取武器、制造原子弹技术;5、极大地破坏生产,使生产力大幅度下降,饿殍遍地。没有一个共产国不发生大规模饿死人的现象。6、对人民专政,取消民众的民主权利,不断搞政治整肃运动,要把全民强制驯服成党魁的“驯服工具”,对不满现实的人,大批关押、杀害;7、内杀,许多党员尤其高级干部,觉得已建成的国家恐怖主义社会与自己的“社会主义理想”相去甚远,表达异议、建议、批评,均被打成“反党集团”、“人民的敌人”、“反革命”,大批被杀被关,从而确立党魁个人独裁权,红色恐怖笼罩全国。

经过这样轮番杀戮,幸存下来的只有部分工农、城市平民、工农知识分子,过着饥饿没自由被奴役的“主人翁”生活,家家都有被杀被关的亲属,不敢怒不敢言,对社会主义的热情日益下降,怨恨情绪蔓延。周边资本主义国家的自由、民主、繁荣、富裕的信息不断传入,引起民众向往资本主义而憎恨社会主义。腐败风气从党官高层向低层逐渐传染,全党大搞特权,形成一个靠吸人民鲜血自肥的官僚特权阶级,骑在人民头顶。人民终于明白,共产主义社会实际是党魁个人对无产阶级和全社会的专政,一个现代奴隶社会。民众内心已经彻底否决了共产主义。

第二代——修正主义中兴

第一代党魁坚持终身制,但终有一死。长久以来被压抑的人民反叛怒火就将爆发。党魁身边也有反对他残暴统治的“亲密战友”隐蔽存在,他们认识到暴力路线必须修正,即以民众要求改革为后盾,提出改革口号,轻而易举打倒既定接班人自立为党魁,大幅度向右修正前任的残暴路线和政策,政治上放松,经济上搞活,改善民众生活,增强国力,获得党内外支持,可称为修正主义中兴。这第二代强人,在苏联是赫鲁晓夫,在中国是邓小平。

第二代的向右修正是对暴力社会主义的第一次否定,但只是部分的有限的不彻底的试探性否定。赫鲁晓夫以批判斯大林为突破口,赢得共产国家和全世界赞赏,开启了政治改革和不成功的经济改革,缓和了冷战,有利世界和平,功绩甚伟。邓小平以真理标准问题打倒坚持毛路线的华国锋,又借指挥“反越战争”掌控了军权,夺得党魁地位。他有限批评毛泽东,否定对毛个人崇拜。虽提出“坚持四个基本原则”,但还是开启了人们否定共产理论的思潮。他提出“改革开放”政策,让外国资本入华投资,也把国外信息、普世价值观带入中国。虽然搞了多次“反自由化”运动,自由化仍然势不可挡。他用受控制的市场经济代替了计划经济,使中国在政治、经济两方面都向资本主义靠近了。但邓不肯搞政治改革,为建立权贵资本主义打开了绿灯。

第三代——保守势力反弹

第二代的向右修正,虽然得到民众的支持,但使党内顽固派官僚忧心忡忡,眼看共产专制大厦日渐坍塌,怀疑改革路线能否再走下去,产生回归暴力路线的倾向。苏联勃列日涅夫集团推翻赫鲁晓夫,夺得党魁地位,开始执行保守路线。但是,受制于民众的强烈愿望,保守势力反弹力度很小,完全没能力恢复到第一代凶残专横程度,只能勉强保住党的领导权。在中国,这种转变是由邓小平自己完成的,他亲自指挥军队血腥镇压了要自由、反腐败的学生运动,开启走向保守道路的第三代时期,接班的江、胡完全秉承保守路线。既要保住共党专政,又要满足官僚过“资产阶级生活”的欲望,于是实行“腐败治国”“堕落维稳”的政策,把全民资产瓜分给各级官僚,使他们成了贪官淫吏、资产阶级和地主。第三代是共党大规模腐败堕落的时代。民众都看到,一场声势浩大的“共产革命”,原来是历史上最大的政治欺骗运动,杀死几千万人,没收的全民财产,被那些自誉“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超级大骗子瓜分了,让全民成了真正的无产阶级,这是标准的杀人越货的强盗勾当。党没法阻止民众对他们的诅咒、谩骂、讽刺、蔑视,民心全失。一场以推翻共产专制为目标的民主革命运动日益迫近,共产专制处在风雨飘摇中。

第四代——民主转型

仅六、七十年,马列主义指导的暴力社会主义就走到穷途末路,共产专政的整套理论被现实砸得粉碎,没人再相信它。民主革命即将爆发或已经进行,党内少数隐蔽的改革派、普世价值派呼吁改革救党,踢下保守派夺得党魁地位,宣布并实施一系列经济和政治改革计划,放松对民众的自由民主活动的约束,以期收拢民心,巩固党的领导地位。权益受损的既得利益权贵和贪官淫吏联合对抗革新,有时进行武装叛乱(例如苏联的“8•19”事件)。两派生死决斗暴露了共党最隐秘最丑恶的罪行,使民众彻底认清了共党邪恶的本质,酝酿革命。占据领导地位的改革派、普世价值派知道来日无多,不愿追随共党一道灭亡,与其被别人推翻,不如自己革命保前途。他们秘密筹划,看准时机,一朝发作,宣布废除共产专制,改行资本主义和民主制度。改革派摇身一变,成为创建新社会的功臣,被民众选为总统,继续执政,换件戏袍,继续演戏。至于那些贪官淫吏、既得利益集团连同共党的历史罪恶,猛烈抛弃。于是,改朝换代,民众欢呼,各国祝贺,名正言顺继续执政。真是瓜熟蒂落,轻而易举完成民主转型,名曰和平转型。

也有死不开窍的邪恶党魁,作恶太多,历史包袱太重,作困兽斗,被民主革命风暴席卷而去,例如镇压人民的齐奥塞斯库全家被革命民众逮住,当晚立即枪毙。

中苏错代引起分裂

本文所说的“代”,不是党魁换届,也不是人类自然传代,而是指共产专制国家的政治路线转换,每代时段大致相当人类自然代的二、三十年。例如,列-斯,勃-安-契,江-胡,均合为一代。很明显,共产专制的和平演变过程也符合艾略特波浪理论。
中共的第一代毛泽东与苏共的第二代赫鲁晓夫处在同时代,必然引起碰撞。毛要向左修正马列主义,赫要向右修正,怎不打起来?这是中苏必然分裂的原因之一。共产专制必然发生的左右修正交替规律为自身埋下分裂和毁灭的因素。

共产专制逃不出杜勒斯神咒的原因

首先,马克斯主义是没经过实践证明的伪货。资本主义虽然有不尽人意之处,但它有民主制度,能够不断修正缺点,得以成熟和进步。马克斯主张用暴力手段强制建立共产主义,在实践中完全失败。人类文明史上的任何社会形态,都是自然形成,新社会在旧社会内部孕育而成,逐渐取代之。人为强制建立任何空想社会形态的努力都是徒劳和失败。即使用了最残酷的暴力手段,也没能从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夺得政权。夺得专制政权强制建立的十几个共产主义国家,仅几十年时间,都转变为资本主义。实践证明马克斯主义破产了。无产阶级并不希望全社会所有人被剥夺财产后与自己一样穷,而是希望自己上升为有产阶级与全社会一样富。只有资本主义才能实现他们的愿望。

其次,列宁认识到马克斯主义是绝佳的欺骗工具,最早向左修正了马克斯主义,创立在专制国家暴力夺取政权建立社会主义的理论和实践。但是建立起来的是更加专横残暴的共产专制政权——现代奴隶社会,是使社会倒退的反动行为。用社会主义理想号召革命,建立起来的却是大规模杀人、饿死人,反自由反民主的“党国体制”,毫无半点社会主义内涵,自我戳穿了社会主义谎言,支持社会主义的精神力量完全崩溃了。因而正在夺权的各国共产党只得自动解散。

其三,资本主义已从初级发展到高级,形成以普世价值(自由、民主、平等、人权、法制)为核心的文明社会,残暴的野蛮的共产专制与之对撞、竞争,当然被唾弃。全民丧失社会主义信念,社会主义就必定要灭亡。毛泽东最恐惧和平演变,为此发动多次政治运动——反修防修、反和平演变、反腐败、文革,终究是徒劳的,他无法改变社会规律,中国依然在和平演变大路上狂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博客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